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我是一名教师,先后从事过高中和大学教育。由于身体多病,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多年的疾病消失了,不但我健康了,孩子也受益 。我孩子从小就有头疼病,疼起来就很长时间不好,自我修炼以后,大概是九七年,一天晚上十点来钟,孩子头疼的不行,还吐。当时孩子的爸爸不在家,我一个人有些整不了他去医院,怎么办?于是我就给他放师父讲法录音带,共听了五盘,听着听着不疼了,第二天照常上学。孩子现在大了,头痛病一直没犯过。

1、髌骨粉碎性骨折,第二天就能下地走

在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早上,我去厨房的凉台淘米做饭,由于凉台头一天晚上刷了,早上结了一层儿冰,我穿的是塑料拖鞋,一下子就滑倒了,坐在地上,右腿支出,左腿膝盖着地,崴过去了,只见左腿膝盖骨头象食指一样长支出来了。我当时也没有害怕,想到没事!叫丈夫过来,他和弟弟把我扶到床上。我把毛裤脱下来,左腿膝盖支出象食指一样长的骨头竖着,眼看就要把皮捅破了,膝盖其它骨头也七上八下的,膝盖下的小腿骨头也塌下了。丈夫和弟弟看到此景脸都吓白了,立即抬我要上医院。我坚定的告诉他们没事!

面对膝盖骨头七上八下的、站着的、塌下的,我马上想到师父说过人体是个小宇宙。那么膝盖每一块骨头都是一份子、一粒子。正法时期你就是正法的一份子、一粒子,不能出现这不正确的状态。大法弟子的手是有能量的,于是我就张开右手把这些突出的骨头按回去了,这时腿才能放平。接下来腿一点儿一点儿红肿的就象纸篓口那么粗。找来两个同修发正念。看着这条腿,我想到有师父、有大法,我一定能走路,能炼功。正法时期不走路怎么能行?这是邪恶对我的干扰,肉身的迫害,决不认可。弟弟劝说:“你自己把骨头按回去了,也不知道是否对上,找接骨的大夫给接上,不住院不也行吧?”我说:“不用!”又有同修说:“那不找常人的骨科大夫,咱们找同修骨科大夫”。我同样回绝说:“有师父,为什么要找同修骨科大夫呢?不行。”

丈夫以为我不能下地,不能上班了,就和我单位的领导请假。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前来看我,看我的腿整个都是血点子,肿的那么粗,要用车拉我马上去医院。一领导他曾在部队当过军医,他明白这是髌骨粉碎性骨折,必须马上去医院,现在充血这样,严重的后果不堪想象。我谢绝领导和同事的好意,告诉他们没事的,我照常能上班的。好歹把他们劝走了。到了晚上,又有同修来看我,劝说:“家里有常人,你还是去医院吧,出了问题免得常人说三道四的,这也是维护法。”我便和同修切磋:“我不是这样悟的。正因为维护法才不用去医院,医院是给常人开的,到了那里就要按常人的方法治疗,拍片子、手术、能否治好还不知道,那可都是给常人留话把儿。我是大法弟子,大法神奇,我一定会走路的!这才是维护法和证实法。”我又给他们讲了在个人修炼时期,一同修早晨骑车上班,被汽车撞到头部,流了一大滩血,围观人都吓的以为没救了。抬到医院时,头肿的就象农村打井的柳斗一样大了,医生都摇头,可他很清醒,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不用住院,就回家了,二十二天全好了的事例。我这腿算什么!

晚上睡觉时,往左翻身可以,往右就不行,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说能翻就能翻过来,真是正念一出,照样能翻身。

第二天,多年没有看到的同修突然打来电话,丈夫说我腿摔了不能下地了,同修听后,八点多就赶来看我,我们就一同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一直到十点,我就能下地走了,虽说腿还肿着,可我走到方厅坐在沙发上还能双盘。在场的家人和同修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接下来,我就去厨房做饭,焖上米饭,炒了六个菜。同修吃过饭后就走了。

