全盘否定旧势力 正念闯出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几个月前的一天,当时我买菜回来,正好在楼道碰上七八个人来找我,其中有“六一零”的、有政法委的、有派出所的、还有居委会的。他们连哄带骗要带我走,我不走,他们就不由分说强行把我带走,送我去洗脑班。说是在劳教所没被转化的出来后都要去洗脑班转化,强行拽我上车,简直就象土匪一样活抢人,人身安全一点没有保障。

在车上,我一路发正念、跟他们讲真相,到了洗脑班后,我静下心来向内找:这次被劫持到洗脑班,就是因为平时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没有注意一思一念都要扎扎实实的修好,有了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有天早上炼功时,突然冒出来一些很不好的思想念头,反映出来就是自私、不愿关心照顾别人、利益心重,还有怕心,怕影响自己的修炼,还有很多执着心,欲望、显示心等。我发现最大的一个执着就是执着自己,喜欢听好听的话,还自以为是的沾沾自喜,在潜意识中还隐藏着这么深的、不易被察觉的如此多的执着心,这完全是为私为我的私心杂念。多危险啊!

师父告诉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我离师父的法理相差多远呀,离新宇宙的标准也相差甚远。我把这些不好的心从根上全部挖出来彻底修去,引以为戒。我心中请求师尊加持我,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都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正念闯出去。

这场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我们大法弟子也不承认。在洗脑班,我坚决抵制,绝不听那些栽赃陷害污蔑师父和法轮大法的欺世谎言。帮教要我看所谓“天安门自焚”的碟子,我说:“不看!我早就看过了,那些全都是假的,骗人的,去过北京的都知道,天安门广场到处都是便衣警察,随时随地都是监控着的,哪还有时间让你去自焚?根本就不可能,没有那个机会。也没有看到哪个警察背起灭火器巡逻,为何一两分钟如此多的灭火器及时到位这纯属一场精心安排的闹剧,并且漏洞百出。”

我给他们指出那里面的破绽,那些帮教也无话可说。帮教又读那些造假的资料,我就发正念,抑制并打乱他们的思维排列程序,他们读的口干舌燥时,我就叫他们不要读了,休息一会儿,少读点少造点业,真是为你好!他说:“没法,要喊读啦。”我说:“你们那些东西全是假的,骗人的,反正你们是转化不了我的,还只有我来救你们才是真正的。”他们都笑了,我只是给他们开了一个玩笑,我知道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在做。

有一天,一警察从包里拿出一本书来,很得意地说这本书是他写的,还提到有个炼法轮功的人说他五、六十岁了还长牙齿,怎么可能呢?我说:“你就是少见多怪,你看我门牙旁边的这颗牙齿就是才长出来的,原来那颗牙是几年前在劳教所被迫害掉了,我已五十多岁了,不也长了牙吗?”那个陪教赶忙跑过来看,她说:“是真的!”那个警察急忙把那书收到包里去了。我说:“我不但长了牙,我的头发在劳教所被迫害的全白完了,如今已长出许多黑发来,基本上有一半是黑发了。”那个警察说:“怪不得看你的头发都是麻黑麻黑的(有黑又有白色)。”有人叫我去把头发染黑,我不染,我就是要用它来证实大法。记得有一次有两个警察到我家来,進门就开玩笑说:“咦,你还越来越年轻了,白发都变成黑发了。”我说:“就是,法轮功炼了就是好嘛!”他们在铁的事实面前也无话可说了。因这个是最有说服力的,也确实帮我救了一些人,让世人看到了法轮功的神奇!也相信了。我们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环境都要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让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

我在洗脑班随时发正念,保持清醒的头脑,把生死放下。他们要我写什么学习记录来套我,我不写,还说就写个题目都行,说是学习班的规定。我不管你什么规定不规定,我说我在劳教所都没有写,这次也坚决不写。他们想尽一切办法,使尽招数,不断的换人来帮教,还把要出去的人喊来引诱我,我就是不动心。他们又用些话来威胁我,我也不怕。当时精神上的压力确实非常大,整个空气都感到很紧张。我就坚信有师在、有法在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我对他们说:“哪怕你们就是枪毙了我,我绝不会转化!”就连那两个陪教都被吓住了,来求我,说如果我不写,她们也会被如何如何。我坚决不写。整天发正念、背法。我坚信师父无所不能,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后来他们看到实在是转化不了我,叫我写个保证就放我出去。我还是坚决不写一个字,他们没有办法,只有放人。

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邪不压正,一正压百邪。就这样,我在师恩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发出强大正念的作用下,正念闯出了洗脑班,再一次见证了信师信法的威力。感谢师恩、感谢同修们!

另外,恶警在强行绑架时,一定不要怕,要大声叫恶警报出所在单位、姓名,并叫其拿出证件,被绑架事由,带往何处,说出我们是如何做个好人,如何被冤枉,叫周围的老百姓都看一看什么是警匪,也可遏制警匪的肆无忌惮。

由于层次有限,如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