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

一、走入大法修炼

我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我未到四十岁,却是未老先衰,严重的子宫肌瘤,腰椎间盘突出,严重的风湿病等,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痛,未间断过打针、吃药。用自己当时的话说,我满身都是臭药味,觉的人生活着苦不堪言。

一九九六年八月左右,我妈向我推荐法轮功,当时她也是刚修炼几个月,一身的病都好了,但她一向我洪法,我便头晕、发困,一停,我又清醒,听不進去,几个月都是这样。我问法轮功是不是气功,要是气功,我就不学,我以前学过好几种功法,也没把我的病治好。

直到一九九七年三月左右,我看到一位原来面色很黄的同学,两个月不见,面色又红又有光泽,我问她用了什么化妆品,她说炼法轮功了。啊,这不正是我妈推荐我的那个功法吗?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

二、四十一岁我添了个女儿

因为我当时还不理解法轮功就是修炼,每天都炼功,但身体不适也照吃药,因为很少看书,一看就困,总看不進去,悟性又差,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宝书,一看就知道是一生所追求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大半年就给我调理好身体,久违的无病无痛的一身轻又回来了。在我四十一岁,一九九八年末,我怀上了孩子。我知道八年前,医生叫我切除的子宫,现在恢复了生育功能,但我却高兴不起来。由于某种原因,家里人要我做流产。我知道我是炼功人,绝对不能杀生的,我不能再做伤害生命的事。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杀生会造成很大的业力,炼功人要消业,本身生生世世已造成很大的业,现在继续造业,怎样修炼啊?这个生命我做主我要生下来,家里人见说不过我,也就不再提了。在我怀孕六个多月的时候,“七•二零”开始了,家里人吓的够呛,不让我炼了,我坚定的说,“邓小平都三起三落,法轮功是被打压的。”

但我万万没想到,邪恶用另一种的恶毒手段迫害我。当我怀孕七个月时,出现了大流血,开始时我以为是小便,一看,是血,自己吃惊不小。我一动不动躺在床上,血还是不断的流,最大的有八公分大小的血块,把家人吓坏了,要我弃小保大。此时,我反而很平静,既然我是炼了功才怀上的,小孩的去留由师父安排,只要我有一口气,我就不会放弃她。到保健院,未作治疗,血止住了。住院几天,我便出院。怀孕到八个月,又同样出现了前一次的险情,每次的流血量可能超过一百毫升。我又住進了医院,医生准备对我進行剖腹产,我说能保住就保,医生同意我搏一搏。止了血后,我又出院了,医生说不同意,出现事故自己负责。我默默叫师父帮我,把心一横,还是交给师父安排,奇迹出现了,一直到预产期的前十天,出现产前现象,剖腹生下一个七点一磅的健康漂亮的女儿。手术中,很顺利,并同时做了结扎手术。女儿现在已长到十一岁,聪明可爱的小弟子。

我生完女儿,很快就找到了工作,五十六天便上班了。这些在常人眼里不可能的事,却在我身上发生了,这就是大法的神奇。

三、师父再次救了我们母女

在女儿六岁那年(二零零六年)的一天中午,我用单车带着她,边发着正念边骑车,突然一辆货车驶入单车道,离我们不到半米处迎面急刹住了,我没有一点害怕,只对司机说了声,“你怎么开的车啊?”便往前赶路到一百米处时,坐在单车座上的女儿说话了:真是师父救了我们呀!是啊,怎么我连小弟子的悟性都不如啊,修炼后,出现的事怎么会是偶然的呢?我想我要去证实大法。

调转车头,见那辆车还在,司机原来是位年轻小伙子,我便说,“你今天很幸运,遇到我们是修大法的,有师父保佑,要是常人,你没这么好彩。”他还没有从惊吓中反应过来说,“阿姨,对不起了,我不是有心的,我现在还吓的连车还不敢开呢。”他描述说,他的车走中间车道,与一辆靠右单车道的车并排行驶,突然这辆车加速抢道,跑到他前面。往前开,肯定撞上,刚好在右边单车道上有个入口,他便加速驶右边的车道,闯入单车道,我母女刚来,就来到此,他马上急刹,在我车头迎面停住了。啊,原来很险啊!师父又一次救了我们母女。

四、亲人得福报

二零零三年,我哥带着十多位年轻人及我的侄子去登山,当时他十三岁,到了半山一个瀑布处,我侄子跟几个同伴玩水,因石头滑,跌下了十六七米深的山崖。当大家艰难的将他救起,他已经昏迷不醒,身体开始发凉,大家以为他死定了,能让出来的衣服都用来把他包住。当时是下午四、五点钟,天也快黑了,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二十多分钟,他突然张口说话了,问这是什么地方,奶奶在哪儿?我哥说这是××山,奶奶怎会在这儿呢?他说奶奶叫我啊,大家以为他在说胡话,赶快将他送進了医院,只是点外伤无大碍。

