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不二法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看完有关“不二法门”的文章,让我想起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

二零零一年二月,我被所谓的转化后,精神上很空虚,无以填补。一次去发小家玩,她的父亲是我们这里最早的气功师 ,是当地气功协会的,当年师父来这里传法时,就是他们邀请来的,我的最早一些有关气功方面的知识就是由他那里来的。

進门后,我和她的父亲聊天,当然都是修炼方面的事情,他也知道不能随便给人看病,也知道本地有一些气功师有附体,也带着几个徒弟,家里还有他和师父及师父的孩子在一起吃饭的照片。说到师父,他说师父确实有功,吃饭的时候还给他往上带功了。我问他为什么没有跟着师父学,他说师父口气太大了如何如何,并推荐给我两本佛教的书看,也是当时很有名气的人物写的,并用他的功能给我看了说,我修的很高了,已经到了哪里等等,要收我当徒弟,说别人求他收他还不同意呢,让我考虑。当时他修炼已经可以元神离体一个星期再回来。我虽然被转化了,可是当时是那种给师父解身上的锁的认识,心里并没有离开大法,所以没同意。

把佛教的书拿回家看,一翻开书看就头疼,我知道不好,就还给他了。

没几年他就不行了,脑溢血后遗症。我知道后,就让他听师父讲法、看法轮大法的书。无奈,他总是被旧的观念挡着,冲破不了,现在基本上是瘫在床上了。

我说这件事情,就是想和大法同修们说,佛教中的法太小了,而且现在佛教中很乱,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点点滴滴中就会给自己带来很多的负面的东西,很严肃,一定要小心啊。毁人就是在不经意中。

我不会写文章,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