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一位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与妻子因坚定修炼法轮功,遭到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被非法劳教、判刑、遭酷刑折磨,他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期间,妻子被警察活活打死。以下是他自述多年来遭中共迫害的悲惨经历。

我和妻子是在一九九四年、一九九五年相继走入修炼的。我们是在炼功点相识后组成家庭,一九九八年有了可爱的女儿。因我修炼后的身心变化,母亲和哥哥也开始修炼。

当我们一家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教导做好人,健康、乐观、对生活充满希望时,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灾难降临了:中共操控的媒体对大法和师父造谣诬陷,本市部份法轮功学员被捕、监视居住。七月二十二日,我和妻子去市政府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武警身着迷彩服、手持警棍、荷枪实弹的将所有上访学员围住,用大卡车将我们拉往郊外暑期闲置的一所小学。一工作人员问我你们炼功是怎么回事?我就当场炼了几套功法,他们看到舒缓的功法动作,说:这也没什么呀?也不动武。

一家被监禁于废弃单位宿舍

自此回家后,我们被监听监控,派出所、街道、邻居、团委、教育局、市委的人员,不分昼夜骚扰不断。只要接电话,就是一顿吼骂,半夜三更砸门敲窗,孩子时常被惊醒,落下毛病:一听到敲门就哭个不停。九月,因我们夫妻坚守信仰,龙沙乡派出所副所长刘长青将我们夫妻带到派出所,他给龙沙区六、一零主任王臣打电话,王臣又给我单位打电话,我们一家三口被劫持到单位废弃残破、无取暖设备、无热水供应、无人居住的单身宿舍,被非法监禁,家被翻抄。当时孩子十个月,妻子上火没奶,只好将方便面捏碎喂孩子。每天有四个恶党人员对我们寸步不离,还派人天天轮番来“劝”我们写不修炼保证,我们就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非法监禁的两个多月里,时常没有饭吃,我们只好饿着,孩子饿急了抓起冷馒头就啃。九九年十月二日晚,龙沙乡派出所副所长刘长青和所长闯入单位宿舍,将我带上警车。

日无宁日

警察刘长青等将我带到龙沙分局,被按手押、取指纹、登记。晚上七点多,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我非法劫持到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我被关押在二十五房,一个警察用大棍子敲桌子大吼:到底还炼不炼了?随后法轮功学员高德勇、刘晶明、孙志军、黄国东相继被关押到看守所。十一月,警察又到单位宿舍,不顾孩子的哭喊,硬是将紧紧搂着妈妈脖子不放的孩子扯下来,将妻子也送到了看守所。我们吃的是发霉的苞米面窝头,窝头里碎玻璃、炉灰、小虫、木头渣子什么都有,菜汤比刷锅水还黑,无菜叶、土豆带皮,碗底沉淀厚厚的沙尘。四十六天后我被单位接回。在三河敬老院,我妻子与史秀梅、黄以成等十几位男女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个房间里监禁,窗户糊着纸,有监控,严密封锁。龙沙分局的王科长以种种卑鄙手段侮辱殴打他们:蹶着、劈胯、毒打。又将妻子、杨红、沈子力关押到第二看守所,十五天后妻子回到家中。

我们一家刚刚回到母亲家的第二天,铁南派出所警察从邻居家翻墙跳入院内,突然闯入室内看我们在干啥,而且不让我们三口住在他们管区。无奈,我们又搬回自己家住。二零零零年三月,市委李秘书到家来探听,问妻子去不去北京上访,妻子没有搭理他。他前脚走,随后刘长青硬是将我们三口带到派出所,孩子吓得大哭。妻子又被拘留十六天。二零零零年六月,龙沙区六一零主任王臣来电话逼我们写保证,不写就教养。妻子与另一学员辗转去北京上访,三天回来后,刘长青将我们三口又带到派出所,孩子惊恐不安的哭个不停。妻子被戴铐子,上大挂,上抻刑。被非法劳教,送往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父女天安门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抱着孩子与哥哥嫂子等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下火车直奔金水桥。我背着两周岁的孩子将条幅打开,高喊“法轮大法好!”便衣冲上来连推带搡将我们弄上依维柯。小个子警察打田雷、赵传芳,把警棍打弯了,我上前阻拦,警察冲我吼骂:“你装,一会儿看着。”一会儿车里就装满了各地上访的学员,照像的学员相机被没收,我将另一条幅在车窗上展开,又被拽走了。下车刚一进天安门派出所的铁门,便被仪器检查,见卫生间和走廊有血迹,一警察在擦地上的血。我们被隔离独自一室,登记哪里来的,天安门广场打人那个小个子警察怒气冲冲奔我而来,用膝盖猛顶我的胸口,我疼的一弯腰,后背的孩子大哭,其他学员喊:“警察打人了。”背孩子的带子松了,小个子把孩子拽下去,将我按倒在地上,踹、踢、踩,我起来后将孩子哄好,被送到后院车棚。那里有六七十人,有老人、有吃奶的孩子、也有被打的浑身是血的伤残学员,车棚墙上也有斑斑血迹。大家喊“法轮大法好”,背《洪吟》,一会儿,人又满了,一车一车的进出,天黑时,我被放了。

