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过严重“病业”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我是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得法后,我知道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大法。我认真的学法、炼功、修心性,许多顽疾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猖獗的邪恶,也没动摇我修炼大法的决心。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我周围环境似乎宽松了些,我懈怠了,学法、发正念出现了迷糊睡觉状态。我对自己不精進状态还不以为然。

二零零九年三月,我身上突然出现了周期性出血,而且出血量越来越多,同时还出现了下身撕裂般的疼痛。当时家里人很紧张,我也稳不住自己了,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心想还是到医院去检查一下吧!就这一念,血越流越多。医院检查说是晚期宫颈癌!接着就是三个月连续三次的输血,病症根本就没有减轻,病是超常的,常人的手段根本动不了它。

第三次输血时,医生说,这输的血不知道有多脏呀!不知道有多少潜伏病灶?师父借医生的口说的这句话给我当头一棒,我是修炼人,修炼人的血是最珍贵的,怎么要这些肮脏的血呢?此后,我对家人讲,我是修炼人,不能再去医院了。但血仍然不止的流,生命垂危。

我求师父救我!同修们闻讯赶来,与我一起学法、切磋、发正念。同修们说:“大出血、宫颈癌全都是假相,师父说过修炼人是不会得病的,是旧势力利用我们的漏,强加的迫害,想拖走我们,干扰我们证实法,兑现史前誓约,救世人。我们首先第一念不承认它,全盘否定!我们有漏自会在法中归正!”于是我发正念加了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只能按师父的安排做三件事;其它所有安排包括我自己原先的安排、旧势力的安排,全都不承认”。

师父说:“遇到任何事情先看自己,这是大法弟子和常人不同的最大特点。如果我们自己真的没有问题,那就一定是那些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特别是在现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业力已经不是问题。要清醒的认识邪恶生命的迫害,它们是真正的在干坏事。大法弟子最好是走正自己的路,别叫邪恶抓到迫害的借口。”(《北美巡回讲法》)

我和同修一起清理了我家里的环境,把贴在墙上的字画、原党魁首纪念章等干扰的邪灵全部销毁。那段时间同修天天来与我一起学法。学法时旧势力、思想业干扰的很厉害,让我学法跳行,看不清字,读不成,让我不能炼功,除了让我继续流血外,好象心脏都要跳到体外来了,无法入睡,动弹不得。这一切表象都不是我,是干扰!我就是要跟师父走。

与此同时,同修帮我内找。我开始出现所谓病业状态时想到医院去检查,这不是我自己在求病吗?保留邪灵的东西(纪念章)想留给后人作古董,这不也是自己在求迫害、求干扰吗?另外我还找出自己许多执著心,不是在法上的神念,就是人心,是后天形成的观念,这些就是旧势力抓住的把柄,是我自己人为的滋养了邪魔。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就这样,我学法干扰少了、能入心了,五套功法也能炼了。一天晚上,我迷迷糊糊感到被“电击”了,然后起空了,起空后又落下来,“咚咚”来回颠了好几次,我激动的泪流满面,师父在鼓励我这不争气的弟子。

短短一个多月,被医院判了死刑的“癌症病人”起死回生了,病症消失了。病魔在真正的大法弟子面前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激之心,师尊把我这不争气的弟子拖回来,再次给了我生命。我沐浴在师父的慈悲中,在佛光中继续自己回归修炼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