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挖出共产党的根(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接前文)

二、光照帮的堕落

光照帮的政治纲领是废除人类的文明,建立一个没有人权和道德的独裁政权。从光照帮被没收的信件和文件中发现,光照帮从帮主开始都非常败坏,似乎是级别越高越堕落(共产党也是如此),这对光照帮来说是自然的,因为其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败坏人类。

1、光照帮的堕落和败坏

先说说光照帮的核心领导机构“最高委员会”的成员。在被政府没收的一封信中,魏萨普(1782年6月)向其心腹华克抱怨说,“最高委员会”是由一群无道德的人、嫖客、撒谎者、债务缠身的人、吹牛者、自负的笨蛋组成……这些“最高委员会”成员们的所作所为:一个会员成天缠着另一个会员的妻子;一个会员要强奸另一名会员的妹妹时,她丈夫回来了……。[20]

魏萨普抱怨手下的人,那他本人如何呢?从被没收的信件中发现,1783年,魏萨普勾引其兄弟的寡妇导致她怀孕[21],魏萨普害怕事情败露损了自己名声,就想办法堕胎(魏萨普是教会大学的教授,这种乱伦是大丑闻,而且教会是禁止堕胎的),没有成功,于是又央求一名手下想办法把她杀掉灭口,但又没有成功。

除了男会员之外,光照帮还秘密招收女会员,说让她们有“解放的感觉”,并且把女会员分为相互独立、相互不知道的两类,一部份为淑女(virtuous woman)组成,可以给光照帮带来让人尊敬的气氛(即起“羊皮”的作用);另一类由轻浮的女人(light woman)组成,目的是用来帮助满足帮内兄弟们对快乐的嗜好[22]。光照帮一直用金钱和性贿赂有地位的人,然后敲诈、威胁从而迫使他们就范,受光照帮的控制。光照帮是近代妇女解放运动、性解放的重要幕后黑手,其目的是要摧毁家庭,败坏人类道德和价值观(光照帮的政治纲领之一,见前面)。

这么一个流氓黑帮创立了共产党,共产党的腐败是有源头的。苏共垮台后,人们从解密的文件中发现,列宁死于梅毒。尽管有妻子加上两个情妇,列宁仍然经常出入巴黎妓院,于1902年染上了梅毒。列宁还是德国间谍,是个性虐待狂和吸毒成瘾者。现在中共的堕落和腐败完全失去了控制,希望共产党整治腐败只能是自欺欺人。

2、光照帮帮主魏萨普是魔教信徒

一些研究者相信,魏萨普曾经在法国接触了魔教[6]。1778年3月,魏萨普在给心腹华克(Zwack,后来被政府抄家的高级会员)的信中描述他施的魔法,说:“我已经驱除了妖精;我已经招来了鬼;……”[23]。这表明,魏萨普确实是魔教信徒。

在巴伐利亚政府没收的物件中,一些就是用于施魔法的。马克思在大学时代也加入了魔教。列宁也是魔教信徒[6]。这说明,中共起源于魔教,又大大地加强了魔性。

三、光照帮继续活动

没有人怀疑光照帮的政治纲领。巴伐利亚政府发现了光照帮的阴谋后,于1786年下令取缔光照帮;1787年巴伐利亚政府下达了更加严厉的镇压命令。在这期间,已逃离巴伐利亚的魏萨普对手下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要使整个德国相信,光照帮已经不存在了,会员都脱离出去了[6]。于是出现了传言,说光照帮已经不存在了。魏萨普本人为了挽救面子也发表所谓的道歉信,仍然说光照帮是为了人类的幸福等等,以继续欺骗各界。其实魏萨普在成立光照帮之前花了五年的时间做了周密的筹划,早就作了被发现的最坏打算。他在给手下的信中明确地说:我考虑了一切情况,早就做了准备和应急计划。如果有一天我们的组织被毁了,我会在一年时间内就可以完全恢复,甚至比以前更好[6]。他不仅这么说,也是这样做的。在这期间魏萨普做了战略改变,光照帮又开始发展了,并且在1786年与堕落、邪恶的法兰克主义结盟[注],利用法兰克主义者的广泛人脉更隐蔽、更深地渗透到更多国家,败坏人类……巴伐利亚政府根本无法铲除光照帮。

