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阻碍晨炼的思想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长期以来我一直为晨炼起不来而苦恼,曾经想了很多办法,弄三、四个闹钟放在不同位置,客厅里、窗台上都有,闹铃一响要起来要去关一圈。

开始隔三差五还能起来炼几回,但每次都坚持不了几天又起不来了。特别是家里琐事一多就更起不来,后来发展到闹钟响半天都听不到,一觉天亮醒来闹钟都在身边,怎么拿过来关掉的都不记得。

相比看到同修都那么精進,我对自己的状态很着急,而且晨炼起不来要占用白天的时间炼功,总觉得做三件事的时间不够用,做了这件顾不上那件。偶尔起来炼下觉得一天都很精神、清爽、时间很充实,起不来一天都很消沉、懊悔的不行。

找自己也知道是因为自己正念不足、毅力不够不争气造成的,闹铃一响就迷迷糊糊起来关上,还觉得起猛了有点头晕,因为修炼前体质不好猛的站起来头会晕,旧观念不去所以有假相。就赶快坐下适应会,一迷糊就睡过去了,因为在这个状态里拖得时间太长了,就是不睡过去炼静功也打盹,有时炼着炼着倒下就睡。

正法進程在快速的推進,也知道每次错过的时间都不会再有,每天睡前都下好多决心,好不容易起来还要做半天思想斗争,迷迷糊糊中总有很多借口叫我倒下再睡。例如担心睡的少白天上班会困,天气冷了、热了都不愿炼,想再多睡一分钟眼睛困得睁不开这都是安逸心作怪。偶尔能坚持练几天皮肤会出现很大变化,变得细嫩有光泽,常人看见了也要说几句这几天怎么漂亮了?皮肤变好了之类的话。显示心、欢喜心不自觉就流露出来了,甚至怕引起异性注意,还有潜在很深的色欲心。

看了师父的新经文明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定要彻底突破。就求师父帮我,打坐中师父讲的法理:“过去那个古人行动非常快,日走百里;那个马日行千里,不说假话。人的思想比较单一,比较专注,做一件事情就是一条路,他一定做好。言而有信,他说做了,他就一定要给你做,这是人。”(《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打到脑中,心中豁然开朗。悟到起来再睡过去,就是因为念不纯思想业钻了空子造成的。古人思想单纯走路时就想着走路,没有私心杂念,精力集中所以真能日行百里。现在人做不到是因为脚在走路心却不知飘到哪去了,胡思乱想甚至都忘了脚下的路,精力都分散了根本不在要做的事情上。

想参加晨炼睁开眼就只能想着炼功,有这一念就够了。至于白天会不会困,皮肤会有什么变化,炼了会如何、不炼会有多大损失等等这些思想斗争,都是为私为我的因素偏离了法,是对大法的不坚信,师父早就说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北美首届法会讲法》)。转化本体也是这个功法的特点理所当然的事,没必要刻意去想,只要做到就行了,做不到什么都是空谈。一想就是在求了,求来了假设的魔障,使我精神不起来宝贵的时间就这么毫无意义的消磨掉了,因为醒来心念根本不在炼功上,而是在为自己患得患失,消减了要炼功的意志,滋养了惰性。就这一念不纯就使我屡战屡败,长期不精進。

悟到了就要马上做到,睡觉前我跟自己说“闹铃一响马上起来,就想着要炼功其它什么都不能想就要做到一念不乱”。结果早上闹铃一响,睁开眼感觉很精神没有一点困意,感觉好象根本没睡觉跟睡前一样清爽。没想到困扰几年的惰性问题就这么简单的突破了,其实是人心太多正念不纯把简单的问题变复杂了,人为的给自己设置了魔障困住了自己。

我知道有很多同修还没有加入到晨炼中来,就想把这个心路写下来共同精進。此念一出晚上就梦见旧势力把我绑架到劳教所去了,见哄骗我不管用,就拿出很多很粗的竹签要往我手指头里插。我正念很强严肃的对它们说:“不许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与将要成为新宇宙中的正神犯罪。”话一出口吓得他们赶快把竹签藏了起来。这是旧势力害怕我拿笔写出来,我也好久没写交流文章了,一想写就会冒出很多借口拿不起笔来,邪恶最怕的正是我们要做好的,这双手也不能偷懒要多写文章了。

现在悟到了就是做事正念不纯,私心杂念太多,做三件事修炼中的每一念都不能掺杂人心。越纯威力越大障碍越少,真的能做到一念不乱,无私无我任何邪恶因素都不敢阻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