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善降祥,作不善降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古训云:“积善余庆,积恶余殃”、“作善降祥,作不善降殃”,古人深信因果,对于天地神明都是心存敬畏,认为行善去恶是本份内的事。然而有的人不善于观察,却说那个人行善却没见到好的际遇,那个人做恶却也没见其得祸,因此心生疑义,怀疑善恶报应。这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报应有早有迟,比喻形与影是说报应是必然的,一般说来,早报较轻,迟报从重,一切都在天理的安排之中。人如果能明了因果事理,把报应二字反复思考,择善而从,自然就会避免恶报,得到善报。以下为古籍中记载的几个故事。

明代善书《绘图宣讲集要》中《天理良心》中写道:朴儒许克昌无钱过年,将祖上所遗“天理良心”四字匾额当银四千而归。其妻问钱从何来,许克昌以实相告。其妻日:“何谓天理良心,竟如此值钱,君曷为我言之。”许克昌一一解说,其妻皆言不可当。许克昌便将匾额取回,铺主知其原由后,认为许克昌是忠厚人,遂请其帮助经理。许克昌为人厚道,店铺自此生意兴隆,一日忽做一梦,梦见一张纸上写道:“天理良心,尘世尽忘,许门不失,喜煞上苍,恩赐克敞……”许克昌后来又独自开店经营,遂成巨富。其后二子读书,长子考中状元,次子考中翰林。这个故事说明人们保持“天理良心”的重要性。

据《太上感应篇例证》记载;明代的李登十八岁时就考中了解元,后来五十岁了还不及第,就拜见叶靖法师询问原因。叶靖法师祈祷专管科举的文昌帝君指示,帝君命令官吏拿籍簿出示说:“李登初生之时,玉帝赐玉印,让他十八岁中解元,十九岁作状元,五十二岁时出任右丞相。而他中解元后,私下调戏邻家女儿,事情虽未得手,他反而将邻女之父告下狱,因为这个原因功名推迟十年,并降二甲。后来又因侵占他哥哥的屋基打官司,因此功名又推迟十年,降三甲。后来又在长安旅店中,奸淫一位良家妇女,又推迟十年。而今又为恶多端,不知改悔,官禄全被削去,死期将至。”叶靖法师将上述情况告诉李登,李登听了,羞愧悔恨至极,不久便死了。李登可谓是个反复为自己制造枷锁的人,假使他早生悔恨心,后面不再做恶,修德赎罪,那么还可以弥补,福寿也不至于被削尽消光,实在是执迷不悟和深深辜负天地的恩泽啊!

明末清初著名理学家、教育家朱柏庐,一生好道扬善,立品端方,生平不欺一人,不诳一语,“黎明即起”这篇家训,就是他做的。人们都很钦敬他的人品,神明念他为人正直,有几次被阴司命去审事。

一次,朱柏庐朦胧睡去,见有很多人来迎接他,来到了一个大的衙门,回顾自身,冠履袍服,便即升座。这时看到一个被勾到的人的神识,却是原来认识的一位乡人,知他原来曾敬奉神佛,礼诵过经文,然而后来弃善从恶,造业很多,又无善事可补,按冥律注定转世投入狗胎,变为畜类。朱柏庐见了,心中不忍。便问道:“汝向习经典,还记得么?”要他记得,便是本心不昧,或可挽回。那人答道:“全不记得。”又手写一“佛”字与他看,道:“汝还认得此字么?”答道:“不识得。”又道:“你持诵的经典,难道也忘记了?”答道:“不知。”只得叫左右把张狗皮披在他身上,只见那人向地一滚,已变了狗形,摇头摆尾而去。醒来心下戚然。一到天明,即叫人到某家去打听,回说:“其人已于半夜急病而死。”为之咨嗟不已。朱柏庐本不欲说这事,所以说者,欲使周围人引以为戒,庶免堕轮回。

又一天早晨,朱柏庐连呼某人可怜,也是原来认识的人。他的学生问道:“某人现在某处做官,闻他地方上遭遇荒年,赈饥安边,赚了若干大元宝,正是得意时候,您为何说他可怜?”朱柏庐道:“正为这节事上,不久就有灭门之祸了。”学生问道:“何至于此?”朱柏庐道:“你想百姓遭了凶荒,流离困苦。朝廷令发米赈济,那地方官实心奉行,一家数口,多领一斗二斗的米,就多延了三日五日的命,便可不至饿死了。今乃瞒心昧己,只顾一身,该给两口米的,克落了一口;该给一石粟的,克落他五斗;设厂施粥,逼迫大户捐米捐银,开消公用;粥中和入冷水石灰,又限定一人一碗;还有到迟了吃不着的,白白的赶来忍饿,倒弄得死者无数。官府漠不关心,只愿死者多,食者少,便可多落几担米,多赚几万银子。这罪孽哪得不重?昨梦呈到一宗案卷,冥官叫我判定画押,上奏天曹。予细阅卷宗,乃是侵盗赈米的官吏罪案。罪之轻重,照他侵盗多寡为定。轻者暴死,重者灭门,贬入地狱中,转世为牛马,为犬豕。今某之罪,正犯极重一条。亲友帮办分着的,罪亦不免。不久就要勾到,故我深为叹息。地府有幅对联上联云‘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下联云‘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横批是‘你可来了’。冥报全视人为,命好者必循天理而行,命歉者尤不可再伤天理也。你们日后倘得出仕,总要爱民之心,切勿假公济私。我恐某人的一家,就有凶信到了。”果然隔了月余,传得信来,说某人合家染了时疫,父子四五口,不上数日,相继而亡。学生始叹朱柏庐的话果然一毫不差。

善恶有报是真理。而当今中共却逆天叛道,破坏传统信仰、道德和人们的正信,更不尊重生命,鼓吹无神,无佛,无道,无前生,无后世,无因果报应,制造了无数人间悲剧,以“假恶斗”的党文化强制给民众洗脑,这其实是在把人们拖向一条不归路,为天理所不容。回归天理、道德、良知,个人和社会才会有光明美好的未来,这才是明智者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