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黑龙江女子监狱二监区迫害娄维明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我是与娄维明被非法关押在一个监区的同一个监道(即宿舍走廊)的法轮功学员,是十月九日马慧敏破口辱骂法轮功学员娄维明导致其脑出血的现场见证人。

法轮功学员娄维明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第十八中学优秀教师,今年五十五岁。

二零零二年初娄维明因坚修法轮大法,被双鸭山市尖山区法院非法判重刑十年。二零零四年在监狱的高压迫害和十年重刑的极大精神压力下曾一度发生过一次脑出血,经狱外抢救后生活不能自理达数月之久,由于对法轮大法的正信娄维明在瘫痪半年后终于站起来了,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在娄维明生命垂危时家属要求保外遭到无情拒绝。可在二零零七年出,监狱搞攻坚转化时却将娄维明从病号监区转到现在的二监区。这个监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招数上早已臭名昭著,法轮功学员杜景兰就被那里迫害的脑出血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中午十二时四十分,二监区打水时,杀人犯(监道道长)马慧敏无端羞辱谩骂法轮功学员娄维明,娄维明转身问马慧敏为什么随便骂人,马慧敏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对娄维明大吵大骂。法轮功学员董桂林和同修张德香见状上前劝阻,并把同修娄维明拉回住屋,没想到马慧敏步步紧逼的跟进来继续撒泼撒野似的发狂,并大叫:“我就骂你了”,语言龌龊不堪。董桂林见马慧敏追进屋里来大骂不止,就把娄维明拽到屋外,张德香把马慧敏阻拦了两次,马还不善罢甘休,继续满嘴的污言秽语与恶毒的谩骂。还用手指着娄维明的脑袋大骂狂吼,又搬来凳子坐在楼的床边,拉着娄的手问道:“你说我骂你啥来着……”娄维明非常痛苦的倒在床上眼看着就不会动了。

八年多来,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娄维明已经饱经风霜,哪里还受得起这般的侮辱与一再的刺激,她瘫倒在床上,当时就不能动了,狱医测量血压:高压230毫米汞柱,低压180毫米汞柱,小便失禁,在下午两点十五分被120急救车送往法外医院抢救,诊断为脑出血。事后二监区大队长及干警为了推卸责任,想尽办法包庇马慧敏的恶行,还胡说什么:娄维明长期高血压拒绝治疗、服药造成了突发脑出血等谎言进一步栽赃、陷害法轮功,诋毁法轮功名誉。恶警害怕娄维明家属追究此事,为了推卸责任,还伙同犯人一起就娄维明的事编造假口供、假材料欺骗家属。

在娄维明生命再度垂危时,在家属强烈要求保外就医的情况下,监狱提出只要家属不追究任何责任就同意保外就医。家属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好暂时答应监狱的无理要求,先将娄维明接回双鸭山治疗。

马慧敏是个杀人犯,因故意杀人被判重刑,品行恶劣,素质低下,尤其对法轮功充满敌意,法轮功学员多次讲真相都无济于事。前几年,在监狱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期,她首当其冲,二零零四年牡丹江法轮功学员王芳绝食反迫害,在被强行灌食时血管插坏而被迫害致死。当时马慧敏和王芳住在同一监舍,且是王芳事件的主要参与者。马慧敏在监狱是出了名的骂人能手,以前当道长时,多次无故辱骂法轮功学员,一骂就是半个钟头不重样,不住嘴。警察却对其恶劣行为视而不见,熟视无睹。马慧敏还多次扬言:“我有的是钱,我的钱能砸死人!”这种牢头狱霸在监狱不仅仅是她自己,究竟是谁在为她们撑腰?

以上是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完全属实。

二监区大队长:信兰兰
二监区副大队:董岩、邱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