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转化言论看某些修炼人的误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四日】随着正法形势的不断变化发展,邪党六一零在全国各地办的洗脑班也在逐渐缩减。但它们的一些主要的据点仍在最后维持这些迫害的形式。

在沈阳张士地区的教养院,原本也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严重的地方。在前几年解体后仍保留了一个洗脑班。其实这个洗脑班在二零零零年底就有了,一直在起着迫害大法弟子的作用。那里的警察月工资大都在五千以上,而在那里所谓做转化工作的人(是按天算工资),一天几十元钱。这也是邪党维持迫害的办法,用百姓的钱迫害百姓,目前全国这样的洗脑班仍然不少。

这些黑窝为什么会存在这么长时间呢?我想这和我们对法认识的不足有直接关系,因为师父说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旧势力黑手维持它的目地就是借考验大法弟子为名做它们执著的事。

目前一些所谓转化言论是出自一个叫王志刚的,王和宋夫妻二人早期曾学过大法,后来就开始反对大法,邪党迫害大法后,王又四处演讲还出了几本书,就是以此为业了。本来这些所谓的转化的言论都是用常人心在看高层次的事,如果静下心来用法衡量是能够辨别的,但在邪恶的环境里、在黑手的作用下确实使很多人走了弯路,也使一些人彻底离开了大法。

这些所谓的转化言论严重破坏修炼者的正信,如果用常人心看待是很难辨别的。举几个例子,比如说师父在讲法时常用的一些词如“大家知道”等也会被人心误解,坏人就说:你说大家知道,他就不知道。我认为师父讲的法是给修炼人讲的,不是给常人听的,也是不能用常人心去理解的。即使我们的表面思想暂时不明白,我们修好的那一面也都知道。我从一开始学法就有这样一种感觉:经常在师父讲一问题的时候,我心里就觉的非常肯定就是那么回事,这可能就是师父说的人都有明白的一面吧。所以我经常觉的师父讲的法就象讲到我心里去了一样,在师父讲大家知道时,我都觉的说到我心里去了,在我心里真是知道,我只是在表面上说不清楚而已。当然这是我自己学法的感受和对法的理解。

还有邪悟的人对改字不理解,说“法”不是金刚不动的吗?怎会改呢?是不是法也会有错呢?我认为人的思想毕竟是很僵化的,所以智慧很小,如果对法不坚定就会邪悟。法的内涵是永远不变的,改的只是表面文字。个人理解师父初期传法时也是考虑众生的接受能力而传,《转法轮》有的语法不规范都会使有的人误解,更何况改字了。另一方面,师父正法开始时很多东西是待定的,比如开始时并没有想要清除掉邪党,如果它不迫害大法同样会得救,从而進入未来。一切生命都在这期间摆放位置。是邪党自己选择了淘汰,所以在一些讲法中的用词也有个别改动。

还有个人拿一本《阿弥陀经》说:“《转法轮》说:‘大家知道佛经中写道:极乐世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可是他那本书里根本不是这么写的。”我认为一方面佛教经书不能概括所有佛经,单指佛教经书据说也有七、八千卷之多,他拿出一本能概括所有的佛经吗?人的思想是极其狭隘的,也许他觉的这本书说极乐世界是这样的,那别的书就不能是别的样的。从另一方面讲,有功能的人看到的极乐世界也是不一样的,同一本经书在不同层次中的意义也是不一样的。这说明任何时候都不能用人心去看待高层次上东西,否则就会给自己造成迷惑,哪怕一丝疑虑对修炼者来说也是极其危险的,在邪恶的环境中就会被无限放大,甚至使人走向反面。

类似的似是而非的言论还有不少,其实质都是用常人的观念衡量法。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里说:“常人不就是最低的层次吗?常人不就是在迷中吗?他能有什么东西能够和宇宙的真理相比呢?都不能。”所以常人的所有理论都是最低,它怎么能够衡量超过人这个层次的东西呢,那就更衡量不了造就一切穹体的大法了。

这些所谓的转化言论对于修炼人来说其实就等于是毒药。在谁的思想中产生一点疑惑,他就已经被干扰了,已经中毒了。如果这种毒中多了,就会使人掉下去或走很大的弯路。所以只有坚信大法,对那些所谓的转化言论不去听信,守住心性才能不被干扰,走好修炼的路。《转法轮》讲:“当然你要接触的话,能保持住他的什么东西不接受,也不要,只做一般朋友,那问题不大。但那人身上要真有东西就很坏,最好不接触。”

从另一方面我认为,这些各地的洗脑班能够存在,还是因为我们学员中的有些人对法不够坚定、对法存在误解、对法理解不深,才给旧势力抓住了维持它的借口。如果我们都能坚定对法的正念,不用常人心去看待法,都能很深的理解法。这些洗脑班一定会全面解体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