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同修过关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我身边有这样几位老年同修,她们不吱声,平平常常;不显示,不张扬,稳稳当当。她们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奇迹在她们身上不断发生。

同修甲,七十五岁,九七年得法。一次,儿子带她去一座高山游玩,上山时儿孙们都没落下她。下山时,突然觉的身轻如燕,脚不沾地,象飞起来了一样,把儿孙们远远的落在了后面。孙子说:“我奶奶好象长了飞毛腿,就是炼法轮功炼的。”

一次,在自家卫生间收拾东西时,暂时不用的四十多斤重的大浴盆从上面掉下来,正好砸在她的手腕上,她脱口而出:“师父!”结果手腕只青了一小块,没出现大问题。一次,儿子带她乘车外出,上车后她的手还扶在车门边上,儿子没看见,随手用力把车门关上了,当时她的手掌就被夹扁了,变白了,她连想都没想会不会骨折。儿子吓坏了,要送她去医院,她说:“不用,有师父管我,很快就会好的。”回来后她照常拿着真相材料出去发,不知不觉,手恢复了正常。

平时,她要求自己每天必做的事(特殊情况除外):学法、炼功、发正念、背法、发真相资料、花真相钱币、讲真相劝“三退”、向内找。她每次去远方儿子家都要带一些真相资料、光盘、护身符、真相币等,过安检时,她总是发出强大一念:查别人不查我!结果每次都安全通过。

同修乙,六十二岁,九七年得法。她是我周围同修中最早修去怕心的一个。她坚持常年为同修传递资料、发真相资料、花真相纸币、打真相语音电话、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今年又克服重重困难、顶着各方压力买回电脑、打印机等,在自己家里开出了一朵“小花”。

在“甲流”流行期间,一天她突然发烧,且持续不退。第一天,儿子让她去打针,她说不用。儿子说:“法轮大法好!是吧。”儿子上班去了。她三件事照常做。第二天晚上儿子下班回来,开门一看说:“妈,你好了!”她说:“咋样,法轮大法好吧。”儿子说:“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同修丙,六十四岁,九六年得法。她讲真相劝“三退”,主要集中在亲戚、朋友、老同学、老同事、老邻居。她不怕路途遥远、不怕吃苦、不怕花钱、乘车、步行,克服了很多困难,也救了很多人。一次,在发真相材料下楼时不小心把脚崴了,当时脚就肿了,她艰难的回到家,孩子们要送去医院,她说:“不用,明天就好。”说完后自己也觉的没把握,只好求师父,结果第二天真的就能下地行走了。

同修丁,六十三岁,九六年得法。同修丁的女婿也修炼,并且做资料,丁常年为同修传递资料。她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是很突出的。每天吃过早饭就去早市上讲真相。她帮卖菜的摘菜,快散市了,她收拾东西,抬、装东西,用这种方法接近、搭话讲真相。在控制使用塑料袋期间,她就带上自己存的塑料袋,有需要的就送一个,然后跟人家讲真相。白天,她象“云游”一样出去走,遇到拎东西的她就帮着拎;遇到推车子的她也帮着推,有时还帮人抱小孩什么的,利用这些方法接近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也曾遇到过大吵大嚷谩骂的、要举报的,她守住心性,不动心,默默的发着正念,在师尊的呵护下有惊无险。一次,她看见一个人打不开防盗门了,就走过去帮忙,也没打开,她就利用这个机会给那人讲真相。真相讲完了,那人也同意退了,就听“咯噔”一声,门锁自动打开。

同修戊,原是农村大法弟子,五十七岁,九五年得法。在下乡时,她走村串屯讲真相、发资料。常常是独自一人爬山越岭,淌河过桥,钻庄稼地,穿过坟地,而且基本都在晚上。因为她坚信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自己,所以一点儿也不害怕。搬進城里后,她还惦记着那里的众生,一次她拎着五百多份真相资料回到原住地,从晚上七点一直发到十点多才回到亲属家。从零五年至今,她几乎天天都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不分时间、地点,没有分别心,讲退了不生欢喜心,讲不退也不灰心,一直默默的这样救着有缘人。

同修己,六十二岁,零四年得法。该同修是半开着修的,因得法比较晚,师父常常鼓励她、点化她,甚至让她听到炼功音乐声,另外空间的说话声。她守住心性,默默的做着三件事,精進着。一次,她去送一位被“病魔”拖走的老年同修,虽然看见老同修的主元神金光闪闪的飞走了,可心里还是转不过弯来(因为那位老同修三件事做的都非常好),被邪恶钻了空子。回来后,咳嗽的非常厉害,有时觉的喘不过气来,喝水压不住,发正念也不管用。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求师父:“师父啊,弟子实在找不出是哪错了,请师父开示。”师父意念打入她脑中:“你的心性没提高上来,招来了附体。”咳嗽立即停止,也不喘了。十二点发正念时那三个附体都显现出来了。一次,突然又那么咳嗽,她坐那发正念:“你们到底是谁?显现出来让我看看。”一个个的都来了,她想:“这回我知道你们都是谁了,该走的你们走,不要干扰我。”念一出都没了,咳嗽也停止了。一次,刚炼完功就看见一个恶人说:“我掐死你。”她发出强大一念:我都把你们给解体了,你们都不存在了,怎么还能掐死我呢,当时恶人就解体了。

一次外出时不小心摔倒,同行人要扶她起来,她说:“我没事儿。”一翻身自己就起来了。可是右手手腕却一点也不敢动了(因摔倒时是右手支撑身体的),也肿起来了。她也没往心里去,“三件事”、家务事都照常做。右手举不起来就光打坐。发正念时,她用左手把右手拽起来,并对它说:“我要发正念,你好好的立着,不许倒下。”右手真的就乖乖的立那不动,一直到发完正念。晚上夜深人静时,她明显感到有人把一根根断了的筋和骨捋过来接上。第二天,一个个手指就能活动了。两天后炼动功、静功就都能炼了。没吃药、没打针,一周后,断了的手腕就好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呀(《洪吟二》)。

同修们,让我们敬师敬法,信师信法,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圆满随师把家还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