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国乐团中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天国乐团这个项目中的修炼过程。我于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二零零六年开始参加法轮大法协会的工作。在法国我参与一些讲真相的项目和法文《大纪元时报》的广告销售。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位中国同修向我提起成立欧洲天国乐团的事情,还说已经计划好在德国举行第一次集训。当时法国共有五十多位同修参加。选择乐器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小号。我们开始学习演奏《法轮大法好》和《法鼓法号震十方》,准备在一个多月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参加我们的第一次游行。

那是我们第一次筹划游行活动,也是欧洲天国乐团第一次亮相,地点定在巴黎。我参加了整个活动的准备工作,要把来自不同国家、有着不同文化和语言的同修都组织好,压力实在太大了,当时协调人之间出现了激烈的矛盾,我也必须努力的修自己,以保证能正确对待这第一次活动。

在所参加的活动中,对我来说最具考验是二零零七年七月在哥本哈根的活动,及二零零七年八月在伦敦和爱丁堡的活动。去哥本哈根时,我们由巴黎乘坐巴士前往,那辆巴士非常小,为了让活动不超出周末的时间,我们连续乘搭了二十个小时的巴士,当天活动一结束我们就离开了。在回程途中,我又一次感到身体非常不舒服,现在回想起来,明白是师父让我在参加这些活动的过程中消业,尽快的提高。与同修的交流让我逐渐明白更多的法理,例如失与得的关系和业力的转化。在接下来的伦敦与爱丁堡的活动中,让我明白了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有耐心及要能够忍耐。

在这个活动的过程中,突发情况接连不断:游行的许可证把活动地点限制在伦敦的一个广场上;从伦敦到爱丁堡的巴士使大家分散了;在爱丁堡的住宿没有足够的房间安置所有人,大家在毫无消息的情况下等待了数小时。除此之外,我的一双新鞋让我在这三天中吃尽苦头。但是,我的心一直都能保持平静,同时我见证了正念的威力。在爱丁堡我们演奏的良好,我由衷的感到我们所做的这一切的重要性,大家作为一个整体的重要性,还有为了众生的得救而必须演奏好自己的乐器的重要性。我也悟到,因为这一次大家都承受了许多,吃了很多苦,例如住宿方面等,所以我们得到了回报:能够在众生面前发挥出了好的演奏水平。从那时起我未曾错过任何一次天国乐团的活动。

自从天国乐团第一次在巴黎的活动开始,我总是参加法国方面活动的筹划工作,无论是组织法国同修到欧洲各地或在巴黎的活动,我总能出一份力。

今天,乐团在每个国家都有当地的协调人,负责与当地的各个大法协会沟通配合,负责组织学法,提高演奏水平等,由一位总负责人负责与欧洲佛学会协调。例如法国方面有两位协调人,另一位协调人在音乐方面比我懂的多,我就让他负责组织乐团排练和参加例常会议;而我觉的在沟通方面和策划活动的交通运输方面我比较能派的上用场。这样我们各自发挥自己的长处,同时经常与对方交流讨论,但以尊重对方的责任范围为前提。在此之前,乐团第三次到巴黎活动时,我体验过独自一人组织活动,既操劳又令人焦躁,而且做事也不如大家携手并与本地大法协会合作那样有力度。

直到我们最近一次在匈牙利的游行活动,我已学到了许多,我学到了自己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大法这个群体中,及在大法的其中一个项目中的意义。大家在一起同时演奏出的是各自不同的声部,这让我明白了每一个乐器所演奏的旋律的重要性。我也明白了大家互相之间要慈悲对待的重要性,要注意互相聆听,帮助想要提高的同修提高。我理解到每一个乐器有它的圣洁的威力,理解到我作为整体的一部份的意义,从中修去名利心、争斗心、显示心与私心等。

除了我在本地参加的法文大纪元项目和神韵项目,天国乐团这个项目给予了我另一个修炼环境,四年来,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得以在这个环境中坚定自己。我感到这个整体已经成功的跨越了语言及文化上的障碍,遵循着师父的愿望及正法的路,正在充满信心的前進着。

谢谢大家的聆听,不足之处请大家指正。

衷心感谢尊敬的师父!

(欧洲天国乐团二零一零年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