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天下有缘人分享我的快乐

我与家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已十几年了。今天我要把亲眼见证的大法修炼中的神迹写出来,让有缘人都能看到并分享我的快乐。

父母从一身疾病到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二年师父刚开始传法时,在办班前先要办一次带功报告。那时我母亲四十六岁,身患腰椎盘突出,正在医院卧在病床上治疗。她的腿部不分昼夜经常痉挛疼痛,只能俯卧,用双手肘支撑身体,肘部已磨出了老茧子,靠吃止痛药维持。据医生说,只有手术这一条路,但术后有可能瘫痪。病痛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当时父亲患肩周炎,一只手臂已经萎缩,面黄肌瘦,驼着背,什么累活也干不了。我不得已只好请假与爸爸艰难的护理妈妈。

住院半个月时邻居告诉我们有个法轮功带功报告,据说在北京已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在气功界是最出众的。

一九九二年八月九日星期日,我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借了一副担架,一大清早弟弟和母亲邻床病友的丈夫把母亲抬到“倒骑驴”上,去了邻居告诉我们的那个带功报告会的会场。同去的还有两个母亲同病房的病友。为了躲开早晨的车辆高峰,我们六点多就到了长空俱乐部,等门一开开就把母亲抬到大厅里。

快上课了,所有的人都找好了位置等待听课。同去的人都进去寻找看有没有适合母亲的位置,母亲只好无奈的独自躺在地上等待。这时只见一位身穿白运动服的高高大大的年轻人来到母亲旁边问:“你得什么病了?”母亲说:“腰椎盘突出。”年轻人让我们把母亲抬到讲台上去。

上课了。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就是师父!师父祥和的对母亲说:“你能配合我吗?”母亲不加思索的说:“能。”师父用手在母亲的后背拍了几下,随后说:“翻身坐起来。”母亲真就的坐起来了,接着师父让母亲站起来,哈哈腰并绕着舞台跑两圈,母亲真的就能跑了,而且兴奋的跑了好几圈。这是做梦也没想到的事啊!母亲平时不擅言辞,可当时说得非常流畅、清脆:“谢谢李老师!我拿五十元钱,洪扬法轮功事业。”说完就从讲台上走下来了。台下掌声雷动。

周日参加完带功报告后,周一母亲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和父亲参加了师父在长春办的第三期学习班。九天班每人五十元。第四期我们全家都参加了,因为是老学员,每人二十五元。经过两个学习班后,父亲萎缩的手臂复原了,腰板也直了,脸色也红润了,焕发了青春,并戒掉了烟、酒。从那以后老俩口天天早晨拎着录音机一天不落的到公园炼功,自然也就成了辅导员。

二零零一年,六十四岁的父亲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先后被非法关在拘留所、洗脑班迫害约有半年左右。因为不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和揭批材料,父亲被警察迫害的奄奄一息,到通知家人接回时,家人被告知打针已找不到血管,且伴有心脏偷停,人已经没多大希望了。以往神采奕奕,骑车如飞的爸爸已是气息奄奄、骨瘦如柴,但眼神中透着坚毅。回家后有了宽松的学法、炼功环境,不到一周一切都恢复正常。父亲的身体恢复的如此迅速,也是世间医学无法达到和解释不通的。这是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

我炼大法骨伤迅速复原

一九九三年我不慎左腿摔伤,小腿下部粉碎性骨折、腓骨断裂,在医院接骨后打上帘子,半个月后我拄着双拐参加了第五期大法传授班。第三天师父教授第二套功法时,伤腿发热,明显感到能量场特强,听完课我扔掉了双拐能自己走路了,只是左腿不太自如。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我九天班还没结束,腿上打的帘子已经拆掉了。

二零零四年秋天我骑摩托车摔倒,左腿被车重重的压在下面,腿肿的很粗,跟上回腿伤症状一样,疼痛难忍。我记着师父的教诲:“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没当回事,忍着疼痛照样做家务、上班、盘腿炼功,谁也没告诉。一周后腿好了,只是用手按按肉皮时还有一点疼。

从轮椅上站起来的老者

长春第七期传法班结束时,大法弟子都想同师父合影留念,师父慈祥的、不厌其烦的与弟子合影。当时我虽然二十好几了,却象小孩子一样尾随在师父的后边,傻傻的只是看着师父笑,生怕错过一个幸福的时刻。一队照完,又一队站好了,请师父合影,师父大步走了过来。这时我看到用轮椅推过来的一位看起来有八十岁左右的老者,手里拿着拐棍。我看地上有一个马扎子,便去拿过来想放在队列的前边让老者坐下。师父却冲我摆手,说:“不用”,并告诉老者扔了拐棍往前走。开始,老者拄着拐棍站在那不敢动,大家都鼓励老者,随着师父一声声“往前走,往前走!”老者真的就自己走进了队列,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所有在场的大法弟子热烈的鼓掌,流下了激动、幸福的泪水。

