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的祝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光阴在指缝中悄然而过,无声却留下了浅浅的痕迹,在她静默而舒缓的脚步声中,我们又迎来了十一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感恩节”。在这一天,人们共同为他们一年来的收获而感恩上苍的赐予。今天,我也借助这个特殊而虔诚的日子,向小时候叫“婆婆”的阿姨一家,送上最美丽、诚挚的祝福。

我为什么叫阿姨“婆婆”呢?这要追溯到我的母亲和阿姨学生时期的一个约定,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母亲和阿姨由于怀揣着救死扶伤的共同理想而纷纷选择了中医专业,风华正茂的年龄正是女孩多梦的季节,由于她们那一代人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所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格外的微妙与谨慎。

听她们说,“文化大革命”带给了中国人空前绝后的灾难,那时红卫兵四处散发传单、张贴大字报、标语,开会演说辩论,对各地的事物进行改名活动,以所谓“破四旧”的名义冲击寺院、庙宇、教堂等,大肆砸毁文物,破坏古迹,焚烧书籍、字画。大批学者、知识份子被殴打、虐待,受到人格上的侮辱,被害或自杀。学生当众殴打、侮辱教师,还有教师遭到以粪淋头等极不人道的虐待。但是母亲和阿姨却凭着诚挚的心灵敞开了彼此的心扉,成了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经常在一起畅想未来,谈论理想。

她们的烦恼、她们的喜悦、她们的心声,有的被记录在校园旁的一排排白杨树上刻着她们名字的笔画里,有的被定格在了倦鸟归巢时缓慢移动的双翼下,那些铭刻于心的,则留在了早已陈旧的日记本上那一行行泛黄的字迹中。

阿姨出生在干部家庭,所以从小生活比较优越。那时学校逢年过节会定期给学生发一些细粮,数量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在艰苦的条件下母亲担心阿姨难以适应,就经常悄悄的将自己那份放到阿姨的袋子中,而阿姨知道母亲喜欢吃木耳和肉皮等,就经常在家里做好了给母亲带到学校。直到今天,母亲和阿姨说到这些陈年往事时有时眼睛里还泛着泪光。

有一次,阿姨对母亲说希望她们的友谊能天长地久,即便是到了头发花白的时候,也能经常在一起聊聊心事,于是她们便约定将来她们的孩子如果都是女孩就是像她们一样的好姐妹,如果都是男孩那就是好兄弟,如果一男一女就促成“金玉良缘”。于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的时候,便被阿姨善意的“惦记”上了。

匆匆的往事、匆匆的岁月却没有改变她们的友谊,于是,从我记事起就有一位端庄、秀丽的阿姨总是笑眯眯的让我叫她“婆婆”。那时的我天真无邪,所以就一直叫阿姨为“婆婆”。“婆婆”经常会给我买漂亮的衣服,周围的邻居有时也故意问,你的衣服是谁给你买的呀?每每此时,我都自豪的说,这是我“婆婆”给我买的,周围的长辈们经常因此而大笑不止,有的人眼睛眯成像月牙儿的形状。懵懂的我敢肯定,她们的笑声充满了怜爱和善意却是那么和往日不同,有时我会被她们的笑声感染而随着一起笑,有时则奇怪的看着的她们。直到我懂事后,一切才“恍然大悟”,偶尔,我也会打开记忆的闸门,品味当时青涩却真挚的一切。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为了一己之私,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母亲信仰法轮大法,由于不向当局妥协而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当时很多中国人被中共的谎言所迷惑,举国上下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俗话说“良言一句三冬暖”,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许多人不愿意和我们家接触,阿姨却一如既往的对我关心和照顾,令我至今无法忘怀。后来,阿姨一家几次想促成她和母亲当年的“金玉良缘”之约,由于种种原因,都被我婉言拒绝了。今年的感恩节,是阿姨真正做“婆婆”的日子,我祝福他们一家能幸福、美满。

母亲和阿姨毫无杂念的友谊,晶莹剔透的延续到了今天。我想,这是上苍对于善良心灵的恩典,在感恩节这一天把美好发挥到了极致,让许多漂泊的心找到了一个可以安歇的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