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破除“病”的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姑同修与大姑父同修于2009年6月才正式学大法,我和大姑同修一块学法,2010年8月31日,因胸部剧烈疼痛,忍受不了住院了。一入院,拍片检查,胸内大片淤血,進了特护病房。医院同时下了“病危”通知。

当时的我,有一种埋怨和无可奈何的心理,心想学了法,知道不是病,却偏要去靠医生,主意识不强,我有啥办法?因此也产生一种漠然心理。

当治疗到十天左右时,“病”情时而轻时而重。医生又建议到区级医院做胸内支架手术,每个支架1万多元,大约需做5~6个。我姑家小妹拿着片到区级医院找熟识的医生看,那里的医生也说,很严重,必须立即做支架。

我得知这个消息,心有点急,大姑同修家,因为别的原因已有一定的外债,如果真的给她做了支架,仅因为经济原因,我大姑、大姑父同修就基本上脱离修炼了,会前功尽弃。想一想,大姑父初次学《转法轮》学到第三讲,抽烟就不舒服,他天目还曾显示“法轮大法”三种不同字体颜色的字,及繁体字“真善忍”;爸爸同修天目见大姑是菩萨形象。都是多好的根基,多大的缘份。怎么办?这时心有点乱,不知如何是好。

早上3:40起床炼功,快结束时,心豁然敞亮了。大姑为什么住院了?首先找我自己,是我在带着他俩共同学法。初引导他们学法时,举了一些例子,学了法身体没病,心胸开阔,师父法身保护等等好处。也许他们就是为这个而学。学的过程中,我完成任务式的一次一讲,来了就学,学好了离开,有时也谈点体会,那只是谈点近段自己的经历、收获,但每一次的学法有什么感觉,收获放在一边。这是很大的漏,都是基点没站好。学法是为明法理,是为同化大法,健康、平安、快乐等是一个修炼人心性真正达到标准时自然拥有的附带品,不应为修炼人唯一求的。因为有漏才被钻了空子,该怎么办?

这时我修炼中的感动、如何做的办法都映入到我的大脑中,我立即拿起笔记录下来,送给了大姑父同修,并明确告诉他们,“我认为做支架是多余的,医生并不知道真正的病因,只是把‘病’推移了。”

过了二、三天,这里的二姑同修建议大姑出院到母亲同修那,因那里有一个学法组,都是老同修,且修的比较精進。我与大姑商议,大姑同意。于是我们商定夏历八月十三日出院,中秋节前一天,八月十四日去母亲同修那。然而,没想到,白天身体还正常,晚上大姑就疼的在病床上打滚,姑父给她吃止痛药,平日2粒即见效,这次4粒、6粒都不行,整整折腾了一宿。天亮了,大姑疼的也动摇了,想按医生说的,最低治疗一个疗程(28天)。姑父同修给了我电话告诉情况。我心里明白一切,不是大姑疼,是那“灵体”疼,是它害怕了。

于是,我先通知二姑帮发正念,就一念定在夏历八月十三出院,十四日去母亲处,任何生命干扰不了。求师父加持,并给大姑清理空间场。也告诉了另一组同修及远在百里外的母亲同修协助发正念。同时,我已把师父的善解的法和排除旧势力干扰的口诀抄录给大姑,并同时抄录了《洪吟二》〈正念正行〉、〈道中行〉、〈别哀〉给了大姑,已帮她分析了是假相,自己念正起来,主动清理自己的空间场;也让大姑父同修认清这是假相,在大姑身边近距离,排除一切杂念、发正念清场。回家后,又告诉辅导员姨立即到其他学员学法小组安排协助发正念。

当天,奇迹出现了,以往,大姑晚上睡觉胸口会有隐疼,需含止痛药,这次大姑安安稳稳睡了一宿。之后的四、五天再也没有疼,十三日出院检查,一切指标正常,十四日即坐车去了母亲同修处。

办理出院手续时,医生说“不能办出院手续,这个病况只能转院,病人三个月内只能吃点稀饭。”可到了母亲同修处,母亲说:“没事,不用管,想吃啥就吃!”于是,鸡肉、排骨、油炸品,大姑都吃了一部份,且吃了小半碗水饺。当天炼功,五套功法一气呵成。真的没事。截止我写这篇稿时已七天了,一、二天内偶尔隐疼了一会,一发正念就好,近几天用餐,一顿能吃一大碗稀饭加三两左右馒头。大姑同修天天和同修学法、炼功,发正念,身体再也没一点异常感受了。

这真是信师信法显奇迹,整体协助威力大。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大姑住的特护病房五天内四人的生命消逝了,大姑“病”象,胸内大片淤血较为严重,为什么却能安然无恙?没大姑这次“病”,也许我们还是那种学法方式,大姑、大姑父也不会有到地级市与大组同修交流的愿望和机会,大姑的心性、大姑父的心性、我的心性可能就是原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