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得法前我是一个忧郁且内向的人,喜欢听忧伤的音乐,也喜欢想象忧伤的故事,那时的我是一个不快乐的女孩。得法后,我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从内到外,令我痛苦的失眠、每天的乏力很快就消失了,我的世界有了阳光在我的脸上,我有了发自内心的笑容。领导对我说,这两天你怎么了,每天总是笑。那时的我还不是很明白,就觉得修大法好,生命似乎有了归宿,大法就象一盏明灯,照亮了我整个的生命。

回顾十几年的修炼,在风风雨雨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和家人、同修度过了一个个的难关、生死的考验,我知道师父为度我们,替我们包括那些得救的世人平衡了无数的冤怨,耗费了无尽的苦心。

师父什么都不要我们的,而在大法中受益的我却因为怕麻烦、求安逸而不愿回顾师父的慈悲苦度,在同修的反复督促下才拿起了笔,当修炼的一幕幕闪过时,我才感到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泪水涌了上来,我告诉自己这次法会我一定要交上我的这份答卷。

我和先生是在二零零八年底来到美国的。到美国后,我先生就在大纪元做广告,为了支持他,让他安心做证实法项目,我就开了一个家庭幼儿园,用以维持日常生活。因为周一至周五都要工作,所以周六、周日就成了我最珍贵的时间,我告诉自己它是属于大法的。那时每逢周末我都特希望同修找我做项目,一开始我是等,后来我就找,打字、准备游行横幅、给神韵卖票等等。

在二零零九年神韵演出期间,一到周末我就打电话找神韵的协调人,问我可以做什么,那时我基本上是在各个商场扮仙女,不会说英语,我就发正念,我要向每个行人展示我善意的笑容,我要用大法修炼者的美好与慈悲留住世人的脚步。虽然我今年也有四十岁了,但我深信我们修炼人身上有着大法所赋予的神的风采,我想这就是神采的真正含义吧。

一次在芝加哥西北郊的商场,我身着清代仕女的服装,服装很美,吸引了许多行人,有过来合影的,有发出赞叹的,其中有两位年轻女士,来了后,她们不住地看,夸赞衣服多么漂亮,还非常希望和我交流,虽然我们无法更多的交流,但她们也不走,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就请来会说英文的同修向她们介绍神韵。听了很久,后来她们离开了,但没一会儿我看到她们又急匆匆的赶了回来。其中一位高个女士激动的说,她非常想告诉我她们今天的经历:今天一走進商场,她就看到了许许多多的蝴蝶,在商场中飞来飞去,跟着蝴蝶,远远就看见远处的我似一只展开翅膀的大蝴蝶,吸引着她们来到我们的神韵展位,走近才发现我身着的这套清代仕女服上绣着许多美丽的蝴蝶。经她们一提醒我也才注意到这个细节,她们觉得太神奇了。高个女士说,你们一定是神派来的使者。

这件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小故事对我的震动也很大,真象同修们交流中说的,表面是我们在做,实际上都是师父在做,另外空间很多正的生命他们也在参与正法,他们就会把有缘人领到我们跟前。不要小看我们手中的一张纸、一支笔甚至一个字符,当我们心念纯正时,它们就都在参与正法了。

除了配合神韵,平时我就主要是利用周六的时间在中国城讲真相。在讲真相的这一年多的时间中,我经历过喜悦也经历过退却,过程中我也逐渐地走向了成熟。

师父说:“我们一向所采用的洪法办法是:你们在外面炼功;再有一个就是,在社会上有我们大法的书在书店里出售。我的法身会叫有缘的人去买那本书,有缘人一看他就会来学。我们又在外面炼功,那么法身就会安排他找到炼功点得法。阴差阳错的会把他领到这儿来炼功,或者能找到我们的学员。我们是这样安排这件事情的。”(《瑞士法会讲法》)师父的安排是有序的,作为弟子就要配合师父正法,为众生与大法结缘创造条件。

在中国城讲真相过程中,我接触到了许许多多这样的有缘人,每天都有许多人在我们的展位上了解真相。西方人障碍比较小,一旦告诉他们大法的真相,他们的正念就会被启发,有的要签名、有的要捐钱、还有的询问大法的信息表示要学法,要炼功,有的当场就请我们的学员教炼,表现出了众生应有的正念和善念,为自己摆放了正确的位置,同时也为他们将来的得法种下了机缘。

