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被骗参与集资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在零六年的某一天,有一位同修对我说A和B两位要在C家见我,我立即来到C家,進去后,B让A向我说:现在国外的同修的一些项目需要钱。当时我立即回到家中把自己手里仅有的两千元钱全拿出来交给了B。

之后,C说拿够两万元就可以到大连大黑山去。不让问去干啥,说去了就知道了。当我拿够两万元钱后,我就与另一位同修被C带上了山,到山上以后,见到大连的E(大家的集资款最后都交给E,他谎说他能把钱带到国外亲手交给师父。其实是打着师父的名义干坏事,欺师灭祖)。E把我们领到唐王像前,然后他本人向唐王像发誓,接着让我们每个人向师父发愿。这完全是乱法的行为。他还胡说什么捐款的人都会得到什么好处。

大家对把钱交给E开始并不放心, C就担保说对这事已经调查一段时间了。由于对C大家比较信任,很多捐款的人都深信不疑,从此这事就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C还诋毁《明慧周刊》,还说了一些话诱惑我们给钱。回来后,我省吃俭用,共拿出五万元。这是我心不正的表现。

自己的钱捐光了,最后大连E说可以向家人或亲朋好友借钱,并诱惑我们骗家里人的钱。为了让大家继续捐钱,他们又说再拿出两万元就给个银杏果等等胡言乱语。有的人在E的欺骗下把房子卖了。后来大连的E因诈骗罪(非法集资)被抓并判了刑。即便如此有些人还想办法骗大家的钱。记得一次在A家,其中一个人让大家继续拿钱。

在这过程中,由于自己对法学的不深,人心重,不但自己参与集资,还劝家人也来参与集资,还被大连E欺骗去唐王庙跪拜,在有求之心的驱使下误入歧途。

我拿没了钱之后,发现这其中有许多做法不对,其他同修也和我交流,尤其看明慧发表的文章更使我惊醒,知道了这种行为是一种乱法行为。就再也没有参与此事。

这些集资者多数不与其他大法弟子接触,集资组织者对此控制很严。他们做的那些不法的事不允许对别人讲。形成一个严密的小圈子。不让看明慧网和《明慧周刊》,也不看师父的其他讲法,也不讲真相劝“三退”,说大家捐了钱就可以等着圆满了,完全是在利用这些人的自私的人心进行诈骗,使这些人被另外空间的邪魔烂鬼操纵,走入邪路。

这伙人大搞个人崇拜,大连那个E吹嘘自己,编一些谎言骗人。弄的那些法学不明白的人都很崇拜他。这些人聚在一起喜欢标新立异,经常搞一些荒唐的事,说一些丧失理智的话。

听说现在有一部份集资者准备再次集资诈骗,说没有大钱小钱也可以。

由于这些人多年来脱离了修炼的整体环境,在怕心和求心的驱使下,相信了符合自己的自私心理的谎言,长期被一些人控制参与一些乱法活动,自己又不想摆脱出来。他们已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控,自己很难摆脱出来。而且除了本地区有这样的人外,大连和河南省等地还有。外地的这样人基本不和当地同修有接触。而我们虽然知道外地有这样的人,但我们无法与他(她)们联系上。对他(她)们的挽救更有难度。

现在除了上网曝光外,更恳请当地的协调同修和其他同修本着对法负责,帮助这些迷中的人,挽救他(她)们。我们大家多与之交流,给他(她)创造条件参加集体学法。让他(她)们及时看到《明慧周刊》和明慧文章。并多为他(她)们发正念,解体操控他(她)们的黑手烂鬼及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不成熟的建议,不妥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