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破除邪恶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我和另一同修配合向老年同修甲的儿子讲真相,他不接受真相也不愿做三退。回家后我发现我家楼前多了两辆警车,意识到有人诬告我,我的怕心油然而生,心怦怦跳个不停。同修们说的话也都想起来了。曾被邪恶绑架的同修说,恶警曾对她说过:“我们要是给你下上仪器,你在家干啥我们都知道。”另一个地区的“六一零”明白真相的官员对曾给他讲过真相的同修说:“你不知道现在设备有多先進,你们家有啥都能知道。”这位同修认为是暗示,把新转移另一住所的设备拉走。我想那么邪恶是不是也在警车里下上了仪器呢?我家是一个家庭资料点,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设备是不是也被探测到了呢?会不会和前不久几位同修一样,这些做真相的法器成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我当时的压力很大,其实是正念不足所致。我告诉女儿这段时间不要上网。电脑先收起来,怕邪恶用仪器检测到上网信号。我甚至摸黑拉起窗帘一角,偷偷观察外面警车的动向。我早晨上班警车开走了,晚上我下班警车又开来了。这一下怕心更重了,连我上班他们都知道了。这时我姐也给我女儿发来短信,让我小心点,这几天,她眼皮子总跳,预感到我要出事。

我感受到了另外空间邪恶压下来的迫害因素。我只有一念很坚定:我不能出事,那会给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损失。只有加强学法向内找修正自己,才能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因白天上班没时间,我把学法安排在三点五十到八点半,先发正念清除自身空间场上的一切邪恶因素,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只走师父给安排的路,尽管我有意识不到的执着,也不允许邪恶以任何借口来迫害我,谁干谁就是罪,“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发完正念后开始学法。刚学法时不入心,为了保证学法质量,一段法有时重复读好几遍,直到明白了这段法的表面涵义为止。我尽量控制、清除思想业力对我的干扰,逐段、逐段的读,保证每段法我都入心,就这样坚持下去我感到思想清净了许多。我在法中明白了邪恶钻空子的原因所在。

我身边有位老年同修甲,她儿子年轻有为,凭她儿子的工作能力,很快升到公司部门经理职位,前途无限,还经营一个商店,买卖红火,甲同修也着实得了她儿子的济助。她儿子给她买房,每月还给甲同修丰厚的生活费。看得出,她为自己有这样的儿子而骄傲。她儿子在她儿媳家的地位也很高,很有威信。然而,这一家人非常维护邪党,对大法弟子讲真相有很深的误解,尤其她亲家母对大法弟子散发真相资料更是咬牙切齿,还主动指使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抓捕大法弟子。为此,这位老年同修不敢给他儿子讲真相,劝三退。过年全家聚在一起,她儿子看他母亲状态不好,要找他母亲谈谈。甲同修看到机会来了,主动给她儿子讲真相,一看自己说不过她儿子,就要找法理比较清晰、讲真相讲的好的同修和他儿子谈,她儿子答应了她的要求。

她选定了她们学法小组一位同修,又通过别的同修找到了我,让我们一起配合。当时我觉得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她的事就是你的事,应该配合。甲同修觉得她儿子得救有望了,欢喜心起来了,认为她儿子要是明白真相了、三退了,她亲家母一家人都能得救,因为他们一家人都听她儿子的。为此事甲同修多次给她儿子打电话约我们见面的时间,甲同修的老伴也多次找她儿子,嘱咐她儿子见面后不要什么都问。时间定下来了,甲同修让配合讲真相的同修先放一放手中的事情,以此为大,搞得兴师动众的。为此她儿子很是反感,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妈,你别不爱听,你别入的太深了,我答应你的那件事我早淡化了,可你老是没完没了的给我打电话!”讲真相中,她儿子一直都在用邪党那套理论反驳我们,试图说服我们不要参与政治,“知道大法好也不要跟别人说”说完后起身就走。

