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跟师走 才能解体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近几个月来,重庆市很多地方办起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绑架了不少同修。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万州区洗脑班,十一月十六日上午,重庆市区也绑架了十多名学员到洗脑班。还有一些地方也绑架了不少同修。

值得提醒的是,被劫持到洗脑班的很多同修,彻底否定旧势力,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做的很好,对邪党震慑很大。而有的同修却顺从了邪恶的安排,不少人被洗脑转化,使人感到很痛心。邪恶本来就是邪的,你叫它不害人不可能,只是它们在作垂死挣扎时邪的最凶狠。在邪恶迫害面前怎么办?就这一问题我谈点个人体悟,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在遭受邪恶迫害的过程中,走了不少弯路,吃了不少苦头。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我被中共当局绑架了六次,两次進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進去了又出来,出来了又進去,给我极大的伤害。为什么邪恶扭住我不放、对我進行迫害呢?当然因素很多,但最主要原因是我没有在生死面前去掉执著,没有在否定邪恶的迫害中很好的实修自己。

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当局把我绑架到招待所,進行洗脑迫害。当时,法理不清晰,不知怎么做,只想快点出去做证实大法的工作,该说的也在说,不该说的也在说,没有过好关;出去后就想好好修炼,多做些证实大法的事,弥补过错找回损失。

年底,我到人最多的地方去炼功,被恶警绑架到了公安局進行残酷迫害,由于怕心出来了,顺从了邪恶的安排。出去后,又觉得自己做错了,对不起师父,又只好多做证实大法的工作,弥补过错找回损失。

一天,恶警又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十来个恶警轮流转,每人打我两小时,用电棒、木块打我,用脚踢我,全身都打伤了,我不配合邪恶。恶警就把我从公安局绑架回家里,叫我看正在考大学的儿子,我知道他们是拿儿子考大学来威胁我。我被情所挠,又妥协了,没过好这一关。

一关没过去,关关要找你——不管你做了多少证实大法的工作,怎么弥补,没有去掉那个执著心,魔难还得来。不久,又来一帮恶人,把我圈在一间屋里,恶警把他们自己带的材料摆在外屋桌子上拍照,作为陷害我、绑架我的证据,强行又把我绑架到公安局的十四层楼上迫害。

一个什么处长喊把我从十四层楼上推下去摔死,另一个恶警穿着一双鞋底板钉有铁板的皮鞋上来,用力踢我两脚的脚杆,踢倒了又拉起来,一连踢我两小时,换班了又上来一个恶警折磨我。他拿来一双新皮鞋,告诉我,说把穿的这一双踢烂了,就换这一双新皮鞋。说完后,他把我推到墻角上站着,然后,他走到房子的另一边,就象足球踢射门一样,跑了十几步,然后飞起一脚踢在我的小腹部位,我倒了又被他们拉起来再踢,一直把我踢倒在地晕过去了,才罢休。

恶警把我拉回非法关押我们的房子里,那屋里还关了几位同修,看到我被拉了回来,就把我的两只裤腿撩起来看,一摸两脚杆骨,同修大哭起来,说脚杆骨全是碎碎的。恶警那么打我,我啥事没有,同修这么一哭,我也伤心起来,跟着她们一起哭了。这一哭就不得了了,全身疼痛难忍,再也坚持不住了,结果又向邪恶妥协了。出去后又拼命多做证实大法的工作,又被邪恶迫害,就这样,几年来被弄到公安局迫害了六次。

这些年来,我经受了这么多的魔难,一直找不到问题产生的原因,学了师尊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我才有所醒悟,师父说:“中共历次搞的运动都在使用这种同样的流氓手法,先给被迫害者造一顿谣、媒体齐上批一顿,挑动民众情绪,绑架民众参与此事,然后把他打倒,这就是所谓的‘群众运动’。这一次不灵了。是啊,宇宙正法,宇宙众神都在关注着,众多的佛道神也在参与,能叫一些恶人一时说了算?只不过是利用这个狂妄的邪党来考验大法弟子、在生死面前去大法弟子的执着心,从而使大法弟子圆满而已,把那些不能当大法弟子的筛出去,也不过就是这么一个过程。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很难看清怎么回事,那谁在这个迷中、谁在这过程中谁才知道难。我刚才说的话就是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了不起,在迫害中你们走过来了,但是有些人不要迷失了方向,要清楚自己是干啥的。”

