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口供零签字到解体旧势力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一个人到农村去发放真相资料及粘贴真相标语时,我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遭到当地派出所绑架。恶警强行搜身,抢走我随身携带的全部真相资料及粘贴,扣留了携带的小提包及里面的物品,还把我双手用手铐铐在椅子上非法進行审问。

零口供,零签字,不配合邪恶

在非法审问中我本着零口供、零签字的正念,任何时候都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家庭住址,不回答派出所恶警的任何提问,恶警无奈,便叫来六一零恶人。六一零恶人一眼认出我,他们随即联系我居住地所管辖的恶党办事处、社区、区公安分局法制大队、和派出所的人。不一会,所有已联系上的恶人全部赶到,一共有六、七个人。他们饿狼般抢过我的家门钥匙,继而到我家非法抄家(这帮人因多次去我家骚扰,对我家已是轻车熟路),他们抢走了我的电脑和打印机、还有《忆师恩》及我的读《明慧周刊》笔记等资料、自封袋,家中仅有的几百元钱也不知去向。在整个抄家过程中,他们没有出示搜查证及其它任何证件,没有主人在场,抢走的东西没有清单也没有收据。不怪中国的民间有民谣: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公安是合法的土匪;拿着执照穿着制服的土匪。

过程中我始终正视恶人,心里想着“恶人背后的邪恶死,自身怕心死”,因为是零口供、零签字,一直在心里发正念,恶警没敢打我,从整个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了正念的重要。由于我讲真相不够,恶警不明真相,他们把搜出的真相资料,四个人用电脑、手机照相和打印机打印整理成一大本,以此来讨好他们的上级、向上级报功,从下午整理到晚上十一点。他们强迫给我照相,我不配合,恶警便大发虚火,气急败坏,扬言要判我五年,然后连夜把我送到市看守所,刑事拘留。

向内找执着,解体邪恶

在监仓里,我思想压力很大,感觉到一阵阵沉重的空气向我袭来,我不停的想着“怕心死”,仔细的反思自己,揪出自身的恶根。这时师父的法清晰的打入我的头脑:“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我在挖假我的执着心: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懒惰心、怨恨心、自私自利、攀比心、看不起人、钱财利益心、委屈心、气愤心、求安逸心、求心、贪心、色欲心等等。我觉得所有这些心都可以归结为私心和色欲心。

在监仓里,没有条件学法,只能靠记忆背法,由于环境恶劣和怕心而没有炼功,只是做到了不读、不抄、不背监规。每天四个整点在心里发正念(不做动作),有时整点发正念。平时,只要没睡着,心里就想着“怕心死、色欲心死、邪恶对我的一切安排全死”。身边的环境、监友的说话声、打闹声、广播里有时发出的音乐声、监仓外的嘈杂声、恶警的叫骂声、铁门的开关声等,这些好象离我很远,好象是在另外的世界。心里一门心思想着要去掉执着心,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去掉怕心。有时心里出现消沉的情绪,一出现就马上否定它,用师父的法鼓励自己:一个人意志要坚定,意志一定要坚定。监仓外,同修给我送来了衣物和钱财,这给了我精神上很大的鼓舞和安慰,增加了我度过魔难的信心,心里在想:我一定要和外面的同修一起解体黑窝内的所有邪恶,捣毁共产邪灵这个魔窟,在监仓内我始终保持平静祥和的心态,主动做好仓内的内务卫生,善待每一个人,告诉她们法轮大法真相,使监友的心里对大法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有的表示出去后也要炼法轮功。

坚定正念,师父时刻在我身边

区检察院来人非法审我,问我话,我只说了一句话,要求无罪释放,也不签字。告诉他我没有伤害别人,没有强迫别人,没有犯罪,只是出于善心,让人知道真相。区公安分局法制大队来人非法审问我,我也是一个字不说、不签字,只是跟他讲我没有做坏事。最后邪恶非法定我劳教一年三个月,也没有事先通知我。

九月的一天上午,恶警突然叫我出市第二看守所,送劳教所劳教一年三个月。这天下了一天的大雨,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我给车上的恶警讲着真相,一路清除着色欲心,心里平静,一切只听师父的安排。到劳教所,首先检查身体,量血压,血压过高,心跳过速,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这时我心里一阵轻松,是师父帮了我,让我度过这一大劫难,使我平安的回到家。历经四十天的监狱生活结束,我又回到了监狱外的自由环境。这时我再一次体悟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这句法的内涵。我一定会努力修好自己,平稳的做好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

感谢恩师的慈悲救度。我唯有精進实修,提高自己,稳健的做好三件事,以便能报答师父洪大恩德中微薄的一点。感谢明慧网同修的辛勤付出。感谢所有给予过我帮助和支持的同修。合十。

由于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