事后我找到了是甲同修对儿子的情还没有放下,因儿子至今还不明真相还未做三退有一颗着急儿子得救的心,又有依赖于同修口才的心,我们也被甲同修的情带动,答应了甲同修的要求,好象是在帮甲同修在做事,陷入常人的情中。没有悟到她儿子就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我们是一个整体,一定要有救下他的坚定信念。因正念不足、心态不纯,所以让邪恶钻了空子,不仅没把他救了,还推了他一把。再加上我在过年前后对自己修炼的放松,还有长期放不下执着于自我、色欲之心、求安逸心、干事业的心、证实自我的心、怕邪恶的心、怕被迫害的心、怕肉身承受酷刑的心。因有这些人心,邪恶利用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就不足为奇了。表面是因为我给他讲了真相,给了他真相光盘,讲了许多自己得法受益和受迫害的详细情况,其实质是邪恶抓住了我执着的把柄来迫害我。

我找到了这些执着后,首先分清那不是我,清理自身时清除这些执着想它们死,立掌清除钻我执着空子的邪恶因素。再从法中归正自己;我做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迫害我,谁迫害我,不仅师父饶不了它,宇宙的所有正神也饶不了它,一定会把它打到地狱里去。让它们无休止的偿还罪业。我就是要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证实法,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我调整好自己的修炼状态上班去了。下班回家,发现正对我家厨房窗户,停着一辆陌生的特殊形状的大白面包车,看到这辆车心跳加快,刚到家我女儿从阳台回到房间,和我说:“妈,今天警车在这里停了一天,咋这巧,你刚到家它就走了。”看来当地公安在对我实施监控。我心里不稳,把刚刻好的揭露当地邪恶的真相光盘包好,送到协调人家去。第二天,决定把东西转移。同修非常配合,毫无怨言的把东西转移走了。

我如释重负,但晚上整点发正念时,我的意识中有一个声音;“掉下去了,不修了。不炼了。”我如梦方醒,我在干什么?当危险来临时,不是用正念否定邪恶、清除邪恶,而是为了保全自己,放弃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这和向邪恶妥协有何区别呢?我想起了《九评》里的一段话,大意是,当中共举起屠刀时,人们立刻放弃一切做人的原则,俯首投降。而我呢,当警车开到自家门口的时候,立刻转移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法器把家里收拾得干净利索,这与毫无做人原则的常人有何区别呢?大法弟子都在忙着救人,而自己呢,却为自己的安危苟且偷生,这里哪里有大法弟子的形像呢?真是愧对恩师啊!同修一部法,同是恩师的弟子,境界有如此大的差别,修得如何一看便知。我错了。当邪恶因素压下来的时候,我因为怕,没有了正念,好象如临大敌,为了自己的安全转移大法机器而保全自己,其实是没有放下生死。当一个生命真正放下生死之念时,还会转移东西吗?头砍掉了,身子还在打坐,可想而知,带着怕的旧宇宙为我为私的生命能圆满吗?相比之下修得如何一目了然了。当魔难来时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把众生的安危放到第一位,而是把自己的安危摆在了第一位。当把邪恶看得又高又大时,那就是把自己位置摆低了。邪恶生命都是被旧势力放進三界内的低灵,已经修好的那个境界看邪恶生命就象微生物一样,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什么也不是。说白了,此时的心态不仅没有起到证实法的作用,还在给大法抹黑,这是大法弟子的耻辱。同时,自己此时的心态,也容易被邪恶钻空子,邪恶有理由操纵那些职能部门的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从而失去被救度的机缘,达到了旧势力想要达到的目地。修炼是严肃的,真的要对众生负责,就得保持强大的正念,那才是真正的为众生负责,对大法负责,对自己的修炼负责。

我错了,错了就改。“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大曝光〉)。我横下一条心:“我就要放下生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不被外在的任何因素所带动。”我很快就把东西全部运回来了,家庭资料点又恢复到了正常。我不再观察外边的动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惊奇的发现,外面的警车和大白面包车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悟到,迫害我的邪恶因素彻底的被清除了,当我心性符合了标准,师父把迫害我的邪恶因素清除掉了。感谢师恩。通过这次邪恶干扰,暴露出了我太重的怕心。师父为了提高我的心性,不断的慈悲点化,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在法中不断的归正。今后我用心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以报师恩。

今天,我把这七天的经历写出来,就是希望同修能引以为戒,不要犯我同样的错误,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遗憾。因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