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做好自己该做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得法那年才二十二岁,至今十五年过去了。一九九九年之后我遭到了很严重的迫害,一直到二零零五年左右,情况才有了变化。

做好三件事

在这期间我离婚了。尽管自己那时带着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现在女儿已经九岁),工作又处于极其不稳定状态,但是由于我是修炼人,我的心态还是比较好,未受这些事情的干扰。工作少时,我就在家里集中学法。能静下心来学法,心里感觉很幸福。除了读《转法轮》外,师父所有的海外讲法我已经读了十几遍,或者更多次了。反复读师父的讲法,渐渐的将我几年来遭受迫害所造成的那种莫名的压抑感一扫而光,我觉得自己逐渐地清朗起来。讲真相时的心情和状态随之就不一样了。以前就是想把大法的美好、把中共谎言的荒谬告诉别人,也不太注意场合,不去想他们当时是否能够理解,不去想效果如何。虽然不是说白讲了,但是相比之下现在做得更理智和智慧,效果自然就好多了。

我想我们讲的“法轮大法好”是想向世人传递大法的善良、慈悲的内涵,而不单纯只是一个概念。那么我们如何能够达到这个目地,就和我们修炼的状态息息相关了。我体悟到的是,我们和常人接触时如果经常是考虑他人的,就是师父所讲的“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转法轮》),那么我们在传达给这些信息的时候对方就比较容易接受。回头看看自己讲真相做的比较有效果的就是我教过的几个学生,不仅都给他们劝退了,有的还看了《转法轮》。那段时间我的心态比较好。有一次我问他们各自的梦想是什么,他们都说了,我问他们:你们知道老师的梦想是什么吗?没想到他们几乎一齐表达了相同的意思“老师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幸福”,我当时就觉得,他们能这样回答,是因为他们平时就很准确地接收到了我想要表达的信息。正因为如此,我平时讲真相时他们都愿意听。

这是我的状态比较好的时候的效果。当然也不是每次都能做到这样,就是努力达到更好吧。

随着学法我越来越清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常人中应该是什么角色。根据我自己的实际情况。我想:我就抓住这几点下功夫,即:做好三件事,干好工作,带好孩子。师父讲:“实际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经和修炼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对自己的放松,实际上就是对修炼的放松。”(《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就是努力做到在做三件事,在做常人中的事的时候保持修炼人的思维和行为状态,而不是常人的那种状态。

虽然经济不宽裕,但是我早就购买了做资料必须的简单设备。上网、刻盘、做书,我做的还比较早。没有人教,自己琢磨琢磨就会了,还能帮别人处理一些简单的技术问题。但是这些也是需要花功夫的。我平时就没有时间出去玩,没有时间带孩子去学各种课后班。就是同修到了我家除了谈三件事,其它的事情都不谈,基本上就是琢磨如何做好资料这些事。

除了资料点之外,我还参加了一个讲真相项目。这个项目需要花很多时间,即使有再多时间好象都不够用,而且又累脑又劳身,但的确很重要,而且有能力参与的人很少。我觉得我有这个能力应该做,可是又真的很累。有时候就会觉得很委屈,自己单身带着孩子,三件事我都得做好,并且要做的事又这么多,上班时工作还得做好,压力怎么这么大呢。这时就会很消极了,就是耍赖了,什么也不想干了,还会埋怨师父对我们要求太高,甚至还流过泪。这些念头一出来,马上就影响做事的速度和效果,陷入消极的状态。我想这个时候就是没有正念了。怎么办?于是我就加强学法,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包括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一看到师父,心里就好受起来了,而且师父会给我往下消这些不好的物质,这样就又恢复正常的积极的状态。这种情况最近反复出现几次了。

