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姨的眼睛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一日】修炼以来,我的生命中有很多令人感动的宝贵记忆,我想把这些记录下来,让更多人看到我们作为法轮功修炼人是多么的荣耀。苦难中,我们与真理同在不觉苦。

2008年,我和几个同龄的同修住在一个阴暗,潮湿的房子里,类似于南方的煤房。那里几乎终年不见太阳,一進房间就得开灯,房顶装的是老式的灯泡,光是昏黄的。门是烂的,窗户也是烂的,积了一层厚厚的油污。直通房间的露天杂房里除了一大堆旧家具,还有房东为他家老人准备的一口棺材。我们就是在那样的房子里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我们折叠了无数份真相资料,也复写了许多真相信。有一天,来了一对老年夫妇,朋友请他们進来。昏暗的灯光下,我看见那位阿姨的眼睛特别明亮,她好象眼里还闪烁着泪花。相识许久之后的一天,他们告诉我,第一次见我们几个小姑娘住在这样的地方,感到很心酸。

那时,我才刚刚走進大法,除了觉得长时间吃不到肉,我的身体难受之外,我没有觉得苦。不久后,朋友都搬走了,只剩我一个人住。邪恶的人构陷我们。一天晚上,两个男人凶狠的砸我的房门。我被吓的只知道跪在地上求师父相救。等他们转身一走,我赶紧抱起一箱子大法书离开了住处。

那是初冬的夜晚,下着小雨,我冷的瑟瑟发抖。月姨家在一个小区,我只去过一次。凭着记忆,我找到了那个小区,在几排房子间,我惊恐的呼唤着月姨的名字。不久,月姨从铁门里探出头来,招呼我進去。我紧紧的抱着大法书,颤抖着冰冷的身子,眼泪几欲夺眶而出。月姨家的灯光不比我那儿明亮。我却能感受到月姨的眼睛,象春的温暖能瞬间融化冬的冰霜。她怜爱的看着我,叫我不要害怕。

那天晚上,他们夫妇俩连夜冒着小雨将我的行李从住处搬出来。他们做起事情来没有声音,很安静。我紧紧的跟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一高一矮的背影,深深的感到,这是只有真正的大法修炼者才有的镇定和平静。那时,我并不知道,月姨刚刚结束了7年的非法劳教,回家仅两个月。

我明白大法真相太晚了,只是从大法弟子散发的真相光盘上知道了1999年在中国由执政者制造的罪恶事件,这是针对一群中国最善良的人发起的。我也知道了在谎言的掩盖下,真正的大法弟子是怎样走出来,走上天安门去讨还公道,唤醒世人的良知。也许,我所知道的再多都太少。因为还有很多人没有回来过,他们的故事几人知晓?

月姨一家就是见证了这一切的活证人。他们本来有着一份令许多人都羡慕的工作,大法蒙冤时,他们坐不住了。他们不仅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拿出来分给想上访但没有钱的同修,也揣着最后的一点钱,带着年幼的孩子走上了天安门。

月姨的个头大概只有155公分,她和许多同修在广场上,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来暴力制止她的是一个180公分左右的巡警,一个北方小伙子。月姨毫不畏惧,她踮起脚来,拽着小伙子的衣领义正辞严的对他说:“这里是天安门,是中国文明的象征,你们是中国人民的保卫者,你们为什么不听听百姓的呼声?还在这里抓人打人,你们把我们中国人的脸丢尽了!”

邪恶之徒不敢对月姨动粗。但她的丈夫却被打的昏死过去。

月姨刚上初中的儿子也被抓起来吊在窗户上,遭受鞭打。

至此,他们一家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流落。

当月姨看到我许多地方不是修炼人的样子,她就经常和我说起她见过的大法弟子,当年从全国各地聚集到北京上访的日子。不分等级,不分贫富,也没有年龄之分,他们的心溶在一起,只是要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他们真的就是走过的地方不留下一片纸屑。出钱出力争着多付出,对待身边的人无私无我。形势很紧的时候,他们几十号人挤在一个小房子里睡,排的齐齐整整的。没人吵,没人闹。每天吃的是馒头和酸菜,一麻袋一麻袋的买。连警察都佩服,说:“这才是真正的炼功人!”

在黑窝里,月姨被迫做奴工,冬天,手冻得指甲和肉都分离了,往外不断的淌脓水。洗澡用的水是结了冰的,要想办法砸烂冰面;吃的饭是牲畜都不吃的菜,汤下面还沉着土,有的浮着虫子。

每每月姨说起这些眼角都湿润了。

大法弟子承受的何止是这些呢?

我看过月姨十年前的照片,短短的浓密卷发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身着一袭束腰的长风衣,俨然一副事业有成的女强人的形像。多年的坎坷,月姨还是这么能干,只是脸上多了很多不可言喻的岁月的痕迹。她打算去摆小食摊,改变一下拮据的生活。可我发现月姨没有一身象样的衣服,都是七八年前的,裤子还被老鼠咬出了洞,她也照穿。我就给她买了两条裤子,别的同修知道后也给她送来了一些衣服。

一年后,我遭到了迫害,被关押在拘留所。期间,我以前的朋友企图来游说我放弃修炼,说我们犯了政府的大忌。他们其中有一个男孩,与我同时得法,但在恐怖的形势下不敢坚持,我把他唤到跟前,高声的说:“你知道吗?‘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师父经文《问候》)。我们所做的,就是你们要的。”

月姨也来看我,隔着厚厚的玻璃,我看着月姨明亮的眼睛,象有一个世界那么深远,象水晶那么透亮,又象一面镜子把我照的一览无余,使我没有一丝掩饰之念。我忍住哽在喉间的哭声,轻轻的对月姨说:“姨,对不起,我没有做好。”

月姨曾对我说:“我珍惜你,好比珍惜我的孩子,是因为你是大法弟子。我在尽我修炼人的责任,师父不放弃你,我就不放弃你。”

这是我们多么伟大的同修,每每想到此时,我都感动的想要落泪。修炼前我是多么的败坏,我改变了从前的生活方式,可在我的工作生活中,我感到修炼是那么艰难。因为时时处处都存在着诱惑,和我意识不到的弱点。当我要随着世俗下滑时,这些老同修就会找到我,催促我上進,竭尽所能的关心我。

每次去月姨家,她都做几样拿手的好菜,哪怕是在她一家人困难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她都要把能拿出来的最好的菜呈给客人。当我美滋滋的享受着月姨夹给我的菜时,我并不知道,她和丈夫都舍不得吃桌上的菜,多少时候,他们背着我和他们的孩子吃剩菜残羹。

甚至,在我被迫害出来后,月姨听说我想吃点荤,就不辞辛苦的给我送来,中途被车压了,她崴着脚爬上了7层楼,硬是给我送来了。

月姨不是对我一个人这样,她对别人都是这样的,还有好多的事例无法一一列举。真的是能把他人装在心里。有时想想自己,真是惭愧至极。在这样邪恶的迫害中,还在处处想着别人,这是怎样的境界啊!

这就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