我仍和往日一样,学法、炼功、发正念、料理家务,既然能走,就上班吧,可我上班车,心里有些打鼓。想到好坏一念之差,念一正,上车也真的无所谓了。领导和同事们看到我上班来了,惊奇的点头、赞叹,一领导还个别和我说,姐你上班是来证实大法的神奇!我说对!单位的工作很忙,我原在一楼办公,现要搬到二楼,我又忙着楼上楼下搬东西,又要处理日常的工作。下班回家腿肿的更粗了,象根大木头,我只好换条散腿裤子。这回不光是紫血点子,又上来一块一块青的,就好象泼上钢笔水似的。我没有在乎它什么样,照常学法、炼功、发正念。虽说肿,可我照样坚持双盘发正念。同修来了也就一起学法,一起发正念。我炼功不间断,炼功时感觉到法轮在腿上转,膝盖骨在出汗,觉的汗珠象拇指盖那么大。虽然能走,但也觉的腿发木,累,愿意拖着走,在班上,同修看到我拖拉着走,就严厉的斥责我:“你这样走路就别来上班了,你别给大法丢脸!”同修的斥责我马上醒悟,是啊,别忘了我是大法弟子,要堂堂正正的,一瘸一瘸的这哪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念一正真就能正常的好好走,也不疼。可是回到家里就又愿意拖着走,丈夫又不理解了,呵斥我。听到丈夫的呵斥,我有些心酸,觉的我摔成这样,无论单位的工作,还是家里做饭、洗衣、跪着擦地、去市场买菜、去外地办事,什么都没有耽误,你当丈夫的不知道心疼我还这样说。我的心一横,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给大法抹黑!师父是看我心性的提高。我在问自己,上班能好好正常走,回家为什么就不能?难道上班时是装啊?上班时是大法弟子,回家就不是了?好好走!

心性提高了,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能正常的走路。家里的亲人也都不断的打来电话,催我去医院,怕有后患。我告诉他们我已经上班了,没事的。接下来我的腿就一天比一天消,真是一天一个样,膝盖能见到皮肤本色了,其它部位紫、青、也都消失了。大约是在第九天,我去市场买菜,路过托老所,看见一位出租司机,腿打着链子坐在外面晒太阳,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告诉我出车祸,大腿部位骨折,已做了两次手术了,第一次接短了,两个腿不一般长又取出钢板,做第二次手术,到现在已经一年半了,还在打着软链子,拄拐。听了他的讲述,我感到自己修大法多么幸福,我给他讲了我膝盖骨折的经历,向他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好象是在第十多天的一个晚上,我坐在床上,突然感觉膝盖部位有人用两只手在对骨头,钻眼儿似的,还有响声,我数着一、二、三、四、五、共计十二下,还有用右手托的感觉。我当时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我明白了,前一段时间是师父看护着我,几乎不怎么疼,在考验我,现在是师父在给我整骨。紧接着就眼看着膝盖骨卡、卡的,咕咚咕咚的响,然后再整个腿抻的蹦直,再放松。就这样反复半个多小时,家人看了都觉的神奇,我就向他证实法。这就是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不用动手不用动脚就可以做常人动手动脚做不来的事情。

从那以后,腿每天都调整,时间还不断增长,再后来除了走路以外,总是调整。我想这是证实法的好机会,活生生的让人们看到大法的神奇,于是在单位我就给同事们看,因隔着裤子都能看到腿的骨头在动,还有响声。同事们说真是挺神奇的,咱们的腿怎么不能这样式的动呢?我又到同事家,同修家,亲朋好友家,给他们看,一同事的妻子,一边看一边摸我的膝盖,是啊,这还热乎呢。按理说这摔坏了应该是冰凉的。接着她给我讲了她看到一个骨折手术的,疼的出汗床单都拧出水来。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尽管我都很正常的走路,但上床时,还要用手搬一下脚。也就是在二十几天吧,一同修来我家,我坐在沙发上腿着地正学腿摔的事,突然就象有老雕叼车一样把这个腿叼起来了,起,起,一下就抬平了,我们都看呆了,家人马上拿个小墩子要放在我腿下,我说不用,拿走。慢慢的腿又放下了,来回两次,从那以后,我的腿就什么都正常了。