众多的事实也表明,光照帮只是在巴伐利亚受到了短暂的挫折。当时的德国没有统一,有许多相互独立的王国(有点象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的各个诸侯国),最强大的是普鲁士王国。1786年加冕为普鲁士国王的腓特烈威廉二世(Frederick William II of Prussia,1744-1797),在做王子时在柏林加入了光照帮[24],光照帮渗透的程度可见一斑。巴伐利亚的镇压限于巴伐利亚境内。1786年8月,魏萨普去维也纳的时候,还会见了光照帮在维也纳的负责人。

巴伐利亚也向其他王国发出了警告,但是其他王国或政府不予理睬,这有多种原因,其中包括人们不太相信这么邪恶的庞大计划(邪恶程度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人们反而难以相信了),光照帮许多会员占据政府中重要位置,还有宗教原因等等。巴伐利亚领导人力主镇压,但在他1799年去世后,巴伐利亚对光照帮的镇压差不多也就结束了,而光照帮帮主魏萨普活到了1830年。

巴伐利亚政府镇压光照帮后,魏萨普先跑到了雷根斯堡(Regensburg),后又去了维也纳、瑞士,然后又跑回德国。位于巴伐利亚北边的Saxe-Gotha公爵(Duke of Saxe-Gotha)本人也是光照帮会员,给帮主魏萨普提供终生庇护。魏萨普一直继续积极活动,直到1830年死亡。

现在发现的史料足以证明光照帮继续存在。例如:

1、在巴伐利亚当局没收的光照帮原始通信记录中发现,在巴伐利亚的镇压之前,光照帮已经快有三千名会员。会员没有社会下层的人,大多是社会上层人物,例如,德国著名诗人、剧作家歌德也是其会员,甚至还有德国的几个王子。除了分布在德国各个王国之内,光照帮还渗透到奥地利,法国,荷兰,英国,比利时,意大利,瑞士,匈牙利,俄罗斯,甚至美国等等。光照帮主要在巴伐利亚受到短暂的打击,在德国的其他地区和其他国家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2、光照帮在巴伐利亚被镇压后,活动变得更加隐蔽了。资料显示,光照帮在巴伐利亚之外的其他地区仍然非常活跃。例如,1794年,德国的共济会领袖布伦威克公爵(Duke of Brunswick, Grand Master of German Freemasonry)发表了一项著名的声明:由于共济会被光照帮渗透颠覆了,决定暂时解散共济会。这个决定显然没有取得什么显著效果。1810年,德国美因兹(Mainz)警察局的一位专员(Francois Charles de Berckheim)开始注意到了光照帮的活动,经过调查他发现,光照帮在全欧洲都有会员。1813年元月16日,他在给上司的报告中写到:在海德堡有大批的光照帮会员……[25]。

3、1785年,光照帮在纽约成立了美国的第一个秘密会所;1786年,在弗吉尼亚州成立了美国的第二个秘密会所。1798年9月,当时的美国总统华盛顿在给一位牧师的回信中承认了光照帮已经到达了美国。

4、1798年5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一位牧师在布道中说:(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只不过是光照帮秘密系统的公开展现,光照帮已经在美国建立了分支(branches);1798年7月19日,美国哈佛大学校长(David Pappin)发出警告,担心光照帮对美国政治和宗教的影响; 随后不久,耶鲁大学校长(Timothy Dwight)发表了类似的警告;1812年7月4日,哈佛大学校长(Rev. Joseph Willard)说,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光照帮已经在美国成立了一些秘密社团[6]。

