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天国乐团活动同时处理好家庭关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八月才透过新唐人电视台得法的,当年九月在公园和同修炼功时,听同修们谈起组建乐团的事。因为我以前是吹竹笛的,参加过乐团,所以心里很好奇的听着。由于才刚得法,不理解为什么要成立乐团,就觉的我们是在修炼,怎么还会有闲情逸致去玩乐器呢?所以就炼我的功,不参与他们的话题。有一天在集体学法时,又有人谈起组建乐团的事,我还是闷着不说话,突然间一位同修指着别的同修一个一个问:你有没有学过什么乐器?因为修炼人不可说谎,我很不情愿的承认以前学过笛子。那同修马上就说太好了,一起加入乐团吧,我们短笛组需要会吹笛子的人。

同年十二月底乐团在巴黎集训,准备参加几天后的元旦游行。从圣诞节到过年这段时间,是西方人家人团聚和与朋友一起庆祝的日子,是西方人很重视的节庆,可是乐团却在这四五天里办集训。因为我太太没修炼,每天自己在家辛苦的照顾两岁大的孩子,知道我这几天都不会在家陪家人,她就非常的不理解怎么会在这段期间安排活动呢?所以很不高兴。集训的那几天中我每天一早偷偷摸摸的出门,练习时她就打电话来说我不顾家。回家时我更是胆胆突突胆战心惊,她就在家里等着我回来理论理论,或是向我哭诉。作为丈夫和爸爸的我,心里真的很难受,不知道怎样处理好,委屈的熬过那几天。

后来乐团陆陆续续又有好几次出国演出,得要三天两夜,甚至元旦晚上都不在家,我太太因此也开始对法轮功反感了,我怎么解释都没用,常人没法理解我们的行为。我知道我没尽到当先生和爸爸的责任,我也能体会到她自己一个人过节的心情,而她的朋友们都在庆祝新年倒数计时。无可奈何,我只能心里请师父帮忙圆容一下,我太太因为我出来参加讲真相的活动,也跟着吃苦遭罪,失去了以前和丈夫一起过周末过节的日子。

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提到:“你们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嘛,面对不修炼的家人这个问题,一直处理不好。当然还是那句话,冰冻三尺可能非一日之寒,开始没处理好积怨太深,久而久之造成了一种间隔,好象根本处理不了。这些问题会给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造成困难。是凡出现这些问题的,还是错在大法弟子,是开始没做好才使其变成这样。其实很多事情你能够协调好、安排好的话,不会耽误做大法的事情。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好,忽略了这一点。”

我就在想我错在哪?有人炼了法轮功后大家都觉的他变好了,而我是炼法轮功后让太太觉的丈夫变不好了。少了几个周末陪家人,在这一点上看起来我是真的没以前做的好。那其它时间呢?一年也不是只有几个周末而已啊,除了这几个周末外,我有因为修炼而从原本的好丈夫变成更好的丈夫吗?想了想,也没有。我求道多年一直无法有所突破,看了师父讲法录像后才发现以前许多经书中不明讲的东西,师父都用白话文讲出来了,我很珍惜这大法,可是就如《转法轮》第八讲提到的欢喜心一样,在常人社会人与人的交往中表现失常,我脑子里只想着大法,却忽略了家人,没有专心听太太讲话,没有诚意的对待家人,在敷衍,太太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她不被重视,我的心一点也没放她身上。难怪太太没有感觉到我修了法轮功而变的比以前好了。

所以我就开始注意我和太太的沟通时的心态,要多些真诚的关心,每天和家人吃饭时间多聊聊,每天拨出一些时间专门陪太太孩子,就这样这一年下来,家里的关系不再象以前那样紧张了,太太也感受到了我真的在关心她,我在改变。虽然每次提出要外出参加几天几夜的活动时,太太还是会不高兴,但是她也知道我心里很想去,所以也比较会替我想,成全我去了。我参加活动时心里也比较踏实了。

(欧洲天国乐团二零一零年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