有一次,我们同修正在集体打坐,来了一位六十岁左右的美国女士,直接走入了我们的学员中,然后席地而坐开始炼功,起初我还以为这是来洪法的西方学员呢。结束时,她主动告诉我们,她从这路过感觉我们这儿有很强的能量场,本来她的腰、背很疼,现在她感觉很舒服,不疼了,她觉得这很神奇。接着她向同修了解了我们的网站,相关信息。其实每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都是师父的用心安排。

华人起初对我们很抵触,接资料的都很少,慢慢的人们的态度也转变了。当我们配合的好,心很纯正时,接资料的人就多,人们表现的也会比较友善。现在在中国城这个点上每次都会有人三退,多时二、三十个,少时几个,也有的是在外地听过真相,最后在这里三退的。有一个大学生女孩,当她明白真相后,对中共的恶行非常气愤,当场退出了团员,还给家人也起好了名字,请我们一定帮他家人也退出中共,她说他们一定会答应的。这时,女孩的姐姐打来了电话,就听女孩在电话中说:我正在办一件大事呢!听了她的话我们都笑了,她真的是在办一件大事呢。

还曾遇到过一位广东老先生,这位老先生既不会说也听不懂普通话,我们基本上是无法用语言沟通,可这个老人听不懂他也不走,我知道他本性的一面在等着听真相呢。可语言不通怎么办?忽然我想到了用文字沟通,于是我拿出一个小本子,我写:三退保平安,得福报。老人点点头。我又写: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队,中共干了很多坏事,天都要灭它。当得知老人曾戴过红领巾,我就帮他取了一个别名,顺利的帮他做了三退,最后我还写给老人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点点头,反复道谢后才开心的离开了。

我感到众生真的都是来结缘的,我们每一次的努力都会成为他们得救的希望,所以即使没能当场劝退的,我都祝愿他们能有缘再次接触到大法弟子,因为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在讲真相的这些过程中我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敬佩的、同情的、还有嘲笑的、讽刺的、大骂的,我基本上都能做到守住心性,因为我知道他们明白的一面一定会感激我、感激大法的。

刚开始讲真相因为没有什么经验,讲的东西很散,效果不好,那时最希望碰到那种老实的、话不多的人,而对一些人中知识面较广又喜欢探讨历史的人心里就发慌。一次,遇到一个东北人,听我说得很认真,他说:真理越辩越明,你让我信你,你就得说服我。我一听这人要和我辩论,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找同修,这工夫心里还想,关键时刻人怎么跑了,一看真找不到了,硬着头皮还是自己讲吧。这时我脑海里浮现出了同修们遇到难关、请求师父加持的故事,我就在心里请求师父给我智慧,一念发出后,心反倒静了,我给自己一念,我一定能讲好。那天我虽然没有最终劝退这个人,但我想今天的交谈一定会为他今后的得救打下基础。

有一次周六,从早上就开始下大雨,我想今天是讲不成真相了,就做了别的打算,没有用正念去对待,而是被动的接纳了这种状况。到了中午,天就晴了,我就想还去不去呢,去大家都不在了,我先生也上班去了,就我一个人,展板怎么拿出去呢,算了不去吧。可那心里七上八下,坐卧不宁。我的心在正念和人念之间摇摆着,我意识到这是我的惰性和安逸之心,是啊,如果我不去,有多少众生将会错过这个机缘啊,那简直就是犯罪。

没再多想,拿上包我就出门了。路上我就已想好怎么样把展板和资料运到讲真相的地点,一切就绪后,望着来往的众生,我知道我做对了。接下来我就开始联系同修,但都不太顺利,我想,即使同修不能过来我也一样讲真相,我站在这就是除恶的。根据以往的经验,下午西方人会比较多, 因为我的英文差,我就在心里想,让来的众生都去看展板吧。一开始人比较少,来的人看看展板,拿上资料就走了。没人时我就发正念清场,清理另外空间干扰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同时请求师父加持,安排同修过来帮忙。