翌日,我又来到天安门,升血旗仪式刚结束,我又被弄上车,见广场一靠凳子行走的残疾学员,因无法拉条幅,他将条幅缝在衣服上,另一只手抻开条幅。我们又被关到天安门后院的车棚里,那里有一盲人学员,警察让他走,他不走,遇到人就说大法好,后来警察让我背着孩子带着盲人离开。那里每天都有几万上访者被抓,我辗转回到当地,带着孩子居无定所,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涯。

铁南派出所警察的残酷暴行

二零零一年二月,法轮功学员李兴亚、张剑、王宇东、李顺江、赵传芳和我,被铁南派出所绑架。一进屋看到糖厂小学一女学员被刑讯逼供,发出撕心裂肺的呻吟声,赵传芳被折磨的昏死过多次。一警察对我说:“你这小样的行不行啊?”将我裤子扒下,只穿内衣内裤,逼我坐在铁椅子上。铁椅子坐上有口,椅背上也有口,我与铁椅子背靠背的蹲在那里,双手反铐在铁椅子背上的窟窿里,左腿抻直拴在脚前一个凳子腿上,右脚脚尖点地,蹲不下,起不来,右脚稍稍脚跟儿落地,双肩双手就卡肉,疼痛难忍。两个警察还用电棍电我,还用手电敲击肘部麻筋,用大头针扎指甲,再将左腿松开,坐在地上,用木棍敲脸部颧骨,敲的紫黑红肿,再用木棍赶,火辣辣钻心的疼痛。这时警察要挟说:“你骂李老师说大法不好,咱就拉倒。”他们踢、踹、变着各种阴毒手段逼我骂,半夜开始直到凌晨。他们又拿来一把办公椅子,将我正在背铐铁椅子的同时,又将我双腿从办公椅下面的横乘穿过去,将双脚绑在办公椅上,再将办公椅往前一拽,我身体悬空,双臂别着,双手卡着。直到上午十点多才将我放下。我又冷又饿又痛,起来时身体麻木无知觉直摔跟头,双脚镣子沉重只能挪半步。

法轮功学员李顺江被带到三粮库附近一个没有人烟只有粮囤的地方。室内有一上下铺,双手铐在下铺上乘,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蹲不下,立不起来,用绳子将左腿抻起来,再用小铁棍在腿上敲、打、滚、赶;两天后又毒打,四天后,市、区警察都来了,将他带到鬼子楼(龙沙区刑警三中队)实施酷刑,将他吊挂,用木头方子打、吓,缓一缓再挂。偶尔能看到李顺江脸肿大变形,头戴沉重的摩托帽盔行走蹒跚。也听到铁南派出所副所长老八说李顺江绝食抗议,不说话零口供。后来,我和李顺江又被带到铁南派出所。我们双手又被反铐在铁椅子背的窟窿里,一天一夜,又用凉水泼。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我们被劫持到齐市第一看守所。李顺江双手肿大,铐子陷在肉里,往出渗黄油,狱医见状不收,警察说没事。他双臂麻木双手红肿半年之久,双臂不能抬起,手不能自理。赵传芳昏迷,狱医拒收,警察硬将他送进去,睡在光板床上。

龙沙法院造假证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二零零一年夏月,龙沙区法院将我们非法判刑,我们上诉无果。在法庭上,法官不让我们说话,我们说大法好,他们说不用说好。庭审笔录都是复印好的,不签字,造假证。孩子姥姥抱着孩子匆匆见我一面,孩子举着苹果说:“爸爸吃苹果。”我哽咽着吃不下,我们又被押到第一看守所。