师父讲的这段法理,使我明白现在邪恶迫害是怎么一回事了。师父给我们延续的时间,不是叫我们过休闲日子的,而是让我们这些没有跟上来的大法弟子,赶快去掉自己的执着心修上去。在魔难中选择什么,完全取决于自己,不是修上去就是被筛出去,我却还在迷迷糊糊的乱撞一气。

现在我明白了,执著心是一种物质,隐藏在你的体内,连它的影子你都看不到,你喊破嗓子要去执著,对它毫无作用,那只不过是一种口号。只有在某种环境下,以某种的形式,让它表现出来,这时你抓住它,清除灭掉它,那个执著才能去掉。

邪恶行恶,给大法弟子制造迫害,无疑它是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但它同时又给大法弟子制造了一个特殊的修炼环境,大法弟子在否定迫害的同时,用大法归正自己,修去执著,从而走向圆满。我们必须严肃对待各种魔难。

有同修讲,我出去后就写严正声明,向师父道歉,请师父原谅。修炼是严肃的,碰上邪恶迫害,你就顺从邪恶安排,出去就写严正声明,再遇到邪恶迫害,又写三书,出去又写声明,这是个大法弟子做的吗?这不是常人中的那种无奈吗?严正声明,是师父对我们的慈悲,是真修弟子一时一事做错了,师父网开一面,再给他一次从新修炼的机会,要明白严正声明也只是叫你从新修炼,但不要把它当成是自己的保险箱哟。我们应很好的想一想,不要迷失了方向,要清楚自己是干啥的。

今年十一月十八日,居委会的中共邪党书记打电话,要我把全家人的身份证、户口本拿去买医保。什么医保?我才不听邪党那一套,不上邪恶的当。这帮人看我没有去,第二天上午九点,国安、公安、“六一零”、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一大帮七八个人和警察就凶相毕露跳出来了,又想冲進家里来绑架我,把我堵在我的家里。我心如止水,关好门,坐下来发正念,清除邪恶。我头脑十分清醒,这次邪恶来迫害我,还是针对我的怕心来的,前六次魔难没过好关,就是这个怕心惹的祸,这次又招来来魔难,祸还是源起于怕心,如果我没有怕心,向邻居讲清真相,向居委会讲清真相,向派出所讲清真相,邻居就不会监视我,居委会就不会管着我,派出所就不会绑架我,这回我不能放过怕心,我要去掉怕心这个执著,连根拔掉它。

我发了一阵正念后,就开门和丈夫一起走出去,刚走到楼下,大门外只坐有一人,其他人已无踪影,我们出去,他跟在我们后面。我就知道他一定是恶警了。我停住脚告诉他:我们修真善忍没错,宪法规定有宗教信仰自由,我有人身自由的权利,贪官污吏日嫖夜赌你们不管,你来管我们这些好人,你们做错了,你们在犯罪。我不跟你走,是为你好,是在救你。他的脸一下变的青黑青黑的,真显的无地自容,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了。

我们回家向居委会的书记打电话讲真相,又去给邻居讲真相。告诉他们,洗脑班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比劳教所还邪。他们为了不暴露行踪,掩盖恶行,全是黑社会的那种手法,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了十多天,家里人还不知道。他们绑架人,不需要任何手续,不出示任何证件,不需要家人签字,不要家里拿送任何东西。绑進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一人关一间房,两个包夹,三人住在那个房间里。每个房间一台电视。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这个房间,就再也出不去了,睡觉吃饭解手都在那个屋里,不准和其它房间的任何人接触。这个洗脑班,威胁、恐吓、体罚全都用上了,什么“学习班”,纯粹就是一座人间地狱。他们听了我讲的真相,感到十分吃惊,表示以后不再做这些事了。从此后,邪恶就没有再来我家了。

从此我没有怕心,坦荡超脱,就是要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修自己。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按照师父说的做,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修,按照宇宙演化原理炼,不能配合邪恶的安排,首先是无论如何不能配合邪恶到洗脑班去,更不能签什么字。我清楚的知道,邪恶想方设法让修炼人妥协,就是想把我们筛出去。

同修们啊!师父给我们延续来的时间,是让我们去掉执著走向成熟,救度更多世人,不是让我们被邪恶筛下去,让我们全体同修加大力度发正念,站在法上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不移的跟着师父走,彻底解体洗脑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