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中走出病业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我长期处于病业魔难之中,一直有一个困惑,对如何把握在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向内找、去执著、走好自己的路心里吃不准,做起来更是把握不好,觉得自己在遇到魔难向内找、去执著方面似乎总有点承认旧势力的味道。

师父早就明确告诉我们:“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师父讲的很清楚,但我却一直不明白到底怎样做,才算真正做到了向内找、去执著,在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中走好自己的路。直到最近在加强学法、抄法、背法一个月之后,才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

我发现周围一些长期处于病业迫害中的同修,对于这个问题也一直和我一样存在着困惑,所以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八年走進大法的,可是由于学法不深,一直不知道怎么修炼,还以为自己就是在修炼。我的工作就直接在弘扬传统文化,在明白了弘扬传统文化能提高人们的道德底线、能为接受大法奠定基础之后,我就尽量的多揽事、多干活,经常一个人干六七个、七八个人的活,忙得不亦乐乎。加上大法赋予的智慧和健康的身体,出了不少成绩,也有了一些名气,这样一来不断的有可以出人头地的事情找上门来,本来名利心就重,这下名利心更重了,也更忙了,学法炼功几乎挤不出时间。自己还根本不自觉,甚至有点飘飘然,觉的自己了不起。现在回想起来,师父曾经多次点化,可自己就是不悟,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是师父的点化。终于有一天,突然出现非常严重的病业状态,所有出人头地的事都干不成了。

大难临头,我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决不用常人的办法对待,也一直在向内找,找出了干事心、名利心和其它许许多多的人心,找出了就去掉它,再出来再去掉。也一直坚持学法,坚持尽一切可能炼功。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身体恢复的很快。可是在行走上却常常出现反复。这期间也一直在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一出现不好的情况,我就告诫自己:不承认它!我是大法弟子,只要大法师父的安排。这样之后能好一些,可一段时间之后又出现反复。就这样反反复复,虽然生活早已能自理,三件事也都力所能及的在做,但始终行动不便,长期陷于魔难中不能彻底走出来,给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了不少负面影响。

讲真相救人的事刻不容缓,自己不能总这样啊!为什么一直在否定排除旧势力的安排就排除不了呢?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最近发现很长一段时间学法不能入心,还常犯困。于是在集体学法的同时,我开始抄法、背法。不为别的,只为按照师父的要求学好法,把这么好的法装在心里。渐渐的学法能入心了,在师父的点悟下我明白了许多法理。

一天学《转法轮》,师父说:“有些人过一年、半年可能要得大病,一病可能要好几年;有的人可能要得脑血栓或者其它病,根本动不了。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中,你怎么修炼呢?我们都得要给你清理,不能让这些事情发生。可是咱们有言在先,只能给真正修炼的人做这个事情,随便给常人做那可不行,那等于干坏事。”以前每当学到这里,我都想是自己不精進,人心太重而被邪恶钻空子迫害了。可这天学到这里,突然悟到:以前自己岂止是不精進,根本就不是个真正修炼的人,把个人的名利远远摆在了修炼之上,根本就是一个常人,甚至比常人的名利心还重,还不如常人。这叫师父怎么管!这就是自己被邪恶用病业迫害的根本原因啊!意识到这一点,我很难过:得法十多年了,原来自己一直都不是在修,甚至不知道什么叫修,竟然把做常人事情当成了修炼,实在太对不起师父十多年来的慈悲呵护了!

第二天,两位同修来家,互相交流了各自在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的体会,对我启发很大。晚上炼静功时,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一直在否定排除旧势力的安排却就是排除不了的根本原因:原来自己一直是在旧势力的圈套里否定旧势力,在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大前提下局部的、小范围的否定它。突然间流鼻血了,我说声“不承认它”,不流了;突然岔气了,气上不来,我一声“不承认它”,好了;腿抽筋了,说声“不承认它”,轻了……遇到大的魔难,才想起来向内找,去掉人心执著后好过一点;再遇到魔难,再向内找……就这样,一直在跟着旧势力的指挥棒转,在被动的否定旧势力,还以为自己做的好。这就是自己长期否定旧势力却长期走不出旧势力的圈套的根本原因。

那么,怎样才算真正做到了在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走好自己的路呢?我悟到:自己一直在向内找,但却一直不在法上,因为自己都是在不自觉的为了排除病业魔难而向内找,这本身就是有求之心,是修炼要去的常人心,而常人心怎么能否定得了旧势力的安排呢!在法上看,这是旧势力安排的魔难,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漏,你旧势力也根本就不配、根本就无权给我安排什么,你安排的一切我都不要,也不承认;我的向内找、去执著,是按照师父的要求、按照大法的标准在做,我的提高,是在大法中的修炼提高,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与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我的向内找是在法中向内找、去执著,是在不承认旧势力的前提下全盘否定旧势力,从而走出旧势力制造的魔难,走好自己的路,绝不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去向内找、去消业提高。这两者之间的界限分明,一点不含糊,可是在此之前我却长期思考而始终困惑,丝毫分不清,因为此前我不在法中,所以就分不清。此时我才真正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多学法,学好法。只有多学法、学好法,才能真正明白法理;只有真正明白了法理,才有可能按照法的标准做好,才有可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彻底从旧势力造成的魔难中走出来。这时,我浑身上下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似乎心里空了,开阔了。我知道,是师父把我身体上不好的东西拿掉了,是师父在鼓励我。

在明白法理后的短短几天,我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身心的变化,虽然我还没有从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彻底走出来,但我坚信,只要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提高心性,按照法的标准做好,就一定能尽快走出魔难,更好的汇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