妻子于三月从双合劳教所回家,四月又被绑架到齐市第一看守所。一好心警察安排我在妻子监舍(五十四房)前隔着铁门说了几句话。万万没有想到那就是我和妻子最后的诀别(我在泰来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妻子于二零零七年被齐市警察活活打死)。

法轮功学员宋安宇被关押在五十五房。在警察绑架时,宋安宇情急之下跳楼腿摔骨折,警察用八号线铁丝拧巴拧巴就绑上了,铁丝露在外面。行走时坐在地上用双手撑着地挪蹭,洗澡时,刑事犯用手晃动铁丝耍弄他,宋安宇疼痛难忍,他们就哄笑。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六日,李顺江、我、赵传芳等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泰来监狱继续迫害。

泰来监狱 杀人魔窟

刚到泰来监狱我被弄到集训队。先清身,棉大衣被没收。我不背监规、不穿号服、不报数,遭到刑事犯吴海龙等一顿毒打,赵传芳上前制止也被毒打。我们身着薄内衣被拉到寒风刺骨的户外背阴地方冷冻;李顺江拒穿号服,一伙人用竹坯子抽打,头部被抽出血淋淋的大口子,他们强行将号服给他穿上。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李顺江被送到六大队,因被齐市警察酷刑折磨加之泰来监狱的非人遭遇,身心憔悴贫血住院;我被送到三大队三中队;赵传芳送到二大队;我与熊德会因不背监规被关在洗脸间。

二零零四年四月,省劳教局向监狱下发文件,要求对大法学员的“转化”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五。泰来监狱为此换了两个牡丹江监狱调来的狱长,张志诚、副狱长赵如滨,规定如果监区全部“转化”就奖励警察一千元、领导奖励二千元,否则降职、罚薪、下岗处罚。同时允许各监区不用请示批准就可以给大法学员戴戒具,戒具不够,各监区自己做,八监区定做了十个撑子。泰来监狱警察还去北京学习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的手段。七、八月泰来监狱开始疯狂迫害强行转化,所有法轮功学员被戴脚镣子、逼写所谓“四书”。法轮功学员李长安被上工字架,关小号,锁地环;于柏青被看管不让睡觉。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在九监区(现为动力监区)二分监区,大队副教曹闵江下令将潘洪东锁在工字架上,双手双脚锁在“工”字支架四点,前胸套钢筋,不分白天黑夜坐在水泥地上,白天还抬着出去示众;在一监区,大法学员吴宪刚被吊十天,三天不许睡觉;张跃明被吊了三天支了两天;在二监区,赵传芳被支了五天;在三监区,李长安被支了两天后关入小号;四监区恶警将李振中、田勇白天吊着并在四十多度高温下曝晒,还把他们扔入一米多深的坑中手脚朝天支上,不许动、三天不让睡觉;五监区,邱剑斌被支了六天六夜;七监区,在恶警赵文革指使下让田立军等犯人对大法学员王守庆迫害一个多月不让睡觉,后被支两天;九监区恶警长期不让大法学员李顺江睡觉,隔十分钟一拨拉;大法学员潘洪东长期被殴打被支了五天五夜;十监区,在警察李××、张××唆使下对新入监的大法学员支了二十多天,有在臀部下面塞了两个钢球长达七天,其状惨不忍睹;十一监区,大法学员张奎武被支了半个月,同时还强迫看电视、漫画、参加批判会等。监区长周树振留下的规矩就是,只要打大法学员,任何一个警察都得动手打,不然就收拾你。一时间邪恶势头极其猖狂,各监区互相攀比谁更邪恶,每天大法学员被戴手捧、脚镣(不戴镣膜)一步一步的艰难的步行出工,脚镣声不绝于耳,极其恐怖,脚脖子磨破了走不动就用车推着出工。白天出工就被吊,晚上收工就支上,而且不让睡觉,一睡觉就用凉水浇醒。这场残酷迫害直到二零零四年十月才结束。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徐林山刚出院就被四监区乔胜副教(现人事司监区长)和三分监区长张晓东等逼写三书,并让犯人毕××等用车把不能正常行走的徐林山拉到四监区车间后面,乔与犯人大打出手,在严寒中冰冻了两天,在四监区从警察到犯人对徐林山一直迫害了四年。由于长期迫害徐林山的身体严重受损,处于生死边缘,直到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家人被迫交了三万元才对其办理保外就医,但不久,徐林山就在家中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年末,法轮功学员卢玉平坚持炼功、拒绝出工,被脱掉鞋光着脚被打骂逼着出工。

