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理性和为他的基点排除情的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作为修炼多年的大法弟子,我们都知道“情”是修炼人通向成神之路的极大障碍和死关,然而怎样对待情的干扰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呢?

按照师尊的教导,修炼人所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跟修炼毫不相干的事,就绝不会发生在修炼人身上,这是一定的。所以我们遇到情的困惑也好,干扰也好,一定是自身有那种“情”的物质,在那一方面有漏洞有问题。

几年前我与外地一同修姐妹情重,一段时间以来,几乎每天下班的路上她都长时间给我打电话。我意识到这样下去的危害性,可却没修自己,只认为这是她的问题,怕伤了她的自尊心,于是就哄她说这要浪费多少钱哪?以后少打电话吧。她却说她不心疼钱。于是在后来接电话时我有意表现出:我只回答她的问话,而没有跟她要说的话。听出我不高兴,同修说我以后就不打扰你了。同修伤心了,此后再也没给我打电话。我虽觉得这样做对不起同修,却没勇气面对情的“干扰”修自己,也就在不了了之中让自己的内心难受好几年,内心期盼着同修慢慢淡忘这段情就好了。

万没想到,五年后我听说那位同修竟然放弃了修炼,并说出一些不敬师的话。我震惊了:在邪恶的魔窟里,同修受尽折磨都没“转化”,而在宽松的环境下,怎么自己就脱离法了呢?然而四处打听,至今仍没找到她,我内心时常被负罪的感觉牵扯的很痛苦。暗自求师父给我从新找回同修的机会,我愿陪她一起度过难关!

大法修炼的原则是无条件向内找。所以在去情之前,我们首先要查找是自己哪颗心导致这件事或这种情况的发生?爱恨都是情,是不是我们跟别人“粘乎”或喜欢别人的粘乎而导致人家对我们情重?是不是我们心生恶念而导致人家对我们不满?相由心生,其实就是这样的。

去情之前我们还要弄清一点:去情到底是去谁的情?到底是去对方的情,还是去自己的情?其实很多同修在这个问题上自觉不自觉的走入一个误区:认为去情是去人家的情。所以在做法上就以为只要能把对方推开,达到不再“干扰”自己的目地,就是去掉了这个情。其实我觉得修炼人去情应该是去自己的情,而不是去对方的情。正是自己“情”的因素干扰了对方,才使对方有了种种“情”的表现,反过来干扰我们的同时也在承受为情所累的苦。

我认识到,具体对待情的干扰的时候,首先应端正和调整自己的心态,保持一种很平和、很理性的心态,这样就能以慈善来主断这件事了。

后来又遇到一件事。有个常人朋友总找我喝茶。一段时间后,我觉得太浪费时间了,就不想去。可无论怎么解释,她都命令似的跟我说:“我数一、二、三,你马上给我过来!”曾有几个同修劝我“甩开她”,“以后不接她电话”。吸取跟前述那位同修的教训,我没有这样做,而是认真向内找:是自己有喜欢被人认可的心才招来她愿意跟我“侃”,是自己有不好意思跟人说“不”的执著而导致她跟我数一、二、三。于是我本着为双方好的基点,发正念清理我空间场里一切情的物质,并用强大的意念跟她明白的一面沟通:大法弟子的时间是用来救人的,千万不要再找我,去忙你该忙的事吧。

此后一个月的时间里,朋友一次都没找过我。后来见面时,朋友却心怀歉疚的说:哎呀,你都不知道我们厂里最近有多忙,等我有时间的时候再找你喝茶。我笑呵呵的应着,却在心里默默的跟她说:人得干正事,老喝什么茶呀?半年过去了,她总共找过我两次,都是因为需要我帮忙干活。我俩依然关系溶洽,依然是好朋友。试想一下,如果我用保护自己、不考虑她的极端的方式对待她,她就会因此对大法有不好的看法,那不是在害她吗?

所以个人认为,大法弟子面对情的干扰,不是把“人”当包袱扔出去;不是横眉冷对、铁板一块;不是由爱变恨、形同陌路,更不是老死不相往来。那是学法不得法的体现,也是心胸狭窄的常人表现。我们应该首先放下自身对情的执著,然后用慈悲善念来化解与对方也许是久远安排的、也许是历史上欠人家的恩恩怨怨。需要强调的是,我们发正念清理的是矛盾双方背后干扰的因素,而对表面的人却要善,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善意的与对方交流。

真正去掉情的纠缠后,双方都轻松都乐呵,而不是一方笑一方哭,有谁愿意背包袱呢?作为大法弟子,师父对我们的心性要求是很高的。我们不能用小法小道中那种老方丈拼命保护寺院的做法来维护大法,更别说维护个人那点儿利益了,那种“恶”在我们大法中是没有位置的,相反“善”才是大觉者的基本本性。从法中知道,情去掉之后会有慈悲来代替。如果只为自己好过,那是不替别人着想的自私做法,怎么可能产生慈悲呢?就连最起码的“与人为善,对谁都好”都没做到,那离慈悲更远了。我们看到那个大佛对谁都乐呵呵的,他不可能对表现情重的生命就不乐呵呵的吧? 放下对情的执著后,表现应该是与人的关系更自然更溶洽了,能让对方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和真诚。

如果跟同修一起排除情的干扰那就更容易了:都是师尊的弟子,完全可以敞开修炼人博大的胸怀,善意的与同修交流,和同修共同清除障碍双方提高的因素,从“人”的这一面去鼓励和帮助同修走出低谷,共同在法上提高,也不枉我们千年等待,同修一回呀。

大法弟子放下对情的执著不仅仅是为自己好,更是为别人好。我们的基点应该是首先为对方好。当你真心为对方好的时候,你在心里发出纯善的一念,希望对方和你一样不被情所累所缠,希望对方过的轻轻松松的时候,对方就能感受到你的好心你的善。那么,他一定会在不知不觉中,或不声不响中很自然的放下对你的情,因为人都有向善的那一面。

说到底,放下对情的执著,过程中的心态体现着修炼人是否严格要求自己和如何修心性的问题。“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我们的心念一动就是首先为对方好,这正是大法修炼者所特有的风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