我想自己已经体会到了“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的难度。我唯一的战胜自己的这种消极情绪的办法就是多学法,并且一有这种消极情绪马上就要学法,不能让这种消极情绪蔓延,它不属于我们的正确状态,不能让它存在,这样我才能做好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在和同修们的配合上,我周围的同修还是比较默契的。可能大陆的同修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大家互相之间都多了一份理解,并且也深深的知道救度众生这件事是大家共同努力才能做的好的。所以大家都是很理解,很友好的在互相配合,互相鼓励提高。很少去指责谁谁应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也没有人去看别人。大家基本上就是努力创造学法环境,积极参加集体学法,谁有想做资料的想法,有打真相电话的想法了,马上有同修就帮忙给准备好。都是从学法当中达到了那个境界后再去做事,这样就比较稳。几年过来了,没有出现过因为做真相的事被迫害过的,相反的大家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等等,都越来越往好的方向发展。所以要想做好三件事最根本的就是学法了。

做好工作

除了做好三件事,我还很注意工作上的修炼。在去新的单位之前,我就发正念:让这几千人的地方能够得到大法的救度,清除旧势力对众生的迫害,希望这里的众生能因为我的存在而得到救度。有着这样的责任感,我平时很注意自己的言行。因为我修炼的时间长,学法学得多些,法自然就溶在心中了,所以平时和同事相处时基本都能保持一颗比较祥和的心态。同事都很信任我,愿意和我合作,和我交流,有的年纪比我大的都喜欢叫我“姐姐”,我也就抓住适当的机会讲真相,劝“三退”等。我在工作上从不糊弄,领导交给的任务我都会很认真的完成。领导也信任我,经常会让我办一些本职工作以外的事,我也不计较报酬,很认真的帮他去做。因为我还要照顾孩子,所以领导倒也不过份的给我额外任务,有时孩子有事需要我请假,领导都会很痛快的允许,还给我的女儿提供一些参加有意义的活动的机会。当然工作中也有不顺心的时候,一旦出现我就马上找自己,是自己不好的心引起的就赶紧去掉这颗心;不是自己的原因,我就当它是消业,尽量做到一笑了之,也就过去了。这样我在单位的环境就能够比较稳,生活上多了一份保障,也有利于做好三件事。

带好小弟子

我对女儿在学习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只要她认真做事,多动脑筋,平时多学法,读大法的资料,自己也经常带她学法。我还组织小弟子们经常在一起学法。她知道修炼是好的,将来要和我一起跟师父回天上去。她在班级还能给同学讲真相,劝同学退队。

我经常把她看作是自己的镜子,每当看到她身上有什么毛病时,我都要看看自己是不是也有这个毛病,然后跟她讲,告诉她我们一起改掉。

她的爸爸在她小的时候基本没有关心过她,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逼我和他离了婚。我想女儿是个小弟子,平时也应该是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所以我从来都是告诉她要看到别人的优点,包括她爸爸。告诉她,她爸爸在他能够想到和做到的范围内已经对她很好了,很爱她了。这样,孩子也很理解他的爸爸,对她爸爸很善,经常关心他。看来她爸爸对此也很感动,对她越来越关心了。孩子还劝她爸爸修炼,给他写邮件时还会写上她自己背下来的《洪吟》中的诗。为此她爸爸又是感动不已。我希望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能够做更多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

我对小孩子的关注没有局限在女儿一个人身上。虽然我生活条件并不好,生活压力也不轻,但是仍然努力给小弟子们创造在一起学法、交流的环境。小弟子们曾经在我家里学法,学传统文化,一起炼功。家长们都很喜欢这样的环境。但是我后来忙了起来,又搬了家,没有坚持下来,很可惜。我倒是希望有这样能力和时间的同修能够做好这方面的事。我们的小同修的修炼状况也不容忽视啊,尤其是现在大陆的这种恶劣环境下,对他们的修炼的考验是很严厉的,他们自己很难把握自己。我们应该努力给小弟子们开辟出一片天地来。

以上就是我修炼的点滴体会,都是在学法中,在实修中体悟出来的。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一下,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