5、1797年,法国的一位天主教耶稣会会士Abbe Barruel,研究了光照帮被没收的秘密文件后,出版了一个关于雅各宾历史的系列书籍(Memoirs Illustrating the History of Jacobinism),描述了光照帮和雅各宾之间不可分割的关系。苏格兰爱丁堡皇家学会总书记、爱丁堡大学自然哲学教授约翰•儒比逊(John Robison),是当时有名的科学家(是报警器(siren)的发明者),曾经和发明蒸汽机的瓦特合作。他本人是共济会的高级会员,和光照帮有直接接触。他于1798年写了一本书(Proofs of a Conspiracy),把光照帮的阴谋揭露了出来。这两位作者相互独立,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得出了相同的结论。1802年,曾经担任美国新罕布什尔州(New Hampshire)的州参议员Seth Payson出了一本书(Proof of the Illuminati),证实了前面两位作者的结论。

这些表明,光照帮在欧洲和美国一直活跃,拥有众多秘密会员。

四、雅各宾俱乐部和空想共产主义

1789年开始的法国大革命不是自发的事件,而是由光照帮秘密策划的。光照帮“看中”法国的一个客观原因,是当时的法国由于受启蒙运动的影响出现了广泛的反宗教情绪和反皇室的情绪,从而策划了震惊世界的法国大革命。背后有许多不为我们中国人所知的事件[26]。该事件本身的描述超出了本文的范围。

1、雅各宾俱乐部是光照帮创立和控制的

光照帮的法国会员米拉波(Count Honore Gabriel Mirabeau,1754-1792)被魏萨普委以重任:要他把光照帮带入法国,在法国发展。之后,光照帮通过被其控制的法国“大东方共济会”(The Grand Orient of France,法国的共济总会)创立了雅各宾俱乐部(Jacobin Club),所以魏萨普又被称为是“雅克宾的教主”(Patriarch of the Jacobins)[27]。雅克宾的历史是光照帮历史的一部份[28]。在法国大革命开始的时候,法国有282个共济会会所,其中266个被光照帮控制[29]。在法国大革命时活跃的许多人都是光照帮会员[30],而其中许多重要人物都是由米拉波发展加入光照帮的。马克思称米拉波为“革命的雄狮”。米拉波道德非常败坏、堕落,他曾经为了从他父亲那里弄点钱帮他父亲和他母亲离婚,随后为了从他母亲那里弄点钱又帮他母亲反对他父亲。被光照帮控制的“大东方共济会”,是连接法国大革命时的激进分子和在德国的魏萨普之间的关键中介。

雅各宾领袖罗伯斯比尔(Maximillien Robespierre,1758-1794)是光照帮会员。魏萨普曾经在法国学习时认识他的,后来任命他为雅各宾领袖。在雅各宾的恐怖专政时期(Reign of Terror),颠倒黑白,把血腥恐怖作为“正义”(Terror as Justice),滥杀无辜,抢劫钱财。雅各宾尤其仇视有才学的人(苏联和毛泽东也一样:知识越多越反动),其恐怖专政杀害了30万人[31]。魏萨普告诉手下说:“你必须干掉那些你说服不了的人!”[32]这是共产党对待异己的一贯政策。

许多人只知道1871年成立的“巴黎公社”,其实在雅各宾的恐怖专政时期就成立了“巴黎公社”(1871年成立的“巴黎公社”只是个翻版),当时巴黎公社的领导层中有288个光照帮会员[33]。1793年3月,光照帮还在德国成立了短命的“美因兹公社”(Commune of Mainz)[34]。因为光照帮(共产党)极其仇恨宗教,巴黎公社把妓女放在神坛上来羞辱牧师。

列宁很崇拜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派。列宁宣称自己是雅各宾派,布尔什维克就是现代的雅各宾。1918年,列宁亲自定制了雅各宾领袖罗伯斯比尔的石像供奉在克里姆林宫里。列宁主义是雅各宾专政的延续。布尔什维克派中普遍欣赏法国大革命中雅各宾派的血腥思想,认为对革命的敌人实行极刑和剥夺,是人民神圣的权力。列宁反复强调“布尔什维克就是俄国的雅各宾派”。这不是偶然的,因为雅各宾和共产党都是光照帮创立的。

