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中县六一零头子冯东昌、恶警李伟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辽中县“六一零”机构头子冯东昌、公安局安保大队头目李伟,多年来追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此换取其地位升迁。他们把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关入监狱,制造冤狱,大肆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钱财,多少人被他们迫害的生活困苦、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经他们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吴连铁(被迫害致死)、郑守君(被迫害致死)、李艳海、魏天喜、陈连柱、龙友和、陈荣军、全明启、平殿英、陈素连、艾青峰、邱清华、曹东贺、李海发、刘琴、王玉、门艳丽、翟文军、赵素梅等人,还有很多农村及外地的法轮功学员。

一、迫害案例触目惊心

法轮功学员吴连铁,男,四十八岁,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县茨榆坨镇黄北村人,以做小买卖为生,家中有妻子和二个女儿,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是村里公认的好人。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吴连铁被辽中县国保大队李伟同茨榆坨镇公安分局局长等人绑架,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八年,非法监禁在盘锦市监狱三大队。恶警中队长王魁忠用老虎凳等酷刑折磨吴连铁。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吴连铁绝食反迫害,遭恶警野蛮灌食迫害致死。恶警后欺骗家属,说是急病而死,急速火化遗体,销毁迫害证据。

法轮功学员郑守君,男,四十五岁,沈阳市辽中县牛心坨乡人,曾是肝硬化病人,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无病一身轻。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晚九点左右,郑守君被潘家堡警察绑架,随后遭到李伟等人的刑讯逼供。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七日郑守君被关进辽中县看守所。郑守君头部被打成重伤并遭受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被送往沈阳东陵监狱,由于中共邪党人员封锁消息,不给医治,也不准家属探视和过问他的情况,郑守君只能绝食绝水进行抗议,抵制对他残酷的迫害。直到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沈阳警察给家属突然打来电话,让家属到“监管医院”见郑守君。家属急忙赶到医院,见到的却是郑守君的遗体。后来,警察将郑守君的遗体在文官屯火葬场秘密火化。从郑守君被迫害死到火化期间,他妻子和孩子的暂住地进出的都是便衣,任何人都不可能靠近他家。(“法轮功人权”于二零零九年八月,将郑守君被迫害的案例以“非法和任意致死”的形式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吴连铁、郑守君如果没有李伟及冯东昌等人给罗织罪名送到监狱,他们俩家也不存在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亲的痛苦。两位活生生的好人被迫害走了,两个完整的家被破坏了。

法轮功学员邱清华和郑守君同时被绑架,“六一零”头目冯东昌和李伟残忍的对邱清华也进行刑讯逼供,冯东昌气急败坏的将一杯热水灌入邱清华的左耳,致使邱清华被迫害的左耳失聪,感染脑膜炎,神志不清最后连家人都认不出来了。经家人强烈要求才把人放回家。

遭受李伟、冯东昌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多人,如:

李艳海、魏天喜、陈连柱被绑架送洗脑班迫害;龙友和被迫害劳教一年;

陈荣军、陈素连、邱清华三人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李伟等恶警将外地法轮功学员全明启绑架并酷刑折磨,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将辽中三千里饭店两名张姓女法轮功学员绑架;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李伟亲自带人闯入另一名张姓男法轮功学员家,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将其电脑、手机、数码相机、电视、影碟机等日用品,总计合人民币九万余元被其抢走;

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将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平殿英老人从家里被绑架迫害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家里剩老头一人孤苦无依;

将法轮功学员艾青峰一个残疾人绑架并判刑五年;

辽中县公安局以李伟为首的徐全刚、李国森等几个警察,在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之前以所谓的敏感日,非法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并绑架了邱清华、曹东贺、李海发和刘琴。因此他们每个人都得到了上级的所谓“奖赏”。邱清华被非法判了四年冤狱,如今还在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又先后将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王玉、门艳丽、翟文军、赵素梅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早八点左右李伟等人将原二中物理教师叶中秋在家中绑架(以前因向学生讲真相,曾被冤判过五年,并失去了工作),现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

二、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逃脱不掉

近几年来,“六一零”、警察、各级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报应的越来越多,他们很多人年轻力壮却突然得怪病或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的意外死亡,有更多的是得了绝症,还有的是突然意外伤残或者家庭遭遇种种不测,仅在国外明慧网上公开曝光的已有一万多例。

警察是否能以“执行命令”的借口,逃避善恶必报的天理,当然不能!这里仅举几个本地发生的恶报丑闻:

原养士堡乡派出所所长刘永贺,紧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强制办学习班洗脑,并当众辱骂大法,自认为“天不怕,地不怕”;结果二零零一年底被一辆汽车撞死。

辽中原政法委副书记徐宝金、干事郭长元,充当江集团的政治打手,凌驾于公、检、司法系统之上,直接受省市“六一零”操控,多次非法抓捕信仰“真善忍”的公民,徐宝金因重大经济案件于二零零三年三月被抓捕归案,郭长元于二零零二年底公款吃喝后洗浴,突然心脏病发作死在浴池。

辽中县法院原执行庭庭长李树卜,参与迫害大法及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深得“上司赏识”,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中午,李树卜一行几人在某一浴池洗浴完,突发心脏病使其死在休息大厅,直至下午六点多钟竟无人问津,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辽中县公安局原政委姜连仁,是参加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违法者之一,姜连仁一个女婿遭车祸身亡,另一个女婿因经济问题被拘捕,不幸一人做恶,殃及家人。

辽中县原东街派出所所长石长彦,自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诬陷迫害法轮功以来,猖狂至极,非法抄家、私自拘捕法轮功学员。特别是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七日晚,他一次性就组织、策划、劫持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十六人,其中五人被判刑,法轮功学员韩庆财入狱后被迫害生命垂危,送家后九天死亡。余者被拘留、勒索人民币五千至一万不等。石长彦因此“受奖”了。就在他趾高气扬之时,报应来了,二零零三年秋得了胰腺癌,于二零零四年三月死亡。据说,他临死前极其痛苦,有时自己头往墙上撞。

辽中县原长滩镇派出所所长赵长林,积极执行邪党指令,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曾遭遇车祸报应,仍执迷不悟,调任大黑派出所所长后,继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如今锒铛入狱。

可见神目如电,报应不爽,不管是什么样的名义或借口,一旦迫害了修炼的人就必遭天惩 。

善恶有报,机会无多,奉劝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不要为眼前的一点小利而沾沾自喜,恶报如影随形,随时都会降临在迫害者身上,并殃及其家人。这不是恐吓和威胁,忠言逆耳是良言,不要失去机缘,立即停止迫害,回头是岸。

辽中县“六一零”头目冯东昌 办024-87883425、87822610、13804978811
辽中县安保大队头目李伟 警号115225、13604909119、办024-878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