如今,我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做证实大法的事,无论走多远这条腿都不累,(有时出去发正念要走十多里)可不走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这条腿就不舒服。

2、腰椎管三节堵死不能行走,修大法二个月痊愈

小丽的妹妹叫小红,家住某市的农村,三十多岁,平时身体就不太好。腿疼腰疼,这天严重的在炕上躺了七天,疼的不能睡觉,而且腿脚冰凉冰凉的,抬到市里医院检查,是腰椎管狭窄,已有三节椎管堵死,另三节严重变形。医院要求马上做手术。住院得二万多,能否有后遗症医生不保。这对小红的一家真好象天塌了一样。没有钱可以到处借,可一旦手术不成功瘫痪了,这不是一枪两眼吗?怎么办?赶紧给外地修大法的小丽姐姐打电话。姐姐告诉她先听听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音带,然后就到姐姐家里来。

学大法的姐姐深知既不用花钱又能痊愈,只有修大法。就这样,小红被家人拖拖捞捞的来到姐姐家,真心的和姐姐学起了大法。

刚开始是听法,慢慢的能坐起来了,能坐住了,腿不凉了,能坐起来学法了,能炼静功了,能下地了,能炼动功了。能帮姐姐做家务了,也懂得学法修心了。人也变的年轻漂亮了。

共两个来月的时间痊愈了。愁眉苦脸的来,高高兴兴的回家了,丈夫和孩子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小红一分钱没用花,不但腰椎的病好了,其它的病也都好了。全家人感谢师父和大法。如今小红干农活,又养猪,经济条件好了,还盖起了大砖房。村里的人也羡慕小红学大法,不但身体好,日子也过的红火,真是福份啊!

3、九十度的弯腰直了

修大法的三姐,约家住远方农村的大伯嫂和侄子侄媳来家住些天。大伯嫂七十多岁了,是三姐夫家的童养媳,受婆婆丈夫的气,一辈子含辛茹苦,累的九十度的大弯腰。来了之后,三姐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侄子侄媳也退了团队,大嫂也愿意修大法。

听了一遍师父的讲法后,她们去了二姐家。二姐一家人也都学大法,还有老妹,同修也都过来看大嫂。大家在一起学法,切磋,唱大法的歌,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的快亮天了,无意中惊奇的看到大嫂的个儿高了,九十度的弯腰直了。

大嫂激动不已,一个劲的说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没想到我这几十年的大弯腰这一宿的时间,师父就给我直起来了,泪流满面。

4、癌症细胞全身扩散,修大法重获新生

张姨六十八岁了,看上去就象六十来岁,干净利索,身体健康,每天都有说有笑的,哪能看出她曾是癌症细胞全身扩散的人。

在修大法以前,张姨是做买卖的商人,很能赚钱。可不幸的是九二年得了乳腺癌,找了高手专家在省二一一军医院做了手术,一住就是四年,一直住到癌症细胞全身扩散,脖子、肩全是大包。只剩下六克血。每天都得输血,人瘦的能坐在洗衣盆里洗澡。医院无药可医了,全身癌症细胞无法遏制了。只好回家准备后事了。

说来也巧,张姨的邻居炼法轮功,一天来看她,讲了大法的美好,张姨从绝望中似乎看到了希望,就一定要学。邻居把张姨带到她家,说也怪张姨行走不便,可说学法轮功却能去邻居家。当时还是站不住。邻居家的丈夫和孩子都吓得怕这人死到他家。张姨進屋看到李洪志老师的法相跪下,哭着就不起来。一定要当师父的弟子,修大法。

从此后,张姨开始学法炼功,当师父给她净化身体消业时,她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不动摇,按照法真、善、忍去做,提高心性,为别人着想,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后来痊愈了,张姨在大法的沐浴下重获新生。熟悉她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如今张姨就象返老还童一样,神采奕奕,谈笑风生。逢人就讲大法的美好。

