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最黑暗处 佛光依然绚丽多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身卧牢笼十天整;正念正行正众生。近距立掌驱烂鬼;回归路上步不停。
——本文作者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修炼法轮大法十五年了,除了明白了法理和吃苦,没有太多的感觉。但再苦我也要一修到底。现在将我今年在看守所被迫害和反迫害的十天十夜,向师尊汇报一下。有不足之处,望同修给予帮助。

一、被非法抓捕 忍中生慈悲

我曾十多次的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九年四月份,邪党人员到家绑架了我,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零口供、零签字当天闯出了看守所。二零一零年四月,邪党人员欺骗我儿子,利用他们的无知和善良,采用卑鄙的流氓手段,以我一年来不见他们为借口,以网上在逃犯莫须有的罪名,强行以我的名义打电话给120,把我拉到医院,又从医院拉到分局看守所。这次被绑架進看守所静思执著后,准备破釜沉舟,在另外空间与邪恶决一死战。

第一件事就是换号服,我决不配合。这一关,我轻松的过去了。紧接着,恶人扒掉我外衣后,还要剪掉我的毛衣拉链,使我只能穿一件很薄的毛衣,还要敞开怀,里面是一件内衣。当时,北方已经停了暖气,但还是相当冷的,警察和犯人们都穿着过冬的衣服。他们是在整我,逼我就范,穿号服(棉)。我的心很不平静:“你们太没人性了。当着这么多的犯人侮辱我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她们扒掉我的衣服,还当面剪坏。

以前虽然也多次被侮辱,但没有人看见,好忍。这次在这么多年轻犯人面前,我的心受不了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宁静的空气令人窒息,犯人们以为我要和警察拼命。就在这剜心透骨的难忍之时,我想起了师父的一段经文:“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着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何为忍》)“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忍无可忍》)“韩信就真的从他的胯下钻过去了。这说明韩信有了不起的大忍之心,他不同于一般常人,他才能做这么大的事。” “韩信还毕竟是个常人,我们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的多。”“但是修炼人在常人中受到屈辱、受到羞辱的时候,也不一定比这差”(《转法轮》)。

瞬间,我的心马上平静下来了,为坚持真理的宽容、为挽救我面前的生命而慈悲的心油然生起。我没有了含恨、委屈之感,心也不觉苦了,空气马上缓和了,犯人们也松了一口气,一切都平和了。

古人云:小不忍则乱大谋,如果我不按师父的要求做,苦其心志这一关过不去,那下面我就救不了该挽救的人。以前我吃了很多身体上的苦,但比起这一次当着众多犯人的面让我吃心里的苦,还是好过些。

二、 大难中,谁是风流主

既然進来了,就有自己要修去的东西。既然登上了这个舞台,我要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的演好这台戏,扮好自己主角的角色,让所有的人都当配角。

進到看守所,很重要的一件事是提审。管班队长一看我是老熟人,对我的不吃、不喝、不坐板、不穿号服都已接受,反而对犯人说:“照顾一下这个老太太。”回过头来对躺在板上的我说:“走,下去提审”。我说:“不去!”

她一听傻了:“怎么,提审还不去?人家都盼着提审,你还不去。”我说:“我没罪!提什么?审什么?”她一听:“嘿!你要不去,判你十年八年的。”我说:“那不是你说了算。”大约一个多小时,预审笑眯眯的来了:“x老师,咱们下去溜达溜达。”我说:“你是不是要审我?”“不、不、不,我只是想跟你聊聊。”于是我跟他下去了,并滔滔不绝的向他揭露迫害。他认真的记着,最后他说:“我不再审您了,我也不是党员,我也不信它,我只不过为了这饭碗,按程序走一下过场,不让您签字了。”回到号里犯人们问长问短,得知真实情况,都很吃惊。

已经是第二天了,狱警要带我去量血压、测血脂,我不想去,但还没有成熟的理由,没想到怎么从法上对待这件事。一个很凶的警察带我走到拐角处,悄悄的说:“再叫你量,你可以不去。”我知道这是师父借用她的嘴在点化我。

第二天,她们还是按惯例叫我去量血压、测血脂。我说:“不去。”他们说:“你血压这么高,一定要去。”每次量血压时我都默念:“高高高,使劲的高”。所以我的血压量出来的都是180-200。我说:“这么高还不让我出去,不量!”她们把狱医请上来,我也不让量,也不让测血脂。她们象哄小孩一样哄骗,我不理她们那一套。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话都刻在我脑子里了,她们能动得了我?我所在的号成了这个区的重点、难点,她们把力量都集中到这里来了。狱医说:“你炼功吧,炼功血压就下去了。”我说:“我得回家炼。”队长说:“你得吃药,血压高的吓人。”她们逼我吃,我把药喷出来了。

第二次,又强灌我。我求师父帮忙。我对着监控躺在板上,一会脸红了,我说:“哎哟!你们给我吃的什么药?难受死我了。你们看看我的脸成什么样了。”狱警来了,看看走了,队长也来了,不说话。我大声喊:“你们是不是要毒死我呀?”以后谁都不敢再说让我吃药了。

三、正念救度被关押的世人

为了挽救那些有正念、有良知的犯人,不让她们感到我的激烈,给她们留下平和的印象,刚進去的绝食停止了,主要是讲真相,洪扬大法。我先发正念,利用功能近距离清除看守所里所有空间的邪恶。头板没有文化,很凶;二板是一个有学历的经济犯;三板是一个讲义气、没有头脑的人。我首先把二板拉过来,利用她信佛教这点,制止她助纣为虐,然后進一步讲大法的美好,使她明真相。

