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强,什么都挡不住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正月得法的,当我第一次看到师父的讲法录像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激动的一晚怎么也睡不着,师父的形像总在脑海浮现。从那时起,我的世界观、人生观真的发生了变化,在我走上修炼道路的十年间,虽然我是一个业力满身,怕心很重的人,但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不移,无论什么样的病业关,我都坚定的走过来了。也深切感受到师父时刻都在看护我,保护我,替我承担罪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恶铺天盖地,对大法和师父進行造谣、诬蔑,我心里非常的难过,也很害怕,不知所措。同修们在一起学法,学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渐渐的认识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到二零零一年明慧网不断刊登同修去天安门证实法的伟大壮举,我的心中也升起了想去北京证实法的念头。这个念头一出,各种执著心纷涌而至,尤其是怕心,只觉得两腿发软、浑身在抖,还有对家庭对亲人的情,我和同修们在一起切磋,大家悟到越是这样越应该坚定正念,去掉执著,突破一切干扰。在我想退缩的时候,师父在梦中几次点悟我,鼓励我,同修们相互鼓励。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早晨临行前,我对一同去的同修说思想中可千万别有被抓的念头,同修坚定的说:“今天去,明天回。我说了算。师父说了算,与一切旧势力的因素没关系。”就这样当天到达北京顺利的住進了旅馆。睡觉前同修在心中默默的问师父,让我们明天几点上天安门证实法?晚上睡觉清晰的看到我随身带的小时钟指针在十点上。第二天早上我俩八点多钟来到天安门。广场上空荡荡的。四周不时的有警察,还询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没有正面回答,同修在一旁发正念结果有惊无险。随后我们在广场转了一圈。选定在地道桥口等待时机,十点钟刚过,陆续有旅游团走進广场:中国的,外国的,我们俩随着一群游客中间猛然打出《真善忍》横幅,同时高喊压在心底已久的声音: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那一刻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当我俩随人群走到长安街安全离开的时候,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师父太慈悲了。回来后和其他同修交流大家很受感动,又有几个同修分别走上天安门。

零八年奥运期间,由于我们县离北京不远,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伸冤,所有出境口都有人严加把守,对每一个外出的人都要本乡镇派出所开出的证明。对大法弟子更是严密监视,根本不让出门。我本来也没想要外出,突然有一天我丈夫没去上班,说借奥运孩子放假我们全家出去旅游两天吧,起初我并不同意,可说服不过他。怎么办呢?一上车我就在想:孩子放假出去旅游是很正常的事,不允许任何人迫害我。于是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同时请师父加持,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当车走到出境口被拦住时,丈夫下车出示证件,我没有下车(因我没有证件,还上了邪恶识别抓捕的黑名单)我心中想不许恶人上车检查,不许他们靠近车子,就这样他们只是站在车旁边问了一句:车里还有什么人:丈夫随口说是孩子还没有身份证呢。他们便让我们过去了。

在这几年的正法修炼中,同修们珍惜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努力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与同修互相配合把真相资料以各种方法送给四面八方来赶集的人们,也有的遭人举报,遭受非法迫害几次,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面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做的很不够,清楚的知道离法对我的要求差的很远,心中非常惭愧。现在面对无数等待救度的众生,我感到责任重大。师父把树立威德的机会与光耀寰宇的荣耀给了弟子,我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回报师恩浩荡。再一次感谢师父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