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武后时代酷吏的下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武则天时代,武后为清洗异己,纵容酷吏构陷杀戮。那些酷吏绝大多数遭到了现世现报。来俊臣被斩首于西市,尸骨无存。周兴被流放,在流放路上被仇人所杀。索元礼、王弘义、郭弘霸等酷吏死于非命。

始作俑者索元礼

索元礼,胡人,天性残忍。当初徐敬业起兵讨伐武后,武后于是认为大臣们都不可靠,见到大臣们经常咬牙切齿。索元礼揣摩到武后想兴起大狱的意图,就上书构陷他人谋反,从此飞黄腾达。

索元礼制作铁笼套住囚犯的脑袋,再打入楔子,直至囚犯脑浆崩裂而死。索元礼又用横木夹住囚犯手足再使劲转动,号称“晒翅”。或者把囚犯倒吊,再在头上系上大石头折磨。索元礼每审讯一个囚犯,一定要牵连他人,相互牵连到几百人还不罢休。武则天非常欣赏,几次接见他给予赏赐,助长他的威风,因此索元礼当时杀人是最多的。直到来俊臣、周兴效法索元礼,有过之而无不及,索元礼才黯然失色。

后来武则天认为不杀索元礼难平众怨,就说他残暴苛猛,又贪污受贿,逮捕下狱。狱中索元礼不服,办案官吏说:“拿相公的铁笼来!”索元礼魂飞魄散,认罪服法,最后还是不堪酷刑拷问,死于狱中。

索元礼发明残忍刑具铁笼,教出了一大批酷吏,结果自己死于自己的发明和自己带出的酷吏之手。

白兔御史王弘义

王弘义因构陷他人谋反被提拔为游击将军,再升迁左台侍御史,与同事来俊臣展开比谁更惨毒的竞赛。

王弘义夏天把囚犯关在狭窄囚室里,在囚犯身上堆满蒿草毛毡,囚犯不久就被热死。只有囚犯自己认罪,才能换到别的囚室。州县接到王弘义的公文都诚惶诚恐,王弘义得意的自夸:“人们怕我的公文,象怕狼毒、野葛一样。”王弘义贫贱时,求邻居瓜吃,邻居不给。王弘义得势了,就行公文说邻居瓜园里有白兔,命令县官召集众人捕捉。县官不敢不从,邻居的瓜园全被踩烂。内史李昭德说:“古代听说有苍鹰狱吏,今天看见有白兔御史!”

延载初年,来俊臣被贬,王弘义也被流放琼州。王弘义谎说武后有旨要追他回去,结果被揭发是矫诏。侍御史胡元礼审理此案,王弘义理屈词穷,说:“我和你一样是办案人员,何苦相煎太急?”胡元礼认为他在要挟自己,大怒说:“我当洛阳县尉的时候,你是御史,如今我当御史的时候,你是囚犯,我与你什么时候一样?”为防王弘义今后得势报复,将王弘义杖毙。

王弘义恶事干的太绝,结果别人也毫不留情地置他于死地,唯恐放虎归山。

四其御史郭弘霸

郭弘霸,见到武则天时表忠说:“对于徐敬业,我恨不得抽其筋!食其肉!饮其血!绝其髓!”武则天大悦,授左台监察御史,人们号称他是“四其御史”。

郭弘霸再升迁为右台侍御史。大夫魏元忠病了,下官前去问候,郭弘霸唯独最后进去。郭弘霸满面忧色,不但嘘寒问暖,还请求观察魏元忠的便液,看了后又用手指伸进马桶去蘸,蘸了后又放到嘴里细细品尝,突然眉开眼笑,道贺说:“便液甜说明病还没好,如今便液味苦,您一定会痊愈!”魏元忠看见他如此献媚,极为反感,就把此事曝光出去。

郭弘霸曾审问芳州刺史李思征,李思征不胜酷刑苦楚惨毒而死。之后郭弘霸屡屡见到李思征作祟,就叫家人禳解。不久郭弘霸看见李思征带着几十骑随从来了,说:“你冤枉我,今天我要取你性命!”郭弘霸非常害怕。随即郭弘霸似乎有鬼上身,自己抽刀剖腹而死,尸体马上就生蛆腐烂了。

当时大旱,郭弘霸死后马上下起雨来。洛阳桥坏了很久,当时也修好了。京城百姓欢声雷动。武后听到动静,问群臣:“外面有喜事吗?”司勋郎中张元一说:“有三喜:久旱下雨;洛阳桥成;郭弘霸死。”

郭弘霸这种无耻小人纵然得到了权力的宠信,却逃不过天惩和冥诛。

替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和“610”恶人如不悔改,也将面临类似的结局。

(据《新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