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僻性格改掉后

溶入整体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因为性格孤僻得法后很少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弘法的事几乎没做什么。那时总觉得自己根基是道家的独修的,在与同修的整体配合上一直存在很大的漏。

迫害开始后失去集体环境,我才知道自己没有珍惜环境是多么需要整体,就毅然走上了证实法的路。那时走出去的同修心都很纯,没有杂念,配合上也很溶洽,尽管我性格古怪爱发脾气,有点摩擦也都能忍让,在外流离失所近一年,配合做了很多证实法的事,,足迹遍及几个省。

后来迫害形势加剧,我也没有及时在法理上升华上来反迫害去掉根本执着,被邪恶抓住把柄劳教两年。邪恶找来犹大不分日夜轮班分批对我進行轮番轰炸,其中有我熟悉认识曾经帮助过我的人。她们就专揭我老底攻击我,对恶警说我从来不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经文没背过多少根本就不精進,是个无名小卒,都看不起我。开始听了还真难受,后来就只有痛心了,看到昔日曾经慈祥的长辈、负责人变成这个样子,何等的痛惜难以言表,时间长了就只有麻木了。

虽然我以大法弟子的身份从黑窝里走出来,从新走入常人社会中,但毕竟走了旧势力的路,在黑窝里的记忆成了阴影,形成很多变异观念。对同修失望不信任,甚至不愿见到同修。尽管这样师父也没有落下我,安排同修突破层层阻力,到我生活的这个偏远、闭塞的环境里找到我,劝我象以前一样走出去证实法。我居然说了些不愿意见到转化过的同修之类的话,叫同修失望而归,从此就与当地同修失去联系,人为的使自己处于独修状态。

家中就我和父亲两个人修炼,因为我在外证实法受迫害,家族的压力都集中到父亲那里,父亲一向胆小怕事被假经文迷惑,有点邪悟从不向内找自己,也不接受别人给指出的问题。我没有耐性与父亲脾气性格不合,我们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都没形成整体,各修各的。零八年父亲突然出现严重的脑血栓的症状,被家人送去医院落下后遗症四肢不灵,主意识不清。家人开始不理解修炼怕他不吃药,为了帮他修炼带好他使我处于家庭魔难中,幸亏我在网络上联系到了同修帮我发正念、交流鼓励我带着父亲走过最艰难的时期,使我认识到整体的重要性,后悔当初不该说那些排斥同修的话,叫邪恶抓住把柄间隔我、封闭我,出现这么大的问题造成负面影响。

不久因为奥运我被邪恶监控,手机、网络都被监控,邪恶把我视为重点,一时气氛很紧张。这几年因为联系不到资料点救人的事没做多少,把我当头想起来真是惭愧。悟到是我掉队了脱离整体邪恶才敢迫害。这几年三件事一件都没做好,生活环境好了,安逸心就出来了,连身边的父亲同修都没带好,没有一点魄力了。就想邪恶最怕的就是我最应该做的,要想办法多救人把以前落下的都补上。表面上看我的环境被邪恶监控的没有多少救人的空间了,连上网都受限制,只能暂时用网卡,速度很慢。但我知道作为一个神是不会受常人空间限制的,运用好神通就可以不出门做天下事了。

于是就与海外同修配合在网络上做救人的事。这就需要很多安全措施,我不懂技术,周围的同修又联系不上,只好在网上找懂技术的来教我。同修们都很忙,只有一个有时间帮我,可是这个同修是个慢性子做事拖拉,我是个急性子,做事讲雷厉风行,对这位帮我的同修很不满意,但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性格反差太大,说不几句就没了耐性,开始还能忍,,后来就不断的对他发脾气。认为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干吗要啰嗦半天,说完了立马就要做到,可就火烧眉毛都不急的,实在是冲我气管。由于心态不好事事不顺干扰很大,首先要换掉常人系统用同修做的,我不会装系统现场没人教我,总是弄不好又急的不行,后来悟到不能着急,要静下心来求师父帮助,总算是装上了。

可是软件又老出问题不好使,同修给我发过来的中文版的软件我一装就成了外文的,用不了,同修又搞不懂怎么回事说不清楚。因为是配合做事,我这里老出问题耽误时间,也影响别的同修的進度,心里就更急,越急越出问题那也不合适了。脾气越来越大,帮我的同修虽然脾气好能忍,但却不能给我解决问题。就开始怨同修技术不专业,连这点事都做不好。想起以前有位很专业的同修做事很利索,几句话就能给我解决问题,可能是我有依赖心了,人家没时间帮我了,就对帮我的同修很排斥,心里很烦,一发脾气脑袋就痛,心口憋闷,天目看到一些奇形怪状的小动物在我空间场里作乱,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觉的这位慢性子同修做事处处都在挑战我忍耐的极限,把我生命中最不好的一面都暴露出来了,又想到师父安排的都是有原因的,也许就是用他的慢来触动我的急,该改一改脾气提高心性了。从中也暴露了很强烈的做事心,做什么都想轰轰烈烈的这本身就是要去的执着心,而且做三件事的时间没有合理的安排好,只想着做事,学法炼功都耽误了。就静下心来学法,学了一天感觉心里舒畅多了,谁知晚上打坐时思想业力又返上来了。开始埋怨帮我的同修耽误我这么多天时间,除了添乱之外一点实际问题都没帮我解决,他要反应快做事利索,我根本不会发脾气的,高兴还来不及。更可气的是,我气的不行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根本就不会生气,越想越气就不理智了,甚至想马上搬下腿上网去训斥一下。

