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正念除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是个非常邪恶的地方,众多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在此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有个同修亲口给我讲过她在调遣处被连续电击了五个小时,都闻见了肉皮焦糊的味儿,大小便失禁。我深深的同情这位同修,更深刻的认识到邪恶必除。有同修建议把我在此的经历些出来,鼓励经过魔难的同修。

当时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半个月左右后,我被转到了劳教人员调遣处。大法弟子不管在哪里都一样,都要做好三件事。我到了那里后,那儿的组长叫我背那里的一些东西,我看到第一条是坚决拥护邪党,我说:“不背。”组长说,“好,你要不背,就一直不背,给你弄到严管组挨整!你要有那钢筋铁骨你就扛着,别回来,回来我就瞧不起你。”我笑了笑,再也没说话。

所有的时间,我都在发出强大的正念,一思一念都绷得紧紧的。“请师父帮我”,我发出一个巨大的法轮在调遣处上空旋转,把所有的低灵、烂鬼、黑手,吸到法轮里打碎,化成原始之气。(一年以后,我与一位当时也在调遣处呆过的同修聊天,她居然能描述出我当时发正念打出的法轮的样子。)第二天,当班狱警要检查背,组长小声嘱咐我:如果不背,就一声别坑。我照她说的一句话不说,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恶警背后的邪恶。那个警察小声哼着“不背?回去背啊!”回到组里,组长说“你可好好修,你们师父看着呢!”

第四天,当班警察叫我跟她去办公室,我发着正念跟她走到办公室门口,突然有人叫她,她让我先回去了。我回去一看,组长正在看书,她把书一放,去一边了。我一看,书名叫《神在看着你》。

第五天,当班警察检查大组,大惊小怪的嚷嚷:“真新鲜!五天了,这儿还猫着一个不背的!”她把我叫到办公室,另一个小警察询问我,我借机会给她讲真相。她不听,限制我在一个方砖内站着,并让吸毒的看着我。我一刻不停的发正念,这时门开了,我的眼角闪过一块硬币大小的金星,原来是大队长進来了,她姓杨!我内心无限感慨的对她说,“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她什么也没说出来,又出去了。下午,我的肚子开始疼,她们不许我上厕所。我拍过铃,试图往外冲都不行。万般难忍下拉了裤子。她们怕让人看见,熄灯以后偷偷摸摸的让我换洗了。

我还是被送到了严管组,组长叫刘琴,是个疯狂的吸毒女,只要她一张嘴就是骂人。她24小时盯着我,不让我和任何人说话,不能随便动。我没有怨恨她,只是清除她背后的邪恶。有一天她说乳房疼,我告诉她那是乳腺增生,气性大的结果。我借机给她讲了真相,而她也慢慢的不怎么骂我了。

一天下午,我想看看刘琴和我前世是什么缘份。我定了定念,慢慢看到前世我曾经打断过她的一条腿,她拖着残腿质问我这笔账怎么算?我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自责、抱歉、追悔。这时,本来背对着我的刘琴转过身来说:现在天还冷,你多穿件衣服行不行?在这里只有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我连忙说“好,好!”逐渐的,全组的人都对我挺好。每天三顿饭前集体背那些规定时,我背《论语》、《心自明》;唱歌时我唱《法轮大法好》。一天,一个警察对我喊:“你要不背,就把嘴给我闭上。”我说“好,这是你们明确同意我不背了!”

我就是这样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抵制迫害。当时我没有绝食,并且吃的挺多,因为大法弟子的人身是宝贵的,要珍惜的。师父给了我们功能,就应该利用起来,不能再用人的方式了,人的能力有多大呢?当然大法弟子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反迫害,那些绝食反迫害的同修都是可敬的!我感到,没有前几年大法弟子们的反迫害做铺垫,和大法弟子们的发正念加持,以及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也不可能做的这么顺利。

我这次最大的体悟是在背法中升华,当我背诵《论语》中“有些人甚至不敢正视,不敢触及,不敢承认客观存在现象的事实,是因为这些人太保守,不愿改变传统的观念去思维。”我明白了,不能再用人眼去看所谓的事实,不能再用人的观念去分析事态发展。

以上是我的个人经历与体悟,希望各位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