二零零六年,七监狱长郭平指使下,大法学员张奎武被支了二十七天且遭泼凉水等迫害,一周时间不让睡觉,因绝食抗议又被关入小号、在监狱小医院遭遇野蛮灌食三十三天,七月因炼功被强行戴手捧和脚镣,且串在一起,白天被强迫用铁车推着出工,晚上拉回一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

二零零七年三、四月份,泰来监狱又开始新一轮的强迫转化迫害。所有法轮功学员被召集开大会,市六一零头目到监狱坐镇,邪悟者陈滨做乱法演讲,集训队警察姜海涛、纪恒泰、梁福文逼写四书,高压迫害下,法轮功学员刘晶明被迫害致死。梅季明、马晓春亲自上阵,为封锁刘晶明死亡消息,将任英群等所有当事人全部分走。刘晶明致死案曝光于世,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往泰来监狱打真相电话,迫于各界压力,市六一零人员撤离,自此,泰来监狱加紧严管,酷刑迫害减少,全体法轮功学员不再出工。

如今,我虽然获释,却没有生活来源,妻子被迫害致死,孩子正在上学,父女相依为命,我只好靠打工艰难维持生计,还时不时的被警察骚扰。目前,大陆各地还有众多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遭受迫害。吁请世界人权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以及各界正义人士,关注中共对大陆法轮大法信仰者惨无人道的迫害,让罪犯绳之以法,让曾经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大地光明重现。

曾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的部份法轮功学员(部份仍在非法关押中):

李顺江、李长安、李振忠、王守庆、潘洪东(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张奎武、张力群、赵传芳、张跃明、孙广利、李兴亚、孙维民、周立风、卢玉平(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徐林山(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吴宪刚、刘海康、刘银泉、于伯清、纪德才、郑连清、杨志、邱俭彬、田勇、马福龙、王文龙、宋安宇、郝彦成、梁金玉、高福平、翟玉柱、王子忠、胡平、王俊峰、徐有韵、尹安邦(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付海、韩喜明、潘本余、赵文山、慈海、邢延良、伍元龙、任英群、李奇、刘晶明(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郑华春、刘海康、付名智、王录、高福平。


相关电话:区号0452 邮编161005
齐齐哈尔市铁南派出所 电话:0452-2347715
邮信地址:齐富公路永安大街锅炉总厂对过齐齐铁南派出所副所长:刘建生齐市龙沙区法院:0452-2334400
齐市政法委“六一零”主任李佳明 办0452-2791608、0452-2791613
地址:齐市建华区新明大街27号,市政府1号楼16楼
龙沙区610反××办副主任:高X X,电话2487125
地址:市政府二号院齐市龙沙公安分局六一零办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区号:0452 邮政编码:162401
泰来监狱狱长:张志诚
副狱长赵如滨电话:0452-8229203 副监狱长:于振海,
狱政科电话:0452-8225443
监狱办公室:0452-8237949
政委:杜英超
改造副狱长:于振海
狱政科科长:马晓春13019093390 传真 0452--8235443
狱政科副科长:梅继明
狱侦科科长:杨立波
教政科科长:姜海涛
刑法执行科科长:张兴军 0452---8225543
监区辅导员: 程 强 13351623798
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 0452--8225647 13079655898
驻泰来监狱检察院监察科:主任蒋某,手机:13796333391 电话:0452--8221708
集训队队长:梁福文
泰来监狱八监区改造副监区长、二分区队长:李伟明
泰来监狱八监区二分监区长:于洪涛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管监狱人员:关玉德 手机:13089988067
泰来监狱接见办:0452─8225443纪委、监察办电话:0452─8225504
纪委书记电话:0452─8229207
驻泰来监狱检察院电话:0452-55120398
泰来监狱电话:0452-82345377、8237256、88229376、82255147、8237274、8237943纪委书记:0452-8239203
第八监区长杨秀红 办:0452-8238143 手机13514679200
八监队恶警: 杨洪秀 纪靖平 陈炳江
狱政科:马跃
纪委、监察办电话:0452—8225504
纪委书记电话:0452—8229207
纪委书记:0452-8229207
纪委、检察办:0452-8225504
九监区 曹某:13194529100
张维佳、王智玲、乔平、崔力
六监区区长:鹿先群
教导员:于军 副教导员:于明
一中队指导员:林晓海 二中队指导员:翟永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