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海外的人向大陆集资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前一段时间,辽宁省大连市发生了有几个人拿“新唐人电视台”面向社会的网上捐助通知,谎称是“明慧的通知”,以欺骗手段在大陆学员内部大量发放这个所谓的“通知”,在大连当地搞集资。由于大陆还在中共迫害中、信息封锁等特殊情况,很多同修自己没有上网,对假通知信以为真,盲目随从,有准备几百的,几千的,有三个同修准备四万元。还有个同修正准备买房子,房子也不买了准备多捐点钱。许多清醒理智的同修知道此事后,及时和盲目随从假通知的同修交流,用了近十天的时间才清除此干扰。

我们在深入了解此事的过程中发现,此事可能跟从大陆到海外,现居海外的人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以下是我们通过大陆同修了解的关于这次集资问题的直接相关人。这些人如果能在今后的修炼中改正、弥补,当然好。但不管怎样,其他同修最好不再受他们的误导。

1,王澜

女,辽宁省大连市人,40多岁,2000年在马三家教养院邪悟转化提前释放,在马三家教养院邪悟时当助纣为虐的大劳委,提前释放后积极配合邪恶“610”转化大法弟子,在电视、多次在转化报会上公开谤师谤法,2003年清醒后为弥补罪恶表现积极,较极端,经常做不符合法的事,如干传销。当有同修告诉她传销是师父不让干的时,她竟以干传销也可以接触人讲真相为借口不思悔改,还迷惑几个学员干蚁力神传销,使多位同修共赔了几十万元。王澜因和从大陆到海外的某人电话联系,现在正受公安密切关注。

王澜和刘英(见下)关系密切,刘英曾告诉王澜,自己是她前世的母亲。王澜就在学员中称刘英是其前世的母亲,对刘英非常崇拜言听计从,常和刘英来往于两地旅游,说是要踏着师父的足迹走。在和同修交流时才知道她们在三个多月以前就以“要踏着师父的足迹”、“师父去过乐山”等,要给乐山捐款在学员中集资。

一个月前王澜拿着从新唐人网站上下载的“2002年新唐人电视台向世人募捐”的网页在学员中谎称是“明慧通知”,用一些说辞带动感性上理解法的和长期走不出来的学员。当有学员问王澜真的是明慧通知吗?怎么是2002年的?回答“是明慧通知”、“2002年通知一回,现在又通知一回”,欺骗学员。

据经常和王澜在一起的学员说:王澜这两年几次给海外汇款,王澜不管是自己拿钱还是以什么名义集上来的钱,全都汇款给在泰国的金淑子和王东了。没给新唐人电视台汇钱。通过了解有一个同修已经给了上万元。为什么王澜打着给新唐人电视台集资的钱汇给泰国的金淑子和王东?

2、刘英

女,四川省乐山市人,40多岁,曾参加99年师父在海外最后一次讲法。因当时迫害已开始,回国后即遭迫害,被判刑六年,期间转化后出狱。2006-2007年来到大连,据了解来大连后通过当地同修接触上王澜、金淑子、王东,和王澜接触亲密,在显示心的带动下每见同修就吹嘘什么她和师父的缘份大,喜欢搞个人崇拜,散布小道消息。

王澜对刘英非常崇拜,这次王澜在搞集资期间有同修接触王澜时碰到刘英也在,王澜的所作所为刘英起的是主导作用。例如:王澜在干传销期间,有多位大法弟子找到王澜告诉其传销修炼人不能干时。刘英却对王澜说“你管他们说什么的,自己干自己的。”不仅自己加进来干,还领着王澜在四川当地学员中搞传销,使当地有多名学员受骗加入传销。在师父讲法和明慧通知这么明确的情况下,给当地造成这么严重的干扰还在狡辩。

3、王东

男,山东省烟台海洋市人,40多岁,二年前和金淑子一起到泰国。

2000年以后曾经被邪恶迫害在教养院邪悟转化提前释放,直到2007年才在同修的引导下清醒过来。在长达几年的邪悟转化中和当地一些同样邪悟的人一起干传销,把周围所有亲朋好友的钱骗了个遍,欠了很多钱,被邪恶操控的邪悟思想认为对自己家人越恶越是对家人好,以至于对自己的长辈动手。其长辈现在也无法原谅,2007年清醒后,经同修的引荐来到大连工作,与金淑子在一个厂,据了解由于王东在干传销时欠了很多钱,几年都没给家钱,在大连干活期间回家探亲时,家人提出抚养费(有一女儿)和干传销时欠的钱,王东的工资全寄给家里还债还不够。金淑子到处给王东借钱,不管什么钱,只要能还债都敢要。王东、金淑子在大连工作一年多后一起到泰国。在泰国期间王东接到大陆汇过去多少钱,如何使用,往自己山东家汇去多少钱,多少钱用在证实法上,多少钱用在个人的吃、穿上,只有王东和金淑子自己知道。那可是大法资源啊!其实正神都在看着。

4、金淑子

女,辽宁铁岭人,60多岁,二年前到泰国,现在美国投奔其两个女儿。

金淑子曾经被邪恶迫害,在教养院期间邪悟转化提前释放。两个女儿和外孙在邪恶迫害期间出国,金淑子在06-07年间在大连工作,在这期间认识的王澜、刘英。

王东来厂干活,金淑子对其很欣赏,用情感代替理性去理解。王东在偿还邪悟时欠下的债务期间,金淑子为帮王东还债向多名大法弟子借钱,瞒着大连同修向和大连同修接触的外地的同修以让王东安心在厂工作为名借钱,王东对借来的钱照单全收。

金淑子在泰国期间多次向国内认识的多名大法弟子,其中就有王澜,打电话要钱,说如何困难、要给王东买电脑等。此事已和多名大法弟子核实。金淑子、王东在泰国和王澜经常沟通,沟通的内容虽然不详,王澜在当地为惑乱而说的话如:为新唐人倾家荡产等等的话,这些话可能来自金淑子。

金淑子向大陆弟子要钱和王东如何使用,能否用在证实法上?从了解的情况看她们俩很难把握。

以上所了解的情况,可能在时间上和一些细小的环节上有出入,但在整体大的环节上是真实客观的。

旧势力残余的邪恶因素虽然利用着人心重的人干着破坏的事,甚至有些死抱着执着不放的人无知的被邪恶的因素操纵的干着邪恶要干的事。通过此事也使当地那些盲目随从的同修警醒和成熟起来了,再不会轻易被这种邪恶因素带动和钻空子。

另外,请海外学员(无论是你亲属在海外的、还是你自己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才去海外的)轻易不要再给大陆的同修打电话,大陆同修的电话大多数是被监控的,自己的心不正也会给大陆同修带来安全问题的。最近当地公安非常关注王澜。虽然此人不理智的干着有损大法的事,但是我们也不愿意看到她被邪恶钻空子迫害。

海外学员和本身做新唐人的学员心摆正也很重要,个别人在集资问题上对大陆的复杂情况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后,自己是起不到消除后果的作用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