第二天,奶奶(大法弟子)护理他,他说他做了个梦,一片绿茵茵的草地,有一块巨石刻着“极乐天”,他要走進,有一把大泥锁锁住,象天安门两扇大门的地方,一个叔叔五十多岁,穿着白色的衣服,说不让他進,未到时候。奶奶拿师父的法像给他看,他说就是他。奶奶说是大法师父救了你,你身上也带护身符。现在侄子也学法了,带同学回家,让奶奶办三退,去武汉读大学,还拍下了婆罗花。

五、走了弯路

女儿出世后,家务事多,又要上班,自己放松了修炼,很少学法、做大法的事。二零零三年家人上庙上香,我也跟着去了,不久以前,身上有的附体又回来了,上医院看,也看不好。这时我又想起了大法,师父说,“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那法身为啥不给你防着?你去干啥去了,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有的人把自己的法轮都弄变形了。我告诉你,那法轮比你生命都值钱”(《转法轮》)。修炼多严肃啊,真的一点都不能含糊,眼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常人的路,生老病死等着你,一条是师父安排修炼圆满的路。我发誓要走师父安排的路,扎扎实实实修。

我做了一个梦,我在一间摆满神佛的房间门口合十,看见其中一佛张口说话,很难听清是说什么,我走近问他,才听清,说,我本来就遇到大佛了,我追问怎么办?他不作声了,我自己说,我要追,我要追!我真的从那以后奋起直追,健康自然就回来了。我认识到一定跟师父正法到底。

六、做好三件事,实修,履行自己的誓约

我感到时间的紧迫,总想将前两年懈怠的时间补回来,收救自己要度的众生,不论是学法、发正念,不论是发资料、发光碟,不论是面对面讲真相、证实大法或劝三退,自己都用心去做。

这几年,一般能搭上话的,我都把他们作为洪法和三退的对象,一走一过都要留下慈悲,让人知道“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商店、路边、超市、市场、坐车、等车、工地、树荫下、医院、银行,甚至火葬场都是洪法和劝三退的场所。包括学生、民工、同事、亲戚、老乡、老师、租客、送货员、问路、购物、收破烂、环卫工、海外朋友、美容、装修、银行,有时公检法、保安等都是劝退讲真相的对象。总之能走出去,都会有收获,一般一星期可劝退四十多人。

每天出去讲真相前先学法,走在路上没有目标,可先发正念,边寻找目标,一定要保持良好的心态,顺着人的执着讲。看见小学生先赞他聪明、有礼貌,再问他真善忍好不好,叫他们直接回答,再说有的同学,做坏事讲假话学习不好,再讲红领巾有个吸血兽印,让我给他摘掉保平安,记住救命的九个字;中、大学生都会上网,问他有没有听说三退保命、藏字石,再劝三退;青年人问他的工作,说找工作不易,看见你们就象自己的孩子,要孝敬父母等入手;遇到生意人先说祝他生意兴隆,但最要紧的是平安,从现在发生的灾难入手;见到民工就说你们辛苦了,上有老下有小,共产党有权便有钱,贪污受贿入手,并说现在人不治天治,三退保命知道吗,我们不推翻它、不打倒它,大难来我们选择离开它,不要跟它们捆缚在一起;看见有病的,我会说我以前很多病,念了那九个救命的字,现在什么病都没有了,他听到法轮大法如有疑问时,你马上说大法是高深佛法,中国人很聪明,但妒嫉心特强,大法是被迫害的,在这样迫害的时候,你都认同大法好,神佛就帮你;遇到老人家,你说祝他老人家身体健康,他们退休了,辛苦了几十年,要把命拉长,保重身体,再提几十年的政治运动,死了八千多万人,人不治天治等,不管怎么样,最后都要叫他记住救命的九个字,并帮家人三退保命。

几年的讲真相中,有多谢感激你的,有产生共鸣的,有当面骂你的,有背后骂的,有不理睬的,有亲友不理解说你傻的,有远离你的,有家人反对,甚至丈夫提出离婚,但都一一走过来了,把住一颗心救人,管常人说什么呢?他们说的话多着呢。

我还做的不够,还有一大堆的常人心,对身边的亲人有的还没有找到解开他们的结,去年邪恶的病业关未过好等,有时中午发正念会误时,这些我要加紧提高,在大法中更加精進,修好自己,完成誓约,救度众生,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圆满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