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驱动株连迫害的居心何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黑龙江省通河县法轮功学员张桂芝女士,系该县妇幼保健院主治医师。二零零九年末,她在哈医大一院进修期间遭内蒙古鄂温克旗公安局警察绑架,劫持到鄂温克后被非法关押五个半月。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中共对通河县有关人员给予不同程度的纪律处分,有的被通报,有的被一票否决,有的被停止晋级。人们不禁要问:中共为啥驱动株连迫害呢?其居心何在?

张桂芝女士,四十二岁,黑龙江省通河县妇幼保健院主治医师,哈尔滨医科大学本科毕业,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处处替别人着想,勇于承担责任,拒绝吃请和红包,放弃药品提成,其品行得到同事和患者的一致好评。

无故遭绑架,被非法关押五个半月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单位派张桂芝到哈医大一院进修学习,临时住在哈市道外区。十二月十四日夜晚,她在熟睡时被内蒙古鄂温克旗公安局警察粗暴叫醒,被强制脸朝窗口坐到客厅的沙发上,不许回头,手机及兜里的钱物都被警察抢走。她当时向警察说明自己是来哈市进修学习的,有证人现场证明,也有当日在医大书写的病程记录等物证。尽管如此,她还是被鄂旗警察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黑龙江省虎林县的高丽萍、宋玉红及双城市的张海明、佳木斯市的闫继国。

张桂芝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劫持到内蒙古鄂温克旗,关进看守所,后转到拘留所。期间,张桂芝被多次非法提审,受到鄂旗有关警察、检察院人员的恐吓,同时在监舍还受到一些在管教的怂恿下在押犯人的肆意辱骂、施虐。张桂芝在鄂旗被非法关押了长达五个半月时间,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获释。

被绑架前张桂芝的体重一百一十六斤,回来时体重竟不足八十斤。鄂旗警察的绑架不仅给张桂芝本人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更给她的亲人带来精神痛苦和经济损失。为了营救张桂芝,她的两个哥哥无论在滴水成冰、寒风刺骨的冬季还是在农忙的黄金季节,被迫往返于内蒙古和黑龙江之间,急得头发都白了许多。面对鄂旗公安局的百般推脱和刁难,两个哥哥始终没有见到亲人,那种焦虑和失望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

鄂旗公安局警察跨省绑架张桂芝等法轮功学员没有合法理由,鄂旗警察公开讲:对法轮功根本就没讲过法律。正因为如此,一开始鄂旗警察给张桂芝等法轮功学员定的罪名是“团伙作案”,觉得贴不上边;继而改为“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又没有证据; 最后胡乱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强行劳教张桂芝、宋玉红、张海明(张桂芝和宋玉红一年半,张海明一年)。张桂芝家人聘请律师上诉,鄂旗公安局自知理亏,便设置障碍,不让律师见当事人,也不给家人劳教通知单,并且威胁要扣押家人。最终张桂芝因体检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鄂旗公安局才不得不放人。

通河县有多人遭株连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就在张桂芝在内蒙古被非法关押期间,张桂芝的家乡通河县有多人遭株连:通河县政法委张越被通报,通河县妇幼保健院被罚,院长孙孝才受到一票否决的处分,卫生局李楠和保健院陈虹三年内不能正常晋级。而张桂芝本人则不准上班,县里的其它单位也不能聘用。

事实证明,鄂旗公安局非法抓捕张桂芝没有任何法律依据,随意抓人,执法犯法,属于犯罪行为。而张桂芝无辜被抓,并被长期关押,蒙冤受屈,理应得到平反,恢复名誉,并获得经济赔偿。然而中共邪党颠倒黑白,不但不给张桂芝平反,反倒株连迫害与张桂芝有关的人士,煽动仇恨,使这些人因名利受到损失而产生不满,并将不满转嫁到张桂芝身上,从而加入到对张桂芝实施迫害的阵营中来。事实上,张越、孙孝才、李楠、陈虹等人受到处分与张桂芝遭受迫害根本构不成因果关系,因为张桂芝同样是受害者,且受害严重。打个比方说,一伙强盗抢劫了一个好人,顺便抢劫了他的左邻右舍,那么左邻右舍就该把怨气发泄到好人身上吗?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已整整持续十一年了。十一年来随着法轮功学员不断深入的讲真相,中共炮制的邪恶谎言一个个被揭穿,世人大多明白了真相,在道义和舆论上逐渐站到了法轮功学员一边,而很多参与迫害的“六一零”及公、检、法人员也纷纷停止迫害,这样就使中共邪党发动的这场迫害难以继续下去。在这种情况下,中共邪党驱动株连迫害,以名、利相要挟,驱使世人为邪党卖命,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终是要毁掉这些人。

中共株连意在毁人

这里讲个真实案例,在中共发动迫害的第二年,即二零零零年,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进京上访、请愿,证实法轮大法好,引起了邪党的极大恐慌。邪党从中央到地方,层层下达指令,要求各单位领导“看好自家的门,管好自家的人”,哪个单位如有法轮功学员上访,该单位领导就被撤职、降级。哈尔滨某县有一所中专学校,该校有位老教师修炼法轮功。因老教师修炼后严于律己,处处为人师表,业务水平高,在单位和社会上口碑很好。迫害一开始,该校几位领导都尽力保护这位老教师。可中共下达株连迫害的指令后,该校主要领导听说老教师要进京上访,为了不丢乌纱帽,就主动向当地派出所诬告老教师,致使老教师遭当局绑架,险些被非法劳教。不久,该校参与迫害的两名校长,一人发生意外车祸,导致臀部粉碎性骨折,而另一人则遭报病死。在中国大陆,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的案例可说是比比皆是,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了。

显而易见,中共驱动株连迫害的险恶用心是毁人,这是一般人很难看清的。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的原则修炼,顺天而动,发慈悲心,行大善事,讲清真相,舍己救人,迫害这样的好人,天理难容啊!奉劝那些受到中共株连迫害的世人,包括通河县的张越、孙孝才、李楠、陈虹等,千万不要把怨怼集中到法轮功学员身上,错在中共,罪在邪党,一切损失都要跟邪党清算。应透过株连迫害这件事识破中共邪党的险恶用心,千万不要上邪党的当,糊里糊涂的被其裹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做它的陪葬品。要赶快与邪党划清界限,声明退出邪党组织,同时尽一切可能善待法轮功学员,如此可在大劫到来时免遭淘汰,幸运地跨入无比美好的人类新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