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大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我的大哥其实是我大伯的儿子,由于大伯、大娘死的早,我父亲就把他从小带到我们家来,他与我们兄弟姊妹一起长大,自然他就成了我们的大哥啦。在江氏集团和邪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恐怖环境下,大哥本着人的善良与正义,没有视而不见、避而远之,更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利用一切所能帮助身在魔难中的法轮功学员。

大哥工作在外地,退休前是某特大城市看守所的一名医生。99年7.20以后江××利用邪党对法轮功进行血腥镇压,大哥所在的看守所经常有炼法轮功的被非法押送来,大哥负责体检,他虽然是个不修炼的常人,可由于家里人在7.20以前有三、四个人也炼法轮功,他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就总想利用职务之便照顾被非法押送来的法轮功修炼者,可一问每位修炼者有什么病吗,个个说没有,问以前得过什么病吗?回答是得过什么严重病通过炼法轮功不治而愈,这使他很为难也很不理解,有时只好冒着风险写道:某某血压高或心脏病等等,把非法押送来的法轮功学员退回,有的当时就以病重为由送回家中。

99年7.20以后我家只有我一个人还坚持修炼,他就不理解的跟我说,你们这些人傻不傻,问有什么病就说的严重点,再表示以后不炼了,等放回家该干啥干啥。我就告诉大哥,我们修炼的是宇宙大法,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不能昧着良心、无中生有的说谎,并告诉大哥你这样保护修炼大法的人是功德无量的事。他说我没想那么多,只想不让这些好人在那地方受罪。

大哥在看守所是医生里的头,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他从不主张野蛮灌食,发现绝食时间过长就想办法让家里来人接回去。在看守所里法轮功学员学大法经文、炼功、喊口号,他就当没看见,从不过问,每天巡查完每个号仓关上门就走。他说其他案犯进来都托人送礼送钱绞尽脑汁的找有病的理由保外就医,炼大法的没有一个,特别是贪污犯一点罪都受不了,别看他们平时神气十足,到看守所就原形毕露,都是囊包。他感觉炼大法的人身体都特别轻,而其他案犯特别是贪污犯死沉死沉的。

有一次是在冬天,有个贪污犯进来穿双新拖鞋,同时还进来位炼法轮功的人光着脚,大哥让那个贪污犯把鞋脱了光脚站着,让那位炼法轮功的人穿上,见他只穿着背心裤衩,大哥把自己的大衣给他披上。那个贪污犯抱怨的说这鞋是他的,凭什么给别人穿上,大哥说你一个贪污犯,平时多吃多占,老百姓都恨死你们了,你能跟这些炼法轮功的人比吗?人家是研究宇宙、天体、人类等最高科学的,有多少专家、教授、博士都炼,他们都是最好的人,是拯救人类的人,我水平低虽然不懂,但我敬佩他们。

随着江氏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镇压不断升级,大哥不忍心参与迫害,就提前退休,聘用到一家地方医院工作。有位法轮功学员,他以前是位医生,在狱中相继呆了八年,妻离子散,身份证又被当地恶警扣押,没法找工作,只好流离失所寄宿在同修家,大哥就让他到现在他所在的医院里工作,大哥作担保,这位法轮功学员与医院的领导讲真相时,个别领导不理解就找大哥想问清此人的来龙去脉,大哥理直气壮的回答问他是干什么的有用吗?他说的不对吗?在大哥的保护下这位法轮功学员平静的在那工作了一年。

这期间又来了一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女学员还带着孩子,她曾被非法劳教三年,身份证也被当地派出所扣押,由于没有身份证,连房子都没法租,这位法轮功学员医生把医院给他安排的住处让给了她俩,大哥就又给医生申请了一处。她文化低,找了几次工作,不是因为没有身份证不能签合同或是因为没有文化不能胜任又都失去了,开始我和医生周济她们娘俩的生活,大哥找熟人让她孩子上学,医生走后,她的住房就由大哥担保按医院员工最低价收费,大哥还担保给她找了一个力所能及的服务工作,每天仅工作2-3个小时,这样既有了固定的收入又能做三件事,现在她们娘俩又能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每逢佳节,大哥都要把他们两位及孩子请到家中团聚,做上一桌菜,把他们当作自家的弟弟妹妹一样看待,让他们漂泊孤寂的心灵感到有亲人的温暖。一次我跟大哥的朋友们说他们是我的老朋友,大哥背后不高兴的对我说,他们新到此地,我怕他们受欺负,我在外边都说他俩是我的亲戚。

大哥,作为妹妹谢谢您!敬重您!祝您身体健康,愿您永远具有一身正义与善良。作为救度众生的法轮功修炼者,有你们这些明真相有正念的常人觉醒,也为我们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与欣慰,感到无怨无悔,你们的本性是纯正、无私、善良的,是值得大法救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