老叔脑血栓症状痊愈

我老叔是个在自家看书、炼功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夏天,他从四楼往下走,到楼下时发觉自己口齿不清了,并伴有手抬不起来,腿也不好使的症状,这明显的是脑血栓症状。他的女婿把他背到医院打了一针维脑路通,出了医院,脚连鞋也穿不上了。

老叔回家后关上门,在床上单盘腿,只有一念:请师父加持弟子。就这样坐了一下午,到四点钟时已恢复如初。无论是谁得了脑血栓哪能这么快就好了呢?是师父的慈悲呵护老叔才转危为安。

女儿从羸弱到健康

我的女儿三岁时得了肺炎,一年中大病打吊针两场,平时小病不断。二零零三年那年一次发烧打了二十二个吊瓶都没退烧。从零五年开始我带女儿学法、炼功,从此女儿告别了打针、吃药的日子。她的身体健康了,我也摆脱了昂贵的医药负担。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开学的第一天早晨,女儿在头前抱轮和两侧抱轮时吐了两大滩黄脓一样的东西,身体得到了进一步净化。二零零七年开始女儿经常听大法弟子写的曲子练习舞蹈,成型的舞蹈就学会了好几个。好的音乐比药还灵,现在孩子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健康。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日,孩子淘气,不慎从两米高的隔板上掉到水泥地上,当时摔的头不敢动,并且从口中直喷东西,直说迷糊、难受。情急之下我把她十月二十八日要参加比赛的舞曲找出来反复播放,那是一支优美的大法学员所跳的舞蹈的舞曲。到中午看上去就好了许多并吃了一点东西,到晚上脸色好了许多,三日早晨女儿高兴的喊我:“妈,快看我能翻原地前桥了,一点不迷糊了!”

丈夫车祸有惊无险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丈夫骑摩托车被一辆面包车撞出很远,保险杠都磨撞了一半,戴着安全帽头都撞出血了,腿也受了伤,痛得一动不敢动。可他第一念是:“没事,好坏出自一念!”他经常佩戴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护身符,关键时想到的是大法师父。他回到家来跟我说,我从心底为他的正念高兴。我又跟他在法理上切磋。他在家休息养伤期间,我每天跟他一起学一讲《转法轮》,第三天他就能用拖把拖地、帮父亲收拾摩托车,第十一天便能上班了。他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并且把烟、酒都戒掉了,也开始修炼了。

二姑看神韵眼疾顿消

二姑今年八十岁了,是个老居士,信佛虔诚,过午不食,信佛二十多年了。期间住过几次医院,气管不好,呼吸困难,有一次还送医院抢救。那一次很玄。二姑眼神不好,医院诊断为青光眼,看不清人。七十四岁时左眼做了一次手术,不但没好,相反更严重了,面对面不认人。老人要强,不愿跟儿女生活,自己过习惯了,但因视力不好,非常苦闷。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她的外孙用电脑给姥姥放零九年的神韵光碟。老人趴在荧光屏前看。演出的节目中有舞蹈《婆罗花开》,老人知道释迦牟尼佛曾说过:当婆罗花开的时候转轮圣王就下世传法度人。当主持人介绍世界各地都有这种花开放时说:“婆罗花开了,神佛归来了,您看到了吗?”老人入神的盯着画面反复看了三遍。回头让外孙关电脑,这时外孙正背外语单词呢,老人没上过学别的不认识,这时指着“的”字、“不”字对外孙说:“这是‘不’字,这是‘的’字”。事后兴奋的跟我们说那字还没苞米粒大呢,从此能认针做针线活了。从那以后老人也开始修法轮大法了。如今皮肤细嫩,白白净净,三分之一的头发都变黑了,越活越精神。

我所见证的只是大法弟子在修炼道路中的沧海一粟。其实每个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都是一部厚厚的、耐人寻味的见证史,感人泪下。其实法轮功就是使人类道德回升、身体健康的上乘功法。在人类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一切的不如意都是人不好的心促成的。大法弟子的家庭幸福,身、心健康是修真、善、忍得到的。作为不修炼的你,只要记住救命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只要你能想起这句话,你就一定能平安度过劫难。

愿所有的家庭都幸福、美满!愿所有善良的人们都平安吉祥!

弟子全家叩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