这时脑子冒出一念“看优点,不要老看缺点”,就想他脾气好这一个优点我修了十多年了都没做到。正念出来了就冷静多了,想到从一走入修炼的门我就以性格孤僻爱清静,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为由,不到集体环境中去。偶尔去一次又嫌这嫌那的,人家读法慢了都听着心烦,做什么事都很急躁没有耐性。固守着所谓的个性不放,使我根本就没有溶入到整体中去,更不懂得与同修配合。现在要大面积的救度众生了,这个脾气不改心性提高不上来,就没有那么大的慈悲心去覆盖要救度的面。邪恶就有借口层层阻扰,因为法理上没升华上来不具备法的威力,震慑不住邪恶。师父真是慈悲不会叫我只做事情不提高的,特意安排能触动我根本执着的同修来警醒我,把问题的根源都暴露出来纠正它,学会在反中正面看问题,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这个脾气问题也很普遍,有时候给自己找借口,认为是生命特性不同,所表现出来的差异很大,我做事急注重效率也是可以理解的。而忘了法是有标准的,不管什么脾气性格都要符合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发脾气是不善的,不符合自己观念就排斥别人更谈不上慈悲了。新宇宙是丰富多彩的,神的境界体现肯定是各有特色的,但不管有多个,神是不会有脾气的,所有表现出来的都会是慈悲与宽容。我不能用高标准去要求别人,而用低标准要求自己了,要把自己当神看了,只有突破人中的极限,才能在有限的环境中建立无限的威德。

悟到这些心中豁然开朗,我就去包容别人的缺点就象别人能包容我一样,珍惜这万古机缘,与同修配合好圆容整体。心性提高上来了问题就都解决了,系统也好用了,软件装上都成中文了,都为我所用了。但我不能承认邪恶的封网迫害,每天增加发正念,除了清理影响我情绪的一切因素,就是解体邪恶的封网迫害,谁也不配阻挡我救度众生。

我一改变环境就改变了,一切都为正法所用了,亲戚家有宽带,给我钥匙可以错开时间去用宽带上网。开始去了两次邪恶都作乱连不上网,我知道又是冲我心性来的,不会上当了,不急不躁就静心看法会文章,多发几次正念排除干扰,无论出现什么状态都不会动气了,就一心不乱。第三次去就好了网速特快使我如虎添翼,得心应手。

晚上睡觉时觉得这一天过的特别充实,这才是大法弟子的一天。梦中看见一支浩浩荡荡的大队伍,在一个很荒凉寸草不生的地带,很有序的在急急前行,就想我一定要跟上队伍走出这片荒凉地带。又想要带些行李吃的喝的什么的,得去准备一下,可是队伍走的很快没有要停留歇脚的意思,就匆匆的装了一点水,紧紧的跟在后面。快要走出这片地带时,路过一个类似监狱的地方,里面的人听到脚步声,都抓住铁栏杆又高兴又急迫的看着我们。我感觉里面有我认识的人,就想停下来打个招呼,又怕跟不上队伍,根本没有停留的时间了。

接着是一个很深的隧道,走到里面伸手不见五指,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不时感到脚下踩到了很恶心的虫子,也顾不上这么许多了,因为队伍里有跟不上的,一出来离开队伍就落在了后面,这么阴森的地方我可不想掉队,就一路小跑紧跟着,好不容易走出来了,阳光明媚。又开始翻山越岭,路边景致很好,许多奇花异草,总忍不住转过头去看几眼,环境好了,又想到自己没带行李这点水够干什么的,就问前边的人,有没有地方可以弄到吃的喝的。

别人走路都很专注不愿分心与我闲聊,也就作罢。又看见路边有很多漂亮的小动物,有一种长的象热带鱼身体是红色的,尾巴象折扇一样很长很漂亮,路边树上到处都是。心想这么漂亮的鱼儿可以生在陆地上,要是捉一只回去养,还不用换水多省事。就看见队伍里有人出来去捉这小东西了,很快就被落在后面看不到人了,心想可不能心猿意马了,一定要跟上大队伍。又走了一段路,终于可以停下来休息了。我才发现队伍里大多数人都没有带行李,轻装上阵。我却放不下这些人中的物质条件,在心里背了一路行李,跟的这么辛苦。

醒来悟到是我人心繁重,太留恋常人中的假相了,就一个脾气问题就阻碍着我掉队这么长时间,被邪恶骚扰了两年才悟出来跟上正法進程。对修炼有了更高一层的认识,以前还以为自己曾经修的不错,现在看来都是“情中舞乾坤”(《洪吟》〈回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