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跟着师父一修到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女,今年八十八岁了。自九八年开始,已经修炼十二个年头了。修炼后,我身上几十年的多种疾病,如肺气肿、胃下垂、骨质疏松症、肩周炎、白内障、青光眼全都好了,无病一身轻,人也精神起来了,人家都说我不象八十多岁的人,我心里整天乐呵呵的,都象开了花似的,我从心底里感谢师父!每当我想起师父为我和同修吃了很多苦,遭了无数罪的时候,我难过的心情无法表达。我知道师父要求我们的不是感恩,只希望我们精進,我只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才是对师父的最好报答。

古人说:“朝闻道,夕可死”,我非常赞同。我经常想,大法给了我那么多好处,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都会跟定师父一修到底,因为我的命是大法师父给我的,没有师父我哪能活到今天!我没有文化,年纪又大,修炼中没有什么突出事迹,只想把我修炼的大概情况向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不当之处请指正。

学法、发正念是我每天的头等大事

修炼大法不长时间,我就来例假了,我知道师父在管我了,师父不但给我祛了病,还给我延了寿。延长的生命是叫我修炼用的,不是过常人生活的,我必须把百分之百的时间用于修炼,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给大法造成损失。我决心抓紧这有限的时间好好修炼。

学法是修炼中最重要的。师父说:“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精進要旨》〈溶于法中〉)对于我这个一来无文化,二来年纪大、记忆力差的人来说,学法自然也是最困难的一件事。但我这个人有个特点,只要我认准的事,再难也难不倒我,我就是非学法不可。“修炼就是人要上天、成神,不难能行吗?”(《也棒喝》)我下定决心学识字。头几年,耳朵还不聋,同修读我跟着学,后来由于人心多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耳朵聋了,听不见别人念的是什么字,加上记忆力差,一个字问人几遍也记不住,困难越来越大。但我不灰心,因为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求师父帮我:“师父,我真想看大法,您教我认字吧!”我手捧着书,书上的字不认识我也看,有时候瞅的眼都模模糊糊了我就是不放下书,还一本正经的用眼睛瞅着上下文溜来溜去,结果字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每个字的内涵显现在我的眼前,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有这颗心,大法就会给我一切,无所不能。我禁不住双手合十,连连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谢谢大法!”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就这样师父教我识字,学法,我一学就是半天,也不用戴老花镜了,不论多小的字,不论白天晚上,我都能看。现在所有的大法书和资料我都能看懂,都明白,只是个别字读音不准。我把白天时间全用在学法上,每天能看半讲《转法轮》,也看点其他资料。《洪吟》我已经都背下来了。

发正念也很重要。白天我除学法外,到了整点就发正念。一天最少发十三次。有时下午四点到村外走一圈,边走边发正念或背《洪吟》,看见人就讲真相。师父说:“为了减少对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们发正念,清除它们对正法有意的破坏,从而减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应该承受的,同时救度众生,圆满大法弟子的世界。”(《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只要师父说好,让我们做,我就坚决照办,从不懈怠。遇到六点或十二点吃饭时,我就让家人先吃,我发完正念再吃,家人也习惯了,有时整点还提醒我:“到点了。”

每当我背《洪吟》中的〈访故里〉、〈游雁门关〉、〈游清东陵〉等诗词时,心里总是酸溜溜的。师父为度我们轮回转世多少次,吃了多少苦啊!我们大法弟子如果不好好修炼怎么对的起师父!我决心把生死交给师父,跟定师父一修到底,义无反顾。

修炼是严肃的,不真修的就会被淘汰,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真金。我们村起初有八个人修炼法轮功,其中六人,有年轻的,有文化的,有当过村支书的,有工人退休的等,“七•二零”以后都不学了,把书都交出去了,有的还反过来侮辱大法,结果他们当中有两个得病去世了,有三个现在瘫痪在床,有一个转学××了。剩下两个当时看来是最差的,就是我和一个不识字的老太太。我们俩一直坚持在大法中修炼。那个老太太比我年龄小,到现在《转法轮》还读不下来,每天她到我家听我读法,我觉的有责任帮助她,我们是一个小整体。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我也不能扔下她不管。我的女儿也修炼,经常回家和我在法上交流切磋,共同提高。

我要抓紧时间讲真相多救人

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由于我耳朵聋,人家说话我听不清,讲真相有困难,劝“三退”的人数不多。但洪扬大法我是走到哪讲到哪,串门、探亲、洗澡、上街买东西,有机会就讲真相。不少人见我岁数这么大,腰板笔直,身心健康,都夸我不象八十八岁的人。我就把我修大法后身体的变化讲给他们听,不少人都觉的大法神奇。我还能发真相资料,我专给相信大法的好人,不相信的我就不给他,恐怕他们把资料撕了造业,毁了众生。

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师父在《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我牢记这段法理,不论身体出现了什么状况都当成好事,当成是提高心性要过的关。当然,师父已经把我们老学员都推到位了,现在身体上出现的任何毛病都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和修炼上的干扰。我不承认旧势力这种迫害,我从未把它当成病。我信师信法,利用清除旧势力的这个机会提高自己的心性。这两年我经历了两次和旧势力的大战。

第一次是前年冬天,我手中的暖瓶爆炸了,热水把左脚烫伤了,脚面都破了皮,有的地方露出了白肉。手里的暖壶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爆炸?一定是旧势力的迫害!儿子让我吃药打针,我坚决不用。我告诉儿子这是过关,过几天就会好的。为了不让别人看见,我把脚上套上塑料袋,再穿上鞋,忍着钻心的疼痛,用自来水洗脓血,再疼静功一天未停下,有二十天没能炼动功,二十天后基本好了,把落下的动功全补上,一天炼两次功,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也不困。儿子吓的怕我脚感染,天天叫我敷药,我一次也未敷药,脚好了以后,儿子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还有一次在零九年冬天,在最冷的那些日子里,出现了重感冒症状,憋气、咳嗽、发烧、吐痰、有半月不進食,出现了当年的肺气肿假相。儿子害怕了,把我送到城里女儿家,让我去住院。女儿(同修)让我从内心找一下有什么心性关没过好,要破除旧势力迫害。我想了一下,是自私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一个月前,我到外村小组学法,开始因为我聋,叫我自己念,他们听,后来他们嫌我念的太慢了,大伙轮着念,我听不见他们念的是什么,心里就不平衡了,再也不去学了。女儿说学学法,多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和迫害,炼炼功就好了,没有事。我自己也不害怕,知道没事。但外孙不放心,非要送我去医院不可,他说这么大年纪发烧不退怕引起肺炎,到医院检查一下放心。我说这发烧用不了三天就好了,如果不好再上医院不迟,如果好了,你可得相信大法好啊!外孙只得同意了。结果第二天早上体温降到摄氏37度,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也爱吃饭了。十几天后康复,比以前吃的还多。外孙现在也相信大法了。

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

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做的离法的要求相差很远,我还有很多执著心未去,如情、显示心等。显示心在我身上反映突出,表现在不修口上,愿传小道消息,知道什么新闻见人就告诉,显示自己知道的多。女儿说过我多次,我已改正不少,但偶尔还会犯老毛病,这是后天形成的观念,这个习惯我一定要去。

谢谢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