2、巴贝夫和共产主义

1794年7月27日,罗伯斯比尔和其主要支持者上了断头台,从而结束了雅各宾的恐怖统治(史称“热月政变”)。但是,另一名光照帮会员走上了前台,这就是巴贝夫(Francois Noёl Babeyf,1760—1797,法国人。他在光照帮里的化名为“Gracchus”)。巴贝夫也是由米拉波发展加入光照帮的。

在雅各宾的恐怖专政时期,巴贝夫在巴黎公社的后勤部门工作[35]。热月政变后,巴贝夫受光照帮之命组织了一个秘密组织“平等会”,密谋夺取政权,建立劳动者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由于被人告密,他和密谋运动的其他领导人一起被当局逮捕。1797年5月27日,巴贝夫被凡多姆高等法院判处死刑。巴贝夫主张取消个人财产,土地公有,鼓动人们起来消灭私有制,建立“普遍幸福的”、“人人平等的”所谓“共产主义公社”。马克思称巴贝夫为第一个“真正能动的共产主义政党”的奠基人。

光照帮创立了巴贝夫的“空想共产主义”。巴贝夫在上断头台之前的审判中,公开承认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幕后组织(光照帮)的代理人而已。巴贝夫宣传的共产主义思想,都来源于光照帮,为后来的《共产党宣言》奠定理论基础(注:人们观察到一个现象,即在外面活跃的光照帮会员基本都是比较低级会员,最高级的那些会员躲在暗处秘密操纵前台的会员)。

3、光照帮进一步推动共产主义

在1830年光照帮帮主魏萨普死之前,在1828年,法国大革命时和巴贝夫密谋的“平等会”主要领导人之一的邦纳罗蒂(Philippe Buonarroti,1761 - 1837,意大利人),出版了《为平等而密谋》这本书,全面介绍巴贝夫的共产主义(“巴贝夫主义”),该书成为1830-40时代的那些“革命家”(包括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必读教科书。光照帮会员邦纳罗蒂是巴贝夫主义的代表人物。

几年后,从秘密组织“流亡者同盟”(the League of Outlaws,1834年在巴黎成立,由雅克宾演化而来)中激进分子分化出来的秘密组织“正义者同盟”的宗旨,就是推动巴贝夫的共产主义。正义者同盟(League of the Just,1836年成立)是光照帮的一个秘密分支组织[2;36],是“共产主义者同盟”(The Communist League)的前身,共产主义者同盟又被称为第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国际组织。这个“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根在光照帮,也就是说,共产党的根在光照帮。

另一方面,由于工业革命的发展,使得当时的社会环境和法国大革命时期已经不一样了。魏萨普说:需要让我们的原则与时俱进,然后年轻的写手们就能够在社会上传播,从而为我们的目的服务[37]。所以光照帮为了夺取政权,需要从理论上对巴贝夫主义(“空想共产主义”)进行更新,从而能够欺骗当时的人们(尤其是“工人阶级”,成了其夺取政权的工具),这个任务落到正义者同盟头上。


(待续)


[注]:法兰克(Jacob Frank, 1726-1791)是个极其败坏的宗教领袖(假弥赛亚),被犹太教开除教籍,法兰克的信徒称为法兰克主义者(Frankist)。法兰克主义(Frankism)是近代另一个极其邪恶和堕落的运动,也要摧毁所有宗教和发动世界革命,声称《圣经》中不让干的犯罪行为都可以干,包括叛教、换妻、性狂欢、乱伦……。1786年,光照帮做了一项战略决策,和法兰克主义结盟,利用法兰克主义者的人脉深入到更多国家发展,巴伐利亚政府根本无法铲除光照帮。


参考资料:

20、NW1, p141-142
21、NW2, p15
22、NW1, p142
23、William Guy Carr, Satan--Prince of the World, p52
24、MA1,p105
25、NW1, p161-170
26、NW3
27、GW,p36
28、JL,p45
29、JL,p47
30、GW,p37
31、JL,p50
32、JL,p86
33、JL,p49
34、JL,p51
35、NW3, p388
36、JL,p76
37、JL,p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