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玉溪市法轮功学员自述被迫害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以下是云南省玉溪市法轮功学员孙兰仙、瞿树琼、瞿树仙自述她们曾经遭受的迫害。

一、孙兰仙

我叫孙兰仙,女,66岁,玉溪市红塔春和镇刘总三队农民。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三日修炼法轮功,以前我有许多病,全身都是病,都活不下去了。炼了法轮功后不长时间全都好了。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玉溪市610劫持到红塔区党校洗脑,十天洗脑期间,他们强迫我诽谤师父,污蔑大法,强迫写所谓的“三书。”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我本着让乡亲们明白法轮大法的美好,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公安绑架,拘留在红塔区公安分局,我看见何晓沛(玉溪市红塔分局国保大队长)卡住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刘树华的脖子用力从审讯室推向走道,我见状高喊:“恶党打人!”何晓沛就反手抓住我的衣领将我推倒在地,把我铐上手铐,整个晚上铐在窗台。第二天早上强迫我坐铁椅,又把手铐在铁椅上,我衣服穿的少,冷的发抖。之后强行让我戴着手铐到家里抄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我被送到峨山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十二月十七日,看守所的一个警察说:“放你回家了!”还出示了释放证明,上面写着“情节轻微,不构成犯罪”,其实是把我从看守所骗出来,坐车到玉溪后又给我戴上了手铐,朱家勇(玉溪市红塔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何晓沛等把我劫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我被关小号四个月,每天不断被强迫洗脑,强迫看捏造诬陷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以及造谣、谎言的书。

二、瞿树琼

我叫瞿树琼,女,54岁,玉溪市红塔春和镇刘总二组农民。

几年前我身患多种疾病,活的又苦又累,从身体到精神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修炼法轮大法后,短短几个月,疾病全无,生命脱胎换骨,获得了新生。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从家里非法绑架到红塔区党校洗脑班关押十天,强制洗脑迫害,之后不分昼夜,都有人来家里骚扰我的家庭,亲人也遭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打击压力。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揭露中共邪党的谎言,让世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被劫持到峨山看守所,后被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被关小号,隔离、恐吓,强制性的看诽谤大法、师父的录像、书籍、写三书,遭到了精神和身体上的摧残,使我的视力、记忆力急速减退。

我在劳教所的时候,我公公去世,家人打电话请求劳教所让我回家看望,警察李琼影一伙儿不仅不同意我回家,连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家人都不允许。

三、瞿树仙

我叫瞿树仙,女,家住玉溪春和镇刘总旗村,修炼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从家里非法绑架到红塔区党校洗脑班,心理、精神上受到伤害,在这期间,晚上常有人不分时间上门骚扰我的家庭。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证实大法的美好,救度世人,不被中共谎言欺骗,被抓去华宁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玉溪市红塔分局国保大队朱家勇(国保副队长)一伙到华宁看守所开了释放证明书,上面说“犯罪轻微,给予释放”,结果这伙人把我劫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我患上了疥疮,奇痒无比,还经常遭到狱医陈某,警察宋某刁难,白天晚上不得安宁,受那个罪啊真是度日如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