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会中注意“学人不学法”现象

就《请吉林省同修注意开交流会的问题》与吉林省各地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刊登如下消息:
“近两年,吉林市有几位同修(三~六人)陆续到全省各地开交流会,人员数量较多,外县有的地方一次法会坐满三个屋子的人。他们以往也曾经在长春不同的区域开过多次这样的交流会,大家均有不同反响。在二零一零年九月中旬至十月中旬,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长春一些同修为这几位吉林同修组织了三次交流会,人数在三十人左右或更多,还在准备继续办下去。近日,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报道:北京市门头沟区有5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国保和派出所抓走,可能是集体学法被人出卖。教训是惨痛的。就目前中国大陆形势,是不适合开这样的交流会:1、跨地区的大交流;2、人数过多;3、法会过频。不要以个人感觉感受来评判这样的法会如何如何的帮助大家提高,等等。请站在为法负责,为整体负责的基点,吉林同修、长春同修能停止这种有悖大法原则的行为。”

消息在明慧网上发表后,长春仍然开了至少一次的吉林同修把持的三、四十人的交流会。吉林市的这几位同修回吉林后仍在频繁的开交流会,几乎是每周一场,人数为三、四十人;有外地组织来的,也有他们去外地召开的。前几天,长春同修特意去吉林,间接找到这几位吉林同修,阻止他们的行为,争执起来,不欢而散。我们有一些同修在为此事发正念,铲除干扰,希望大家都能在法中归正。同时我们也看到了自己的问题。

以上明慧网消息只是从消息报道角度曝光了这种行为,進行善意的提醒和制止。这里我们想就这件事,谈一下个人在法理与心性修炼方面的认识。所谈有一定局限,意在提出问题,大家思考。若有冒犯之处,敬请谅解。

可以说有两年的时间了,为吉林市这几位同修组织的这种交流会,前前后后参与了许多吉林省各地同修,在学员中造成波动。半年多前,就有长春同修多次提出,找到这几位吉林市同修,希望他们能够停止这种频繁的在省内各地举办交流会的行为,因为种种迹象表明,这种频繁的大型交流容易导致偏颇——听者学人不学法;讲者指导他人修炼。

一、一言堂的交流

这几位吉林市同修在各个地方交流的时候,所谈内容大同小异,如关于“正念强断指接指”的事例他们场场都讲,意图是在告诉大家“什么是正念”、“强大的正念如何有威力”等,把自己在法中悟到的理,告诉大家得这样做。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可以按照座谈会这种形式,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谈,互相讲,我们要求这样做。”但各地交流会是专门为他们提供场地召集同修来听他们讲的,绝大多数的交流会会场不是平等的互动交流,基本上是他们的一言堂,寥寥的几个其他同修发言,也都基本被他们打断。最后几场交流会,同修提出强烈意见后,他们才有所改变。

为什么专为他们组织一场一场的交流会呢?组织协调者认为这几位吉林市同修在法上认识的好,实修的好,希望他们的经验发挥作用,使其他同修能够在法中尽快提高上来。但一场一场的、排上号的紧密安排,这其中就有“学人不学法、指导大家修炼”的倾向与因素了。

二、交流内容单一

由这几位吉林同修把持会场,他们的发言基本上是强调面对迫害(邪恶迫害、病业迫害)时如何保持正念,这一单一话题局限了交流会的更多证实法的内容,也局限了大家的思维。给人的错觉,好象大法弟子正法修炼就是他们强调的这种正念、他们强调的这种正念涵盖了大法弟子正法修炼的所有。

明慧编辑部主办的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心得交流大会,法会征稿要求“希望来稿围绕自己在做好“三件事”的实修中,就如何通过学法明法理、履行自己的历史责任;如何在法理上升华认识,转变观念,突破困难、向内找提高心性、比学比修;如何按师父的要求做好发正念以及做好发正念所带来的方方面面效果;如何扎扎实实的救人、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提高心性等,交流修炼过程中的心得体会。”这个写稿提示看似具体,其实只是给自认为不会写稿的同修提供一些角度和提示,面很宽,等于是说,在同时做好三件事过程中的方方面面的修炼体会和经历都可以写出来交流。这是否可以指明我们在开交流会的时候,或者学法小组学完法后,如何把握具体交流内容呢?修炼的内容和大方向是师父规定的,不是学员个人能以任何借口局限的啊。

三、绝对化的认识

这几位吉林市同修在各场地交流的过程中,把持着一个很明确、很绝对的观点,在场及会后均有同修质疑,即“面临迫害的时候,强调保持正念,绝不能向内找。如果向内找,就是在旧势力的迫害中向内找,这恰恰在走旧势力的路。”