大概也就过了四十分钟左右吧,远远的就望见着来了一位同修,这位同修我印象中没有来过中国城讲真相,今天她特意领着她上小学的儿子过来讲真相,这不是师父安排的吗!我太高兴了。这位同修英语很棒,她来没多久,观看展板和询问真相的人一下就多了起来, 当时就有四人在学功,教功时,连她小儿子都派上了用场,我教功,小同修就当翻译,我们三人互相配合,发挥着各自的作用。后来又有另一同修一家赶来了,这时了解真相的人就更多了,有一段时间,我们需要一人讲一个,有西人、有华人。

想到师父说的众生都是为法来,我心中万分感慨,如果今天我们没有出来讲真相,那岂不打乱了师父救度众生的安排,在某一点上不就拖住了正法的進程了吗。修炼是严肃的,我问我自己,表面上你也在做大法项目,但你尽职尽责了吗?我知道我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呢。

对于户外讲真相的学员来说,最困难的就是冬天,芝加哥又称风城,起风时展板能吹的到处飞、横幅都能撕开一个口子,在最冷的时候穿多少衣服都会冻透,有时嘴冻的都不好使了。那段时间心里产生了一些畏难的情绪,怕苦的心、求安逸的心都出来了。虽然我很希望能在一个温暖的地方,但我想既然是师父安排我在这里,那么再苦我也要坚持,这不正是我修忍的一个好机会吗!渐渐的我也适应了这种寒冷的气候,有时站在茫茫的白雪中,看着飘落的雪花,我感到自己做的事是那么的神圣。

一次大雪天,一对夫妻在路过我们的展位时说,他们是基督徒,每周都能看到我们在这里,即使是在这样的大雪天,她就在想一个问题:是什么精神使你们能够如此的坚持。是我们肩负的责任和使命,当我们真能展现出大法弟子的慈悲与坚忍时,不只是人,神都会佩服的。

今年的夏天有一段时间我们的讲真相小组开始進入一个懈怠的状态,我想一定是学法没跟上的原因,那段时间,我们出去的时间越来越晚,甚至到中午才摆好展板,有时展板还没摆好,就有人开始看了,那时我心里真愧疚,太对不起众生了,可就是对自己严格不起来,最终给旧势力抓住了干扰的把柄。那段时间,只要我们一出来,教会就会叫来警察赶我们,一会说我们不符合规定、一会说他们有活动,连警局的人都让我们换到另一个广场,那时我不想去,还找借口说,那儿人少,讲真相效果不好,其实我心里是嫌那地方太晒了,没有遮阳的地方,冬天怕苦的心就没修到位,夏天还是这个问题。

其实在后面发生的事情证实,这有可能也是师父在赶我们过来呢。因为夏天也是一个旅游季节,每天都有一车一车的大陆旅行团到华埠广场吃饭,师父是让我们救度这部份人啊!事情发生后也没及时向内找,争斗心、抱怨的心也出来了,找警局、找教会,和他们讲真相,可事情还是没有好转,好几次周六都没有地方讲真相,心里真是很难过。

和小组的同修交流后,我们认识到是因为我们的懈怠和求安逸之心,没有严肃对待师父交给我们的重任,导致的各种干扰,现在我们要归正这一切,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们决定以后早早就去,教会要是有活动我们就去华埠广场。摆正心态后,我们发现,问题一下就解决了,教会也不找警察了,他们的活动似乎也没有了,因为我们变了,周围的环境也就变了。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修炼中啊,大家都知道吃苦很难,实际上吃苦还不是最难的。苦嘛,再苦哪,过后也明白过来了,可是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难的。任何一种修炼都会经过这样的考验,都会在这样的路中走。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

我们中国城讲真相的小组能跟随师父正法走到今天,是这个整体共同配合的结果,他们有的每周只有一天甚至半天的休息,仍坚持每周到点上讲真相,放弃了自己的休息时间;还有的同修虽然经济并不宽裕,却默默的为点上购买真相资料,那天我知道后问这位同修为什么不找佛学会呢,她说,那也是学员捐的钱,神韵就要演了,都要用钱,再说自己买才知道珍惜呢。如果是我,我能达到这种无私的境界吗?还有最近才加入这个小组的两位大陆同修,救度众生时展现出的纯正心念,他们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想说这就是境界吧。

感谢师父给我安排的这个修炼环境,在这个环境中我不但修正了自己,也兑现了自己的史前大愿,完成着助师正法的使命。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零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