5、骨癌患者 修大法重获新生

李妹,四十四岁,二零零四年,骨头疼痛难忍,经市里大医院检查,诊断为骨癌,为了不误诊,又去省肿瘤医院检查同样诊断为骨癌。此时的李妹真是呼天唤地都不灵:我才四十多岁呀,两个孩子还没成家,孩子也哭成了泪人。家里没钱哪,哪能治得起,一个化疗也化不起呀,再说就是有钱的得上这个绝症,最后不也是人财两空吗?干脆回家吧。

回家后找了几家祖传的名医用药,结果还是疼的卧床不起了,一疼起来只想绷着被子跳楼。儿子知道法轮功,便和妈妈商量还是修炼法轮功吧,很多人都说神奇。妈妈同意了,儿子找来了法轮功阿姨,和妈妈一起学法,几天的功夫疼痛就减轻了,又过些天,能爬着去给同修开门了,再后来能走了,能炼动功了。能去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了。

两个多月后正好是过年,她能给孩子包饺子,炒菜,欢欢乐乐的过上大年,感谢大法,感谢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现在身体健康,走路一身轻。

6、姐妹传奇

姐姐患有类风湿,两只手象鸭巴掌不能回弯儿,还有大筋包,腿也不能回弯,蹲不下还疼的要命,花了一万多元,也不见好。以前姐姐是个大高个儿 ,人长的也漂亮,爱说爱笑的,可如今得了这个病,骨头也缩缩了,个儿也矮了,就象老百姓说的锁骨劳。病魔的她原来的模样没了,原来的爱说爱笑变成了又哭又闹。

妹妹的单位有人炼法轮功,说是祛病健身有奇效,为了姐姐的病,她就学起来了。妹妹的身体也不算好,一学就感觉到法轮的旋转,头疼、糖尿病等慢性病都见好转。妹妹高兴的急忙请了《转法轮》一书给姐姐送去,告诉姐姐你有救了。教姐姐炼功炼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时,就听到胳膊腿的骨头咯咯响,只几天的功夫,手上的大筋包不见了。

一天天的疼痛减轻了,慢慢的手能回弯拿筷子、勺、自己能吃饭了,能自己系、解腰带了,能自理了。在修炼法轮功八个月时,姐姐自己能楼上楼下扛煤气罐了。姐姐恢复了病前的模样,个也高了,人也漂亮了,又有说有笑的了,姐姐的身体变化家人和邻里都见证了大法的美好。

再说说妹妹,二零零三年为了证实大法说公道话,被非法迫害。回家后不长时间,身体又出现病业状态,浑身发烧,肚子下堵,胸上憋气,还咳嗽咯血粘状的丝丝撈撈的。咳嗽的躺不下,睡不了觉。只好胳膊垫在被上坐着,烧大劲了就坐在大盆凉水里,只听水都滋滋的响。而且嗓子肿的都快堵满了。丈夫见到这种状况都吓哭了,抱着她就要上医院。她劝说丈夫说没事我有师父在管我。孩子回来也吓的直哭。妹妹也同样劝说孩子不用怕,没事的。她心里的一念就是背法,哪怕只有一句也反复在脑中背。到第九天时,她求师父让睡半小时,结果真就睡了半小时,醒来后似乎看到嗓子里有虫子爬出来。照镜子果然看到嗓子肿消了,并有一道似乎是虫子爬过的一条很深的沟。嗓子肿消了,可其它症状并没减轻。但也没有动摇她信师信法的正念。脑子就是背法。就这样坐着足足有两个多月才不烧了,不咳血了,上下也不憋了,恢复了正常。她靠信师信法闯过了生死关。后来身体又相继出现乳房上长包块,屁股上长六个大疖子,不敢坐,可是炼静功打坐不坐下怎么能行,妹妹可是有个坚忍的劲儿,愣是用小刀片把疖子割破,硬是坐下了,血和肉粘在一起多疼啊?可是她难忍能忍照样打坐;血和肉粘在一起多疼啊?可是她难行能行,照样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人。如今妹妹五十八岁,身如轻燕,不辞辛苦的讲真相救人忙。家里的亲朋好友知道姐妹俩去病健身的传奇也都念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了党团队。有的也修炼了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