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制止邪恶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中共邪党政权是不叫人做好人的,从它建政那天开始就是流氓起家,一路上都是用谎言、用假的来欺骗民众,用暴力来专政,是这样建立起来的政权。” 每学到此处,我就会联想起我的一段经历,觉得师父一针见血,指出了邪党的本性。对我讲真相救众生有直接的指导作用。

在这里我想和同修分享我的那段经历。

那是二零零四年。随着师父的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地区的许多同修利用常人的法律讲真相,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非法之徒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罪行。师父也给了我一次机会。

六月的一天,有两位老年同修找到我,告诉我她们的女儿都被非法劳教了,其中一位的女儿是被超期关押,另一位是家属拿到拘留证时女儿却已被非法劳教半年多了。我们先集体学法。经过切磋,我们认为可以针对这件事,向公安厅直接反映公安人员侵犯公民合法权利,执法犯法的行为。

到了公安厅信访处接待日的那一天,我们去了信访处,向那里的接待人员反映了两位老年同修的情况。信访处的接待人员当时告诉我们,超期关押的问题找司法厅;非法劳教的问题去找某某公安分局。

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信访处的楼梯口站满了便衣,院子里还停满了警车。其中一个便衣上来问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们说是来反映法轮功的情况。他说:“我们是上面派来接待你们的,你们跟我们走。”我说:“我们是来这上访的,为什么跟你们走?”他说:“这里解决不了,我们给你们解决。”我当时心里很平静,也没有多想什么,就上了他们的车。到了公安分局他们的态度一下就变了,哪里是叫我们来解决问题的,完全是把我们骗到这里对我们進行非法审讯的。就这样打着执法的幌子,光天化日之下对我们行起骗来。

一个警察问我:“你来干什么?”我说;“我来公安厅问一下为什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可以炼法轮功,‘七•二零’以后就不准炼了?修炼真善忍错在哪?”警察说:“这是定性的了。”我说:“哪部法律规定的?谁给定性的?”警察回答不出来。之后,他们又把我转到我的户口所在地的公安分局。这里的警察还是问同样的问题,我还是同样的回答他们。在师父的加持下,下午五点多钟我回到了家。

刚到家不久,单位的书记、保卫科科长、退管办主任一伙人就来到了我家,说是“表示关心”,来看看我。我说:“这么多年你们都没有关心过我,今天怎么来了?是不是为我今天到公安厅上访的事来的?我就把今天上访的事跟你们说一下,也让你们了解了解。”我说:“你们知道吗?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我没有错。是警察和信访处的人互相勾结,把我骗到公安分局对我進行了非法审讯。是警察和信访处的人在犯罪,我要控告他们。”来的这几个人被我的话震住了,书记说:“我们本来是劝你不要去上访的,你倒给我们上了一堂课。”他们无功而返。

由此,这场正邪较量开始了。

当天晚上几个同修来到家中,我把事情的经过跟他们说了一遍,大家一致认为:应该立即向明慧网曝光信访处和公安局的非法行径,争取海外同修的声援,同时写申诉向检察院控告他们。要抓住这次机会,大面积的向当地民众讲真相,揭露当地的邪恶,让更多的人明白是谁在犯罪。

第二天同修陪着我把申诉状交到了检察院控告科。

没过几天,一个早晨,我所在单位的公安分局又把我带到他们局里对我進行了非法传唤,之后还非法抄了家。他们问我:“是不是要为法轮功翻案?是不是有一天还要到联合国为法轮功上访?”我正告他们:“我要对你们的非法传唤、抄家的犯罪行为進行控告。”

下午回到家我又和同修切磋,写好了对我非法传唤、抄家的申诉,交到了检察院,并同时向明慧网发去了报道。

一个月后,区六一零、单位的书记、保卫科长、退管办、厂办等人员,在单位专门为我办了一期洗脑班,名曰“学习班”。在“洗脑班”里,他们放“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碟片给我看,我说这个是假的,我不用看了。我们师父说大法修炼人不准杀生,我们怎么会到天安门去自焚?我的正念抑制了他们的邪恶,这张光盘没放完就关了。之后我一直发着正念,解体着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邪恶烂鬼。结果使他们的“洗脑班”才办了两天半就办不下去了。那天下午他们叫我写一个“认识”交给他们,并不让我告诉别人。我就把他们这几天干的事如实的写出来,指出他们利用公款私设公堂,非法剥夺公民自由,是违法行为,我要依法控告。当我把这份“认识”交了之后,一切都消停了:刚才还看到很多人在院子里走动,怎么瞬间什么人都不见了,也没人管我了,房间里只留下了我自己。下午通知我回家。我走的时候,发现院子里原本停着的五、六辆车也不见了。

当天晚上退管办的书记来家说,明天区六一零的人要来看你。我说不要来了,谁都不要来,可第二天他们还是来了。原来他们是来向我作“解释”的,说这个班是区政府叫办的,不是他们“六一零”要办的,还叫我“配合”他们一下。我说:“我不就到公安厅信访处说说法轮功的情况吗?你们就迫害我到今天。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你们在犯法。”这时他们就拿开除我的工职相威胁。我说,你们没有权力开除我的公职。他们说:“你只讲你的权利不讲义务,”我说:“我的义务就是维护宪法赋予信仰自由的权利,不允许任何人来践踏它。你们对我的迫害不止,我就控告不停,直到你们停止对我的迫害。”

他们的招儿用完了。经过三个多月的正邪较量,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海内外同修的大力配合下,正念解体了邪恶,一切又回到了当初。我依旧在家里管教着孩子,伺候着老母,拿着我的退休工资,就象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这次经历使我看到了迫害者的流氓本性,切实看到了它是在用谎言和造假来维持这场邪恶的迫害;这次经历,使我去掉了许多人心,看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我也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大法弟子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我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师父所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更坚定了信师信法。

今天,助师正法的路已经走到了最后,师父要我们多救人,我们只有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兑现誓约,完成使命,才对得起师父的苦心救度,对得起众生的期盼。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海内外所有的同修们!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