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集会声援八千四百万勇士退党(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记者蕴韵悉尼报道)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澳洲悉尼退党服务中心在悉尼市中心举办退党活动,声援八千四百万中国勇士退出中共邪党相关组织,庆祝中国民众的精神觉醒,呼吁更多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走出精神禁锢。

高精度图片
悉尼市中心声援中国民众三退大潮的横幅

悉尼市民签名支持中国民众退出中共相关组织
悉尼市民签名支持中国民众退出中共相关组织

悉尼市民签名支持中国民众退出中共相关组织
悉尼市民签名支持中国民众退出中共相关组织

在人群熙熙攘攘的市中心,集会者打出了“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只有解体中共才能制止迫害”、“声援八千四百万中国勇士退出中共邪党”、“爱国不等于爱党、中国不等于中共”等巨大横幅,摆放着揭露中共罪恶的真相展板。很多游客认真阅读展板,他们了解了真相后,纷纷签名对此表示声援。

悉尼退党服务中心代表马恒隽先生表示:我们在这里声援八千四百万中国勇士退出中共,不是在搞一场政治运动,而是支持人们在精神上的觉醒和道德回归,是秉承着天意而行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随之而来的中国人告别中共的浪潮也越来越大,目前达到八千四百万人数。其实大纪元记录下来的“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和实际上退出的人数差距是很大的,在中国大陆有许多人,他们找不到退党途径,他要突破网络上来声明,所以很多人在人民币上、墙上、在电线杆上或公开粘贴标语声明退出的人相当多,这样的人还没有统计在内,实际上真实的三退人数要远远的超过八千四百万,无论在中国或世界上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我们发现现在的中国人已经敢于公开谈退党了。中共在人类历史上是最邪恶的一个共产集团,这个集团最后的堡垒也随时都会倒塌,最终都会随着中国人对邪恶的彻底抛弃而灭亡。

悉尼大纪元副总编李先生表示:我们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方举办这个活动,就是想让悉尼更多的人、包括华人在内看到“结束中共暴政”的这个潮流势不可挡。昨天我碰到一个中国人,他不理解,他对中国和中共邪党这两个概念分不清,因为在中国他长期受着邪党的教育,认为这样是不爱祖国了,是给中国丢脸了,他把中共和中国混为一谈。我说你不能把中共邪党所干的坏事与“中国”这伟大的祖国等同起来。中国有着悠久的文明历史,有着美好的仁、义、理、智、信的古老传统,是中共执政以来破坏了它。中共只是一个小小的邪党,它和我们伟大的祖国是不能够相提并论的,在它六十一年执政期间,它是用邪恶的谎言与欺骗手段绑架了所有的中国人,它是没有善念的。在民主社会里,人民向政府表达自己的心声是很正常的,而在邪党的统治下,你说真话就有可能被枪毙;你有反对意见,它会镇压你。现在是加入“结束中共暴政”的关键时刻,这个潮流势不可挡。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大潮奠定了中华民族和平过渡到没有中共的新中国的历史机遇,也是人类和平的必然。

来自中国的卢先生今天也参加了退党活动,他认为这个活动的意义是很大的,因为在中国还有很多人被共产党所蒙蔽,现在大家在逐步认清它。中共执政以来,人民灾难深重,它用表面的东西迷惑人心,欺骗万民,欺骗世界各国政要和人民。历次的政治运动,一直到八九年的屠杀学生、九九年迫害法轮功,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进行贩卖。他认为共产党什么坏事都能做出,他呼吁更多人的觉醒。当中国所有的百姓都抛弃中共的时候,那就是中国民众真正的新生。

中国黑龙江省大庆市的张女士表示,“我声明退出了少先队,因为共产党倡导无神论,而中国有着五千年的神传文化。我认为中共对神犯下了滔天大罪,所以我要退出来。共产党执政以来,它是用暴力统治着中国,它历次运动都是整人而维持它的统治。我的一个朋友是法轮功学员,叫唐丽娟,她有着一个很美满幸福的家庭,她的丈夫也算是个中共高官,她本人是我们地区党校的哲学教授。中共打压法轮功后,她丈夫承受不了中共的压力被迫与她离婚,儿子也因修炼法轮功被五次抓进监狱,最后被注射了一种不明药物放回家后尿不出尿,肚子膨胀直至死亡。她本人现在还在流离失所,好好的一个家庭就这样散了。大家都知道共产党杀人,但这样迫害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牟利,实在是太残忍了,中共的道德沦丧,已到了可怕的地步。”她认为,中共是在反中国,反人类。中共为了掩盖它的罪恶,封锁消息。退党是让人从心灵上与中共决裂,从良心上彻底认清中共的本质。

法轮功学员和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们,在闹市中心拉起十多条横幅,架起展板,声援中国的退党大潮。不少市民签名表达他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