三板是我家乡附近的人。我就利用老乡关系把她的距离拉近了,一下子情况就变了。我说:“你听说过咱们县有一个孝子村和心长村吗?”她说:“没有。”于是我就有声有色的给她讲历史故事,全屋的人都在听:很久以前,有一个母亲带着儿子路过此地,母亲心疼的走不了路,儿子听说吃什么补什么,就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母亲吃了。母亲好了,继续走,没走多远,到了另一个村,儿子的心长出来了。人们都很敬重这个儿子,为了纪念他,就分别把这两个村叫做孝子村和心长村。我深信这是真实的,不信你什么时候回家,可以到这两个村,去问问这两个村的来历。她说:“阿姨,我以后再也不行恶了,再也不打人了。”并且拿出袜子送给我。在场的人也都听的入了神。我说:“随着岁月的流逝,人们会认为这个历史故事是个神话,是个故事。当今的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中共这么打压,这些人仍然金刚不动,他们是真正的好人。历史上很多预言都谈到了当今会有大劫的,说世上有人行大善,遇到此劫不上算。”那你们可以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对你们绝无损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有些人在点头,从她们的表情中知道,她们明白了。

一个刻私章的向我述说她自己的事情,她被人出卖了,她说她曾经给大法弟子刻过一个“法轮大法好”的章。我说:“有功德啊”。我知道她和大法弟子接触过,就向她進一步洪法,让她念“法轮大法好”。后来知道这个人很快就出去了。

一个吸毒犯,進来几天了,不吃不喝,烟瘾上来后直折腾,她说:“全身的骨头都象有蚂蚁在咬”。整天半死不活的歪在墙角。我看她太可怜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下面的话还没说完,她就机灵起来了:“教教我!”我说这里不行,你就念“法轮大法好”吧。三个小时以后,那个毒犯跑到厕所里,哇哇大吐,她有点害怕。我嘱咐:“不用怕,我知道你诚心实意的念了,你可能还会拉的。”果然,第二天早晨她又排了一些脏东西。她说:“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我告诉她是我们师父看你心诚给你净化身体呢,是好事。她说:“太神奇了,出去后,我一定要学法轮功。”

师父说:“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作“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转法轮》)。吸毒犯和刻私章的明真相后,每天晚上两个人都争着要和我挨着睡。

四、唤回良知

在号里讲真相救人这件事已基本完成。第二次绝食又开始了,这已经是第三天了,狱警们用牛奶、鸡蛋、豆浆等任何好吃的东西都诱惑不了我,我没有饥饿的感觉。她们不告诉我干什么,把我骗到医院要给我输液,我不接受,盘着腿在那里安详的坐着。一个男犯问我《九评》中的一些问题,我谈了自己的看法,并背诵师父经文《红潮落》给他听。

那个男警察看我在这盘着腿,坦坦荡荡的讲,不知该怎么管,他可能也懵了说:“你别在这儿了!”我说:“你同意我走了?”他说:“别别别”。医生和狱警在商量怎么把我捆到床上,给我输液,被我听见了,我大声说:“休想!你们谁敢动我!”他们谁也没想到,于是都不说话了,又把我送回号里。还没進号,专职队长把我找去说:“x老师,你这样做对我们这些女狱警是一种伤害。”我说:“我不吃饭只能伤害我自己的身体,我没有伤害任何人。”他说:“她们要管你呀。”我说:“我没请他们管,她们可以不管我。”他说:“我已经给你出了黄牌了,不去管你了,你能不能给我们点时间,哪怕两天、三天,吃点饭,或吃点药?”我说:“我绝不!”他说:“那你就是拒绝一切進食和医疗?”我坚决的说:“我拒绝一切進食和医疗,要求无条件的释放我”。他说:“你可以这样做,但在经济上会吃大亏的,还会影响你儿子。”我说:“中共早就对我经济上迫害了。至于说儿子,人各有命。老葛朗台给欧叶尼留下的是金库,她生活的幸福吗?我就是给他们留下金山银海,他们若没有这个福气,也会在一夜之间化为灰烬。我只是给他们留下一颗坚持真理的良心足矣。”那队长点点头说:“我尽快反应你的情况。”

第二天姓吴的所长找我:“我已经知道你的情况了,你为什么要采取这种办法呢?这会死掉的。”我说:“你经手了这么多法轮功学员的事情了,知道我们都是好人,可有多少年轻的大法弟子被活活摘取器官、往死里打,江泽民是灭绝人性的!我不想死,但我也不怕死,我都这把年纪了,怕什么?中国有句古语:士为知己者死。我们师父是世上最好的人,我作为他的徒弟,我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死了,又有什么关系?”他说:“我们可受不了,你不能死在这里,必须健康的出去。”我说:“那你就放我走。”他说:“你给一个星期的时间,在此期间,你可以不吃饭,但要喝点水。”我说:“一个星期太长了,那可能我就撂倒这里了,我绝不喝你们一滴水的。”他拿出一瓶矿泉水:“你已经四天了,偷偷的喝一点吧,这不影响我给你办。”我笑了笑:“谢谢你的好意,我真修,怎么会偷着喝呢?我就是要做到真正的滴水不進!”善言也罢,诱惑也罢都未能达到目地。第二天,我无条件的离开了这个魔窟。

身卧牢笼十天整;正念正行正众生。近距立掌驱烂鬼;回归路上步不停。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