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的暴死说明了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年仅四十一岁、年轻体壮的辽宁省朝阳县柳城公安派出所所长潘石,在大连出差期间突发脑干出血而暴死他乡,丢下了年迈的老母亲、没有工作的妻子和正在读书的孩子,给家庭和亲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

在此,我们对潘石的老母亲、妻子和孩子深表同情,对潘石的死亡表示遗憾。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理智的思考一下,于九月八日刚刚在中共朝阳县委 “创先争优先进事迹报告会”上作完演讲的潘石为何突然暴死?导致潘石暴死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人们从中应该吸取什么样的教训?这些问题值得人们探讨。

自从潘石担任柳城镇派出所所长以来,仅几年时间,在柳城镇就非法抓捕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上百人,经他手拘留、劳教和判刑法轮功学员多达几十名;在其直接带领和指使下,柳城公安派出所私闯法轮功民宅数百次,肆无忌惮地骚扰无辜百姓的正常生活,使该镇的多名法轮功学员有家不能回,有活不能干,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至今仍然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给柳城镇几百个家庭带来了灾难和痛苦。

几年来,针对潘石追随江氏集团利用中共的权力迫害法轮功的暴行,朝阳境内的法轮功学员多次写信劝告他:

1、法轮功学员信仰的是“真善忍”,在努力地做好人,符合人理天法。

2、法轮功不但是教人向善的正法正道,即便按照迫害者中共自己的法律,也不在邪教之列。二零零零年,国家公安部(公通字〔2000〕39号)文件明确指出,自一九四九年以来我国共认定邪教十四种,而法轮功不在其中。只有受江泽民指使的宣传工具——《人民日报》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发表了评论员文章,诬蔑法轮功为邪教。而中共的宣传工具不能作为执法的依据。也就是说,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是真正的犯罪。

3、法轮功自一九九二年传出,已经传播到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具有显著的祛病健身效果,深受各国人民和政府的欢迎和好评,获得各类褒奖上千项,就是在中国的台湾、香港和澳门也都可以公开自由地修炼法轮功。同一个功法,同一个时期,唯独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受到封杀。这不是法轮功有什么不是,而是中共的党魁江泽民丧心病狂,是他非要逆天意而行才铸成了今天的大错。

4、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谁破坏了佛法,迫害了佛门弟子,其罪大无边,必遭恶报。善良的大法弟子还给潘石列举了很多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实例。

与此同时,国外的法轮功学员也曾给潘石拨通过国际长途电话,讲明法轮功的真相,劝其改邪归正。而潘石非但不听,反而破口大骂,不识良莠。

有的法轮功学员还将潘石迫害法轮功的恶行揭露出来,大量散发,其目的一不是丑化,二不是诅咒,也不是在搞人身攻击,而是力求阻止潘石继续行恶,免遭恶报,是真正的为他好,是在拯救他。

然而,国内外所有大法弟子的规劝和忠告都未能阻止潘石迫害佛门弟子的恶行。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恶报终于降临到潘石的头上,他突发大面积脑干出血,立即被送入医院,做了开颅手术,抽干了颅腔内所有的淤血,也未能阻止他迈向地狱的脚步。

那么,究竟谁是害死潘石的罪魁祸首呢?正是做出迫害法轮功的错误决定并要求坚决贯彻执行的中共及其党魁江泽民。他指鹿为马,利用宣传媒体诬蔑法轮功,蛊惑基层警察迫害佛门弟子,触犯天条,导致他们频频遭报。他不但害死了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也害死了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也害死了无辜的民众。

试问,在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前,有多少民众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而恢复了健康,获得了新生。而在他们当中,又有多少人因为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和残酷迫害下放弃了法轮功,从而使他们旧病复发,失去了生命,这是杀人不见血的暴政,江氏集团才是残害中华同胞的元凶。

试问,又有多少像潘石一样的人在江氏集团的愚弄和利诱下,为了眼前的名利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到了恶报。例如,安徽省阜阳市颍南派出所的警察尹某,将多名大法弟子送进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六这一天,尹某回家过节,因平时造业太多,怕遭恶报,他不敢开车回家而改坐公共汽车。在去车站的路上,他不敢走马路,也不敢走人行道,而是走在远离人行道两米的地方。这时,一辆大货车开过来,不知什么原因,主车和拖车脱钩分离。按常理讲,拖车与主车分离后,与主车连接的三脚架应立即落地,如拖车不停就会翻车。可奇怪的是三脚架不但不落地,而且和原来一样带着拖车左右摆动前行,像是在寻找目标。当拖车渐渐来到尹某身后十多米远处,突然改变方向,越过绿化带,越过人行道,又越过一个拉架子车的人,一下子翻过去,狠狠地砸在尹某身上,尹某当即倒地,七窍流血,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而那个拉架子车的人却安然无恙。知情的人都说:这是天意,这是报应。

又如,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曾公然强奸了两名被他非法抓捕的,与他母亲年龄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他被判刑后得了阴茎癌,做了两次手术,其阴茎和睾丸被全部切除,折磨得他曾三次自杀未遂,承受着生不如死的痛苦。

在朝阳境内的基层干警中,也不乏遭恶报的实例。如,原朝阳县大屯乡派出所所长刘兴满开车追杀法轮功学员夏凤友,并致死亡。接下来恶报不断,刘兴满的女婿被人挑断了动脉,儿子离了婚,妻子患了癌症,处于晚期。现在刘兴满又因为多年前奸淫多名妇女,奸杀两名妇女,被告发入狱,正等待被处决。

又如,死前曾任朝阳市拘留所所长的刘耀胜,任职期间残酷迫害多名大法弟子,对陈宝凤迫害致死负有主要责任。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刘耀胜患肝癌在剧痛的煎熬中死去。

还有,迫害多名大法弟子的原朝阳县古山子乡派出所所长牟振奎,于二零零七年正月得癌症死亡,年仅四十七岁。

安徽阜阳的尹某,河北省的何雪健,还有朝阳的刘兴满、刘耀胜、牟振奎、潘石等四名基层公安所长,都是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人,他们的可悲下场不值得人们深思吗?

更为阴险的是,在中共统治下的各级党委、政府及其职能部门一直严密封锁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信息,生怕法轮功学员把他们遭恶报的消息公诸于世,生怕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而无法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仍然在拿迫害法轮功人员的生命当儿戏,拿迫害法轮功人员的生命当炮灰,以维持迫害的暴政。因此说,当今与江泽民狼狈为奸的中共才是残害中华同胞的罪魁祸首。

一个中共扶持起来、迫害法轮功的走卒,年仅四十一岁的潘石搬起石头砸死了自己,草草了却了一生,却将更多的痛苦留给了家人。然而,朝阳县公安局至今还在逢场作戏,拿潘石的亡魂来邀功请赏,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蛊惑缺乏理性思维的人去效仿潘石,为迫害法轮功继续卖命。

在此,我们真诚地奉劝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类人员:名利本是身外之物,生命才是根本。切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切莫迫害法轮功,切莫迫害佛门弟子。也奉劝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拿出一点时间,看看法轮功的真相,早日明辨是非,早日改邪归正,早日脱离险境。

珍爱自己的生命吧,法轮大法弟子才是拯救你们的唯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