这一认识在学员中已造成干扰,表现在:1、有的同修在遇到问题时首先想到的是他们讲的理,而不是第一念想到师父怎么讲的、法中怎么讲的。2、同修不是在自己心性所在位置上解决遇到的问题,而是强行自己正念就得那么强。有强为的效仿。3、参加交流会的一些同修不仅自己这样处理问题,还把此番论理散向其他同修。一段时间以来,同修中已经陆陆续续出现反馈,也曾发生争执。

要明确,向内找是法中要求,是师父对弟子的基本要求,是修炼者与常人的最根本区别,在任何情况,大法弟子都得努力做到的。如果先把旧势力横在那儿,来决定向不向内找,其实就已经偏离了修炼的正路了。正念和向内找不是一对矛盾中的两个对立面,“正念”中本身就包括魔难面前对照法理找自己、及时归正自己,也包括了坚定的走师父让走的路、坚定修炼的信心、坚决否定旧势力的插手,包括直接发正念坚定的清除旧势力及其利用来干扰的一切生命,包括任何时候都心怀真善忍,包括任何时候都不忘救人,等等等等。法是圆容无边的,不是人的思维所认识的那么狭隘和非此即彼的。少数几个学员把持和频繁召开的这些交流会所散布、推广的东西,是用人的好心办了坏事,因为必然流入不但自己执着自己、执着自己的观点、做法,还误导别人,很可能干扰了别人的修炼、干扰了师父对其他学员的安排。后果是很严重的,这也是走向乱法和自心生魔的开始,及时刹车非常必要。

四、正念来自法

确有同修在交流会会场受到较大触动,有的连续参加了四场交流会还有参加的愿望。往往这样的同修都是处于这种状态:不能坚持稳定学法,甚至很长时间不学法;帮助大法弟子修炼的《明慧周刊》基本不看;看不到每日明慧交流文章。这种触动如果真有效果,能让这些掉队的学员清醒过来,在实修救人的路上奋起直追,那也是法的威德,不用执着这种偏离大法的交流会方式,真能在学法小组交流、面对面交流中敞开心扉,也能达到很强的正面效果,因为实质上看人心,人心动了法就能起作用。

交流会应该是每个人通过听别人的发言,能对照大法,以法为师,以法为标准,衡量对与错,同时找到自己在修炼中存在的差距,更好的理解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而不是找到几个可以跟从的人去学、去感动。

五、人多、正确把握方向的问题

其中一次交流会坐满三个屋子的人,协调者强调说:“法会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我们就要走师父的路。”有同修指出人多的问题,还有的协调人说:“三、四十人还叫多?八、九十人才叫多呢。”还有的说:“九九年以前,那多少人都行。”“海外那多少人哪!”

须知,九九年前的大陆大型法会,都是辅导总站、研究会、师父在把关的,并不是认为自己行的个人就能起到把关作用的。海外的地区性法会也只是一年一度,由佛学会和很多当地老学员共同把关,而无论当年的大陆研究会,还是现在的海外佛学会、明慧网,都有师父在看着。在现在大陆迫害尚未结束的环境下,人多,得有多强的正念坚守,能保证站在法上认识问题?人多,得有多大的威德把持归正,保证不偏离法?一旦在学员中造成不良认识和影响,不干扰证实法吗?这责任能承担的起吗?认为自己行、敢做的是不是把自己摆的太高了?

据了解,在上述吉林交流会的主办者当中,确有学法不精進的,一天一讲《转法轮》都保证不了,有的《明慧周刊》不怎么看,还有的目前多次遇到邪恶干扰。这种情况,即大法的原则是什么都不清楚,怎么能确保把握这么多人交流的方向呢?

其实,最主要的,频繁的开交流会,诸多学员参加,容易干扰大法弟子安心做好三件事,干扰师父的整体安排。这是最大的影响。在正法面前,我们不能因为个体行为干扰了师父的事情,那么就得按照法中要求、师父的要求不折不扣的去做。大法的原则不能动。如不许在学员中集资的问题、大陆同修之间手机安全使用问题、目前大陆不适合跨地区频繁的大交流。等等。

近三、四个月,吉林省各市县邪党洗脑班死灰复燃,有的地区出现多个洗脑班。目前,吉林市晓光洗脑班还在继续抓人,几天之内就有七名桦甸同修被劫持。我们吉林省同修应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状态,三件事是否做到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要求的“认认真真的”、“脚踏实地的、踏踏实实的”?我们是否在敬师敬法方面存在问题?我们是否有所偏颇,如:学人不学法现象?笔者通过目前的情况,在同修身上也看到了自身的问题,如“高高在上、指导别人”、“坚持自己、强加别人”、“不能包容同修的不足”、“不能默默的圆容所发现的问题”,等等。

相信在法中,我们会整体提高,共同走向成熟。个人当前的体会,仅供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