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个别学员被“洗脑”现象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三个多月前,我的一位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我在为她发正念的同时,心想:她是不会转化的——她早就能把《转法轮》背下来;每天晚上坚持准时炼五套功法,睡前还要打坐一小时;四个正点发正念从不误;坚持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每天下午学法、看资料。二零零二年曾经到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随后又被非法拘留过两次。为躲避邪恶的纠缠,曾八次搬家租房。有一次她在家装订真相资料,几个警察闯入,她说:“谁敢动这一堆救人的资料,我就撞死在墙上!”(编注:这是常人斗争的思路和表现,有很大局限性;大法修炼人需要认识到更高的法理和要求)后来警察走了,没有动她和资料。

可是,大约在二零零七年,她与她的亲戚(同修)走入邪悟,看中共特务搞的所谓“十讲”,反对明慧网,不看师父的新经文,学假经文。两三个月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她才从新走回大法中来。当时她说她一定要弥补过错和损失,信师信法,坚定不移。她说:“我曾经是多种疾病快死的人,得大法获得新生,现在把刀架在脖子上,我坚修大法的心都不会改变。”(编注:对大法的认识过多的停留在感性层面)然而,她现在从中共的洗脑班回来,不仅转化了,而且走向了反面。还有更让人痛心和想不到的是她去跪拜在所谓的某某神脚下,跟着邪恶和乱神污蔑、诽谤师父和大法。

一个修炼了十多年,走过了很多苦难的大法学员,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并走向反面!尤其是那语出惊人的谤师谤法言论,我不敢相信她能够说的出来!(编注:那些话的确不是她本性说的,而是她主意识不清,被另外空间的败物操控、认同了那些败物的操控,把那些当成自己的想法,才说出来的,这是很危险和可悲的)当时我难受到极点了!我想到慈悲救度、佛恩浩荡的师尊的大恩大德,弟子和众生穷尽一切也无以回报啊!她怎么会是这样?是什么黑手烂鬼能把一个修炼中的大法学员的脑袋洗白、然后再“换脑”?换脑后的言行起到了毁人的作用!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我镇定下来。因为一切疑惑、困惑只能在法中找答案。首先通过与她短暂交谈,掌握了一些基本情况,并抓住几个要害问题向她发了问,但没有与她僵持。回家后我就是一个劲的学法,第二天再与其他同修切磋,并书面提出了几个方面令本地同修思考的问题。可就在第二天、第三天,邪恶黑窝中的人两次到我家“清查”,没发现我。

其实,她出问题的根本原因主要是对大法法理不能清晰认识和正悟,在复杂的修炼环境里被假相迷惑,用人的观念去认识修炼中出现的一切表象,不懂得如何真正全盘否定旧势力对自己的安排;尤其不愿再承受看不到头的苦难和无奈,向往舒服、轻松的日子。最后在洗脑班的伪善、欺骗和恐吓中,在亲人和单位的压力下,在被安排的乱神诱惑下,走向了反面。

我们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都应该知道:师尊最不愿放弃的就是得了法的大法弟子,最不愿看到的就是经千百世的转生等来的机缘,最后却因一念之差被自己毁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师父说的主意识不强、心不正造成的。因为她身边一些邪悟的亲戚爱谈及享受生活之事,她也爱听。当然她还有很多谤师谤法的话是中共洗脑班放录像及转化她时编好了的诽谤语言。

这件事使我看到了我们修炼中的深层次问题,这就是做“三件事”必须重视质量。例如,她能把《转法轮》背下来,但背完文字后老不明白说的是什么法理也不行。就是知道一点,却误在那一层次,不提高心性,不升华上来还是不行。当初她邪悟被同修帮助走回大法中来以后,那些邪悟者又经常来拉她,并滔滔不绝的给她讲一大堆邪理,她却说不出大法的正法理来驳斥他们。有时给她看一些假经文,经同修严肃指出后,她去退还,被邪悟者一顿大吵大闹,她也不说一句话。问她为什么不用大法法理制止他们乱说,她说:“反正我不会跟他们走。”虽然她能背法,却不会运用法去破除谎言。再说炼功,她每天比别人多打坐一小时,但她说一打坐就爱睡过去。发正念经常没有把时间发够,有时也是迷迷糊糊的。她讲真相倒是坚持的很好,经常下乡镇去讲,她说她“讲”和“退”都说的很简单。尤其是她发资料、装订资料手脚很快,做事热心,也不与别人争斗,思想很单纯。说到底还是法理不清晰、不明白,法理没有在心中扎下根,一有风吹草动,就随风倒浪过去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她现在的思维已完全被操控,刚见面她就重复邪恶给她灌输的那些诽谤大法和诽谤师父的言辞:“我知道你们在向我背后发正念,起不了作用,谁也动摇不了我……。”针对她的胡言,我切切实实的给她讲了一遍真相,她哑了声,一句也回不上来。接着她又糊涂的说:“洗脑班那些工作人员对人好,和气、谦虚、温暖,对我非常关怀。现在都还经常打电话问候我,叫我好好修炼某某神。”她用常人思想去对待复杂的修炼环境,被假相蒙蔽还不知道。

她还说:“我现在心情舒畅、轻松愉快,儿女、亲戚不反对我了,更加关心我的冷暖,现在头上也没有什么压力了,吃、住都很顺心,退休生活费也增加了。”我说,从法中我们知道“舒舒服服是修不成的”!她不自觉的说了声:“嗯。”实际上她已很向往常人的享受,不愿再承受苦难。

修炼要放下人心,走出人心,她紧紧抓住人理不放,还一厢情愿的说她现在拜的“神”才能使她真正回天、修成,真可悲!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了:“除了魔骗你之外,没有人再教你,以后你就别修了。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可是她已听不進去了。她还说了一些言论,一听就是谎言和圈套;有些说法不用思考就能看出破绽;还有一些低级的欺骗,她都很相信。比如,我问她:“你修的那个东西有无经书及完整的一套理论?”她说:“有啊,每天从手机上发过来。”还说她要去找过去很不错的大法弟子赶快去跪拜“**神”,当然我要阻止她。

最后,在师父对我的加持下,针对她听信的那些中共邪说,我指出了她几方面的邪说错在什么地方,她表情不安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我把师父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美国纽约法会讲法》中有针对性的经文抄写了三页多,念给她听。接着我又把师父二零零四年在美国芝加哥法会讲法中的一段念给她,师父说:“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命的圆满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要给他机会。”我说:你也知道师父曾说过,一个得了大法后又反对大法,与一个没有得法而反对大法的常人,前者比后者的罪大得多。在大法的威力下,她显得有点不自在。我说:“这里川流的闲人多,不便久谈,我现在给你提出两大问题,请你回去思考。”分手时我说:“希望你主意识当家。”

师父在七年前讲了要给错误的修炼人走回来的机会,但是现在正法和修炼已接近尾声,到了最后走向反面造成的负面影响是没有机会弥补的,同时佛法的威严那也是不容亵渎的。何况她已练了另一套的东西,她一个多月就给那个所谓的“神”跪拜几千次;现在洗脑班把她抓的也很紧,经常“回访”她;他们跪拜的那一伙人捆的很紧,经常吃住在一起。我现在把这个情况写出来,目地是希望同修共同思考这个问题,越到最后考验越严峻,我们该怎么去平稳的面对?尤其是在洗脑班发生的那些事情,怎么样从中吸取教训?怎么样在最后走好师父为我们安排的路?从而加紧做好“三件事”,随师回归。因为我自己的修炼离师父的要求相差很远,还有不少人心,以及在法上认识问题的差距,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