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魔难 女儿白血病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一日】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芝加哥法会》)

二零一零年四月份一天下午七点,学完法我回到家里,觉的丈夫脸色不对劲,好象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似的。我还没来得及问,丈夫便开口说:女儿打回电话了,说现在正在医院急诊室里,刚说了两句话我大嫂也来啦,说:孩子她姨夫陪孩子在医院做检查呢,下午给你们打电话,你们没在家就打到我那儿去了。刚说着话,她姨夫打回电话说孩子病了转了好几个医院,现在某某医院呢,是白血病,白血球已高到四百八十多(因正常人是四至十)。

听这一连串痛心的话,我没有太急,发出一念:哪有什么白血病,一定是旧势力的干扰,全盘否定它。我拿起《转法轮》,翻开师父的法像,上了一炷香,磕了几个头,跪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弟子哪里不对,一定要在法中归正,旧势力不配考验大法弟子,请师父帮助弟子悟到。”说完后马上盘腿发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宇宙还在正法,天体从组,谁都不配考验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孩子是明白真相的,并退出了邪党抹去了印记,和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绝对不允许用孩子的生命考验大法弟子,谁说了也不算。孩子是未来的生命,只有师父说了算。清除干扰我正法修炼,干扰孩子身体不正确状态的一切生命与因素。

第二天,我和丈夫乘车去到医院急诊室,室内挤满了病人,根本就没有床位。孩子正坐在一张小椅子上输液呢。我俩走到女儿面前,了解了一下情况,女儿说从昨天入院后已做了十多项化验,并下了病危通知书。我说:没有事,有师父有大法不要害怕。你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儿点了点头,忍住了眼泪。不一会,护士长给安排了一个床位,孩子总算能躺一会了。在急诊室两天,医生说各项检查基本做完,以后每隔两天抽一次血化验,先吃药化疗,等化验结果全出来再做治疗方案。这里病人多、各种病毒感染很厉害,你们先在外边租房子等结果吧。

就这样我们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这时我开始细心的反思向内找,自己究竟错在那里?这么大的事和我提高心性一定关系不小,因为师父说在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平时集体学法,总是挑别人的毛病,怎么不符合法,实际上是坚持自己,这不是自我心吗?还有争斗心、自私心、利益心,各种的情、人心等等。通过向内找,找到自己有漏的地方,心里觉的亮堂了许多。

一次晚上睡觉做了一个梦,走在路上遇到一只小狗想咬我,我起空了,小狗没咬着,可是不知怎么我的假牙掉到地上了。小狗的主人出来后不但没说好话,还很不讲理。当时我虽记的自己是炼功人,没和人家吵,可是要求让小狗的主人赔一半的修牙价。醒后我悟到,是师父让我放弃利益之心呢,也明白女儿得的白血病是假相,因为掉下去的是假牙。恰好当天去医院碰见“医托”(医疗骗子)(当时不知道是医托),她说也是得的白血病,用中医治好的。我们三人随着医托就去找中医不知怎么在坐地铁时,我女儿晕过去半小时,医托见事不妙怕担责任溜走了。后来我才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在呵护我们呢,要不还不知上多大的当。通过师父的点化,我更明白了女儿的病是假相,决心一定要在法中归正自己,放下名利情,走出魔难。

半个多月过去了,经医院三名专家诊断结果是:慢性类细胞白血病。治疗方案一是做骨髓移植,资金需用三十万至六十万元。二是吃進口药格列卫,此药二百元一片,一天吃四片,一个月就二万四千元,并且此药不报销,终身吃下去。听了医生的诊断结果。女儿泣不成声,丈夫垂头丧气,心在流泪,自言自语的说,天呀,从哪弄这么多的钱呀,怎么办?我一边安慰女儿一边发着正念说,谁说了也不算,只有师父说了算。

回到住处,真象天塌下来一样,特别是当女儿的同事、同学打电话问起病情时,她哭的更厉害。我劝孩子不要哭,要她背法,咱们有师父有大法一定会创造出奇迹的。总算熬到黑了,女儿睡着了,不一会又醒来了,又开始哭起来了,那时我真正感到了剜心透骨那种难受滋味,真的好象女儿要离开我而去,突然脑子闪出一个念头,不能动心,怎么能随它动哪,“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回想起师父的讲法,我马上意识到,绝不能动心,并悟到是旧势力抓住了我的母女情,操控女儿让她哭,来动我的心,妄图把我拉下去。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我还记的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方式、用修炼人的思想思考问题,绝对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问题。”法理上明白了,心里也就不觉的那么难受了,反而有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女儿也不哭了。

从此以后,我每天用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脑中一闪出不好的念头,就不要它,抑制它,能同化法的就让它同化法。再就是照顾好女儿,教她背《洪吟》

通过师父一次一次的点化,我更加深了信师信法的程度,对女儿的病我逐步的能正确对待,真正明白了这一思一念是多么重要。

一天早上发六点正念时,脑子中闪出了一个念头,让女儿炼功吧,发完正念后,我对她们爷俩说:刚才师父点化让女儿炼功呢,丈夫说怎么就把这给忘了,真是急昏了头了,炼,我也炼。接着女儿说那咱们就炼吧。

从此女儿和丈夫走上了修炼的路,我们三人每天学法,发正念,炼功。

半个月后女儿就不吃药了,扔掉了两万多元的格列卫药。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脸色从原来的白色变成了白里透红。丈夫十五年的胃痛、腰痛病也好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走出了魔难。九月份我的女儿已返回单位上班。

同修们啊,我们在修炼中无论遇到什么魔难,一定要向内找自己,正念对待魔难,千万不要陷入魔难中找答案,在魔难中要坚定正念,修去我们的魔性,充实我们的佛性。最后让我们共同溶于法中,突破各自的魔难,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

个人体悟,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