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轮大法最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我是一名老学员,修炼法轮大法十五年,历经数次生死走到今天。每一次死而复生,每一次跌倒爬起,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深深体会到了佛恩浩荡。

在邪恶的迫害中,我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亲人,远离了家乡,一本电子大法书是我的生命的根本。除了工作、吃饭和短暂的休息外,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做好三件事。

近几年流离到北京。我一个人独居生活,讲真相几点回家都行。由于经历过非法关押,非常珍惜相对宽松的修炼环境,非常珍惜在世间助师正法的时间,非常注重心性的修炼。

我在糊涂时曾做过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错事。清醒后,心理上留下深深的阴影。一度陷入悔恨自责,痛不欲生的消沉之中。邪恶的洗脑、酷刑折磨都没有打倒我,邪恶生命利用我对不起师父的痛悔击倒了我。我手捧大法书,泪流满面,我放不下大法,放不下我的众生。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感觉到师父用一双温暖的大手,亲自抚掉我脸上极度肮脏的红色物质,把我带到山顶洞里,让我好好打坐。我一下子看到了师父,我只喊了三个字:师父,我……一肚子的话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我感受到了师父用巨大的付出为我承受罪业)。师父有事要离开,回头看了我一眼,师父知道我要说什么,轻轻的说:没事的。然后就走了。尽管是梦,但那一刻我真切的体悟到了师父的慈悲,那个善的力量太大了,穿透了我生命的最深处,震动了我的世界,给了我无尽的力量。

我站起来了。知道任何邪恶再也无法打倒我了。我发愿修大慈悲心,救度众生,能救多少救多少。

零八年邪党开奥运,我在天安门广场给小商贩讲真相,被旁边的一个便衣发现,当时人较多没有立即抓我,就用电话告之前面的警察截我。我感觉到后,顺着人群朝前走,看到不远处开来一辆警车停在人行道中间,一个警察挡在路上,正在寻找目标。我马上解开头发,绕道小树后换了一个发型往回走,可是发现前边不远处也开来一辆警车,前堵后劫,左边是人民大会堂,右边是天安门广场外面的机动车车道。突然一辆出租车停在我脚下,下来一位乘客后,我赶快上车,边发正念边快速离开是非之地。是师父在邪恶眼皮底下把我接走了。

当时从单位能看到天安门广场,我天天往那里发正念。因为工作关系,我方便与每一位同事接触,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大部份做了三退。有一个女孩因为被单位开除后不满,向公安举报了我。公司当时有二个独立的办公地点。我刚到一个公司门口,就看见两个警察问前台女孩,要调查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的名字,另一个是举报的女孩名字。前台女孩看见我進来,我摇头示意不让她讲(平时我给她们培训过怎么对付警察),警察背对我什么也不知道。然后我坐在前厅的椅子上发正念,一个警察发现了我,问这个公司是做什么的?我说你到里面问吧。另一个警察说,她是客户,她也不知道。然后他们就進到里面办公室。我赶快回到另外一个办公室。安排好工作上的事情,处理好一切个人信息,留下钥匙,被迫离开了这家公司。后来听同事说,警察找了我很多同事谈话,却什么也没得到。

经过这两件事情,我认识到北京确实是邪恶的中心,一定要理性的做好三件事,不能有任何损失。我还有一点积蓄,没有马上工作,就在合租的房子里学法,到整点就发正念。白天学法很足,晚上出去讲真相。有时白天出去讲真相。有时在梦中讲真相。稳定了一段时间后,积蓄快花完了,我又找到了一份工作。我没有身份证,却总能找到工作,躲过检查,实名制期间也能买到车票。这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啊。

更好的安排还在后面。

有一次我买衣服时给一个卖衣服的讲真相。后来再去时,她告诉我她姐姐也是炼法轮功的,还说你们到一起一定有共同语言。就这样我找到了本地同修,我们一见如故,非常珍惜彼此的缘份,注意消除间隔。有时邪恶狡猾的要间隔我们,在我头脑中反应同修不好的话,我一下子就意识到了,我回应到:同修哪都好(不足也会在法中归正),你不用使坏了,既然来了,就地正念清除掉。

找到同修后,我们共同感谢师父的安排。我们性别相同,方便相处。个性互补,一个做事急有冲劲,容易走极端;一个做事太稳,容易错过机会。就这样我们互相鼓励,互补缺陷,共同精進。听师父的话,出现矛盾时都是自己有问题。有时提高心性真象刀扎心一样难受,就几句话,句句扎心,只要学好法都能过去。矛盾来了抓住机会提高,不累积。看到同修过关,先找自己心性的问题,帮同修发正念,再圆容同修所做的不足。

通过学法我们意识到整体提高的重要,这是邪恶最害怕的。我们是一个整体,发正念也视为一个整体,不允许任何邪恶生命和因素干扰我们。学法、讲真相之余交流提高心性,注重修善,修自己。做事时互相配合。我们很注意安全,同修经常保护我。每次有查户口的,或者陌生人在门前,同修看到都会提醒我。

我们每周集体学法一次,共同讲真相一次。明慧网上同修做的资料太完美了。我们各自成立了资料点,开了两朵小花,大量下载打印资料,自己做自己发。我们每月都出去悬挂条幅证实大法,一个买布一个写字,一个发正念一个悬挂。同修说,将来我们做的和别的大法弟子做的会连成一片,邪恶就没有藏身之处了。有时到公园里面挂完最后一个条幅离入口已经很远了,结果刚从林子里出来正好对着一个出口。这样的事情很多。

师父《再精進》经文发表后,我们都各自找到自身的不足之处,修炼更加精進了,也清楚协调配合的重要。我说时间不够用,同修说吃饭没时间。有一次,我们白天学法发正念做的好,晚上讲真相如入无人之地,一个讲一个发正念,见谁都能讲。讲完坐车回家,安排下一次的内容地点时,同修说完内容,我说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俩相视而笑,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

最近看到明慧同修文章,我们意识到北京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们要与北京的同修形成大整体,除了四个整点外,参加北京同修的每天集体一小时的发正念(上午十点到十一点或下午四点到五点或晚上十点到十一点)围剿邪恶老巢。邪恶下来就地清除,不允许它们向外地输送邪恶因素。

通过大量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修炼环境越来越圆容。

我家里人全部做了三退。母亲天天念“法轮大法好”,年轻时骨折的尾骨也好了。曾是邪党一员的大哥,我整整用了三年时间,他才同意三退,三退后今年事业非常顺利。平时利用婚庆、同学聚会、祝寿、年节串门等,凡能接触到的亲朋好友,几乎全都做了三退,明白大法好。

我在单位可以自由上明慧网,学法,长时间发正念也没人打扰。老总看过神韵光盘。他对我的评价是:你给人的感觉是值得信任。学法开智,我工作效率高,在单位能够独当一面。每年体检,我身体是最棒的,同事都服气。目前单位同事全都听过真相,做了三退。“七一”邪党生日,四位同事开车去外地出了恶性交通事故,车体严重变形,四个人却平安无事。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

十五年大法修炼,有儿童的快乐,年轻人的精力,老人的平静。学大法未来有保障,可以救度有缘人。重要的是,我们有最最慈悲威严伟大,最最负责任的师父,所以学大法最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