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救人不停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我是一个双目失明的大法弟子,今天我请同修代笔,将我的修炼心得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進行交流。

一、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二零零五年,我因在家附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邻居诬告。我家被非法抄家,我被关押至洗脑班。我悟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我绝不承认,不会让它们的阴谋得逞。

师尊告诉我们:“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这才是修炼,这样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炼人不执著世间所有的一切。”(《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坚定一念:不配合邪恶,不出卖同修,正念出去救人。

别人出操我就炼功,心里常念师尊《洪吟二》〈怕啥〉那段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没有了怕,正念也就强了。一有机会我就给帮教讲真相,他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只是表面应付一下。不论怎样伪装自己,逼迫我们“转化”,我不为所动,只是发正念清理恶人背后的邪恶生命。

十天后,恶警告诉我们要想出去,必须说诽谤大法的话和写“保证书”。我告诉他们,我要出去,也没有什么保证。我加强了发正念的密度,他们没办法,就在写好的“保证书”上,拉着我的手按下手印,我当即声明你们强迫的不好使,不算数。

恶警为了监视我和谁来往,妄图过几天再把我送看守所,就先放我回家了。并欺骗我丈夫说,拿点钱顶一下,会没事的。我识破了他们的诡计,劝丈夫不要听他们的,不要配合。我离开了家,几天后,恶警又到处找我,没找到。

通过不断学法,清除了很多怕心,比如怕回家让那个邻居看见,再诬告我。学法后悟到,我要堂堂正正的修炼,我为什么怕那邪恶呢?如果再遇上诬告我的邻居,我就给她讲真相,师父会加持我的,正念一出,决定回家。

同时对街道书记与派出所的一些恶人在网上曝光了他们抄家的犯罪事实,我每天增加了学法发正念的时间。过了一段时间,街道找到我丈夫说:“把她交出去,把案结了,否则不给办低保。”还让我在网上对她们的曝光撤了。我让丈夫转告她,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宪法也有信仰自由,何罪之有。抓我去洗脑班是执法者在犯罪,我有什么“案”可结的。给你们曝光,其实也是对你们负责。提醒你们给自己留条后路。即使我不曝光,神一样记录你的每一次罪过。我声明撤掉了也没用,唯一的办法只有通过你再为大法或大法弟子做了有益的事来冲减其罪过。用权力压我是迫害。

过了几天,街道书记叩门,她通报了姓名,我想既然知道我家中有人,就让她進来吧!同时发正念:请师尊加持,让她快走,解体控制她的乱鬼和邪恶因素。進门后她问:你还学吗?我告诉她:“还学。”给她讲了我学大法后的转变,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就匆匆的走了。以后又来过两次,每次我都是发正念,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坐一会儿就走了。我还用善念给书记写了劝善信,让我丈夫给她,她已不在街道了。我想她会得救的。

今年四月,新任的书记又来我家,我没有怕心,用正念让她们快走,开门后也没有坐下,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说:“看看你还学吗?”我说:“学呀。”她看着录音机说:“就用录音机吗?”我说:“是”他们说:“没什么事,就看看你。”说完就走了。

通过排除多次的这种干扰,我更加体悟到:多学法遇事不忘正念正行,就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让干扰者多了解真相,很多常人认为的不可能而变为可能,后来的几件小事也都体现出正念的奇妙。

二、讲真相,救众生

我利用一切可遇到的机会讲真相,跟别人买菜时,坐车时、邻居串门时,亲属朋友聚会时,我都不错过。一次买衣服没相中,我就把真相资料放在衣服里。还有一次洗澡时给人讲真相,别人说:“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街道办的。”我没有害怕,说:“我是为她好。”对方并没有显示出恶意。

一次我外出办事,刚巧过来两个人,打听一位我熟悉的人住在哪里。我告诉他后就匆匆离开了。他们走后我觉得这两个人为什么问我,我突然想到师尊说的:“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我很后悔,错过一次救人的机会,提醒自己不要再错过任何机会。

几天后,我接到父亲病危的电话,我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后心里很急,也很伤感,怕见不到父亲了。我上车后马上意识到:这个司机让我遇上了,可能是来听真相的,我不是常人,不能让常人心情影响我。我稳定了一下情绪,不再想父亲现在的状态,并发出一念:救救司机,清理他身后影响他听真相的一切邪恶。我问他:“是党员吗?”他说“不是”,我就给他讲真相,最后他明白过来了,说他是党员,并表示愿意退出邪党。到了医院后他说:“不收你的车费了。”我照付了车费。看到父亲安详的走了。别人在痛哭,我好象被刚刚救过一个生命而冲淡了所有的悲伤。

在守灵期间,我表面上圆容着常人状态,心里在想着这也是一次救人的机会,我还要给亲友讲真相救人。经过讲真相,其中有两名亲属退出了邪党,一些邻居,朋友了解了真相。

总之,十几年的修炼,在师父的加持下,克服了种种的不便,用正信坚定的走修炼的路。用善念和解了家庭矛盾,我以最低的生活标准和爱心感动了丈夫。用百折不挠的耐心劝亲属“三退”,用救人的慈悲心态讲真相,由于我行动不便,很多想做的而没有做成。比如進京上访和发资料,没人领我不行,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可我想做啊!

我虽然眼睛看不见,可我能及时的听到师尊的声音,及时听到《周刊》中同修的交流,我也感谢同修们和那些善良人们的帮助,每次想外出办事,没人领路时,师尊就会安排邻居约我出去。我虽眼不明而心明,我今生有缘得大法是最幸福的人,我愿与同修一起跟随师尊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