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学法、实修 才能正念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讲法》中解答学员问题时说,“有些人有病了,一修大法好了,真的好了,可是旧势力为了去你的心、要考验你行不行的时候,它还让你在你原来那个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觉,或者是有病的反应,连症状都一样,看你相不相信大法。”我深有感触,在讲真相时,经常用我多年不吃药没有病来证实大法。可是现在也出现了师父讲的那种情况。我认为不是病,发正念清除,有时管用,有时不管用。是自己修的不好,别人怎么没有这种情况呢?学了师父新讲法,悟到是正念不足。

我今年七十岁了,是九九年二月得法的。那年大年过后,我身上的好多病症又出现了,高血压、颈椎病、心脏病、眩晕病犯了不能自理,一把一把的吃药也不管用,经常住院(每年都去哈尔滨各大医院治疗)。妹妹给我带来了《转法轮》,并与当地同修劝我学大法。慢慢的试着跟他们学,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想师父对刚得法的学员都是这样要求的,无论身体怎么难过,都要来坚持听师父讲法。我也很难过,好象说我似的,不想听的念头消了。听着听着,我觉得头不那么晕了,仿佛看到了希望,也有点信心了。两天后,妹妹又带我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四、五百人在听,我才知道本地区也有这么多人在学呀!有大夫的夫人、镇长的夫人、还有律师。很多人我都认识,他们跟我打招呼,好象欢迎我参加。在听的过程中,我觉得很舒服,念头一闪:“这就是我要找的”。

一念之下,我请了十本《转法轮》,送给我的儿女和我的亲朋好友。还有《李老师广州讲法》光碟、炼功带。学了十天后,所有的症状全没了,直到今天一粒药也没吃,每天高兴的象个孩子一样,那份来自内心的喜悦无法言表。微笑时时挂在脸上,就觉得自己被善包围着,整个世界观都改变了。逢人便讲“法轮功好”并劝他们来学。我家成立了学法炼功点,每天早上四点起床,一切准备好等着同修来炼功。

十年的证实法的路,三件事虽然都在做,但用心不够。学法总不能字字入眼,句句入心,丢字落字。法理不清,悟性不好,心性提高不上来,层次突破不了,所以旧势力干扰迫害总是出现。大约是零六年左脚后跟里侧底下一小块就是疼,也不红也不肿,一落地就象有刺扎的疼,走路困难,做不了真相。通过学法切磋向内找,认为是旧势力干扰,懈怠、求安逸的心被钻了空子。就发正念。后来悟到应该走出去。白天不能出去,怕人问。就晚上出去,发了几个村屯。发完了,脚也没疼。同修说:“神起来了,把旧势力吓跑了。”

过了一段时间,右膝盖后面,里侧疼的不能走路。这回肿起来了,比左膝盖粗了许多。向内找:两年前由于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摔过跟头,那时也肿了。到学法小组切磋,有两个同修也都腿疼,症状相似。我们找出执著心,去掉它,然后集体发正念,连续发,症状消失了。

零九年末,有一天我从同修家背一袋子真相资料和真相日历回家,同修说送我,我好胜心又出来了,没让送。过了马路,没走多远,右腿不听使了,险些摔倒。赶紧给儿子打电话来接我。炼功腿疼的盘不上,心想被迫害的大法学员他们怎么过的?一定要盘上。发正念、善解,果然好了。有一天,突然右手臂麻木,脖子也不敢转动。一天往枕头上一躺,头“嗡”的一下什么也不知道了一样,马上侧过身子,念着“法轮大法好”一会过来了,再也不敢仰着躺了。儿女们让上医院怕得脑血栓。我说不去,以前的病都好了,现在这是假相。学法炼功,有些好转。那天听说外县开法会,我开始有些犹豫,后来我想我是神,“朝闻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于法中〉)一定去。一路状态很好,回来后一切症状全没了,好了。

今年上半年,炼功或发正念总好走神,想的不是自己的私事,都是正法的事:今天向谁讲真相了,明天怎么做了等等,也知道不该想。通过切磋,是旧势力变换手法干扰,很微妙。发正念清除,但有时还是出现。

今后我一定修好自己,真正学法、实修才能正念强,才能真正做好三件事。个人一点认识,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