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怕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许多同修在明慧网上交流时都谈到怕的问题,我也想就此问题谈谈我的认识。其实有怕心的同修,不管是被迫害过,还是没有被迫害过的,就是法学的少,根本上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这里是干啥来的,从根本上不清楚。再有就是执著不扔,即使学法也看不到法理。师父说:“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转法轮》

我也是从这个问题上刚刚认识上来的。因为自己人的东西不扔,显示心、证实自己、利益之心,特别是情欲,男女关系这方面没有把握好,被邪恶绑架,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当时我认为自己没有怕心,在人中,过去我是不怕死,打架不要命,是大法让我改邪归正。可是没想到在我逃离黑窝时,从楼上爬下来时不小心摔了下来,后被恶人发现,当邪恶把我弄到医院,做B超时,我有一种感觉,象上了手术台一样,脑子里开始放电影,怕心上来了。我一直背法,知道这怕心不是我的,我看不见,但是感觉师父好象在我身边看着我笑,我心里很踏实,就把生死放下了。然后我对师父说:命是您给的,去留您说了算。第二天我便在师父的加持下从医院正念走了出来。

我后腰部重伤,大小便失禁,当时在医院是用导尿管,腰动不了。导尿管是我自己拔下去的,当时现象是从尿道里流血,回来后更是排不出来尿。四十八小时过去了,小腹憋的很大,两腿不能往一块并,我怕呀!这不得死吗?同修和我切磋,指出了我在情欲方面的执著,我也因此找到了出事的原因,但是还是尿不出来。我又在心里问师父,感觉师父还是看着我笑,看来我还是没有把怕心放干净,那我就放干净,这样我继续背法,发正念,怕并腿就并,我决不配合它,到晚上六点发正念的时间了,我和同修们一起发正念,尿排下来了,当时我哭了!在这里借明慧一角感谢师父再一次给我生命,给我机会,今后我一定会做好,同时谢谢帮助我的同修,我会更加努力,直到最后。

回来后一段时间内,不断学法、背法,身体不断的发生着变化,但是总觉的恢复慢一些,我记的明慧网上曾报导有个梁大伟同修脚被打个大洞,三个月扔掉双拐,我都五个多月才恢复的差不多。正法進程突飞猛進的发展,我有些急,急也是人心,得去掉。有几天看书学法看不到法理,同修问我是不是还有人心啊?我这个人啊有一点好处,就是听话,谁看到我哪里不符合法给我指出来,我总是虚心的接受,已经形成了向内找的机制了。于是我还是背法,向内找,当我背到《精進要旨》〈为谁而存在〉时:“其实人除了先天的纯真之外,一切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并非是自己。”是呀,这一下我明白了,原来我一直活在观念之中,知道就抓住扔掉,假我不是真我,真正的我没有这些东西,再学法背法,充实自己。

那天背《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当我背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我原来是这么伟大的生命啊,我原来是法构成的生命啊,修了这么多年才知道我到底是谁。

师父还说:“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热烈鼓掌)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以前也看过多次,早就背下来了,就是不明白,现在好了,明白了,我们是来助师正法的修炼者,是因为宇宙中所有生命都不符合标准了,我们是来助师纠正一切不正的,是救度他们,怎么能被这后天形成的本来就不是我们的假我给带动呢?可笑的是有甚者怕的在家不敢出来,见到邪恶怕的恨不得有地缝都钻進去,大法觉者怎么能被魔吓住了?想一想哪有这么荒唐的事情?一个大神仙被烂鬼给吓跑了,我还是大法弟子吗?将来还能回的了家吗?

作为大法弟子,不能维护大法,不能洪扬大法,不能证实大法,那么也就不能同化大法,根本就不可能圆满,也回不了家的。因为造就我们就是为了能够维护大法,也是我们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了保证的,不能兑现誓约,怎么能行啊!等我坚定了这一念后,怕的物质荡然无存。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认识,希望对同修有所借鉴,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