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一言一行一思一念

记一次深刻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零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72岁,没什么文化。得法前好多病,头痛,腰痛,关节痛等等,得法后三天,师父就把身体给我净化了,无病一身轻。在同修的帮助下很快就進入助师正法中,做好三件事,发材料、讲真相、发《九评共产党》等,一路在师父的呵护下,关和难过的还算顺利。

可是在2010年11月20日上午,我去给同修送真相材料回来的路上,顺便到协调人那有点事,在过马路红绿灯时,我骑到马路中,一轿车右拐弯,开的非常快,一下撞到我后车架,我后腰倒在她车头上,又把我推出去摔倒在地上,当时就觉的腰剧痛,怎么也起不来。我就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能起来。这时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就连交通警察也在观看不动,司机跳下车来很生气的说:“你骑的太快,我车开的这么慢,你都躲不开,你快起来吧,我还有急事呢。”(这司机是个女的,三十多岁)我说:“你别闹了,快把我拽起来,我不会讹你的。”她听我这么说,伸手把我拽起来了,把我的东西放到车筐里,把车子推到一边,说:“你在这呆一会吧!现在是红灯。”她开车就跑了。

我站一会,绿灯了,我推车子往前走,求师父加持,求护法神把我推上车子,一看车圈还都扭着呢,又把它们正一正说:“你是我的法器,一定带我走,不会出问题的。”然后我试着一下就上去了,一路背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一路到达协调人那里。

一進屋就觉的浑身剧痛,就想哭,但还是抑制住了,同修看出来了,就问怎么了,我简单的说了一下当时情况,同修说:“师父又帮你消了大业。”然后安慰我几句,说叫车送我回来,我说不用,有师父加持,没事。

我推着车子又求师父加持,我一下就上去了,心想:我走神路,不走人路,走哪都有我畅通无阻的路,然后就背师父的法《感慨》。

到家正赶上媳妇休假在洗衣服,(平时都是我做饭)正是做午饭时,我就忍着痛把米饭蒸上了,疼的眼泪不住的流。我忍痛把饭做上,然后告诉儿媳妇,我有点不舒服,你做菜吧!就这样我躺在床上,蒙上头痛哭起来。

我知道我躺下就很难起来,全身剧痛,一直到晚上九点五十分,心想:请师父加持,我要炼功。第一套功法勉强比划下来了,炼第二套抱轮,突然感到全身不舒服,冒汗、心气也接不上,倒在床沿上就吐,儿媳妇听见就过来问,怎么了?我也说不出话来,她帮我捶背也不管用,不停的干吐,浑身剧痛,儿媳妇把我扶在床上,我躺在床沿上,心想:我要死了,最大的遗憾就是没看见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其它什么也没想,头脑一片空白,就等死了,去留由师父。(现在悟到:当时想法不对,对师父对大法正念不足。)

后来慢慢心气接上了,也不那么难受了,就感到腰痛了,师父又救我一条命。

我开始向内找,找出很多执著心,妒嫉心、显示心、私心、爱面子不让人说的心等。我忽然想起前两天和同修切磋的事,同修说:现在的人真难救,今天我做了六、七个,一个也没退。我说:是,我都不想救了,随他去吧!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谁也没办法……我把同修气走了,她走后突然我脑子清醒了,我刚才都说些什么?同修怎么走了?一回忆马上吓我一跳,我这不是被魔利用了吗?马上向内找,为什么它能利用我呢?发现自己最近在救人这方面没怎么做,同时在潜意识中有一种冷漠,不关心众生,认为剩下的人没救了。所以才被魔钻了空子,意识到了,马上向师父认错:刚才那些话不是我说的,是后天观念被魔利用了,请师父原谅!但看的出师父法像很严肃。第二天我又跟同修说:昨天那些话不是我说的。同修说:我就知道不是你说的,我才走了。

结果还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出了这场车祸,一定记住这次深刻教训,修好自己,在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下功夫,时刻用法对照自己,找出内心不愿被触动的东西。

又让师父为我操心了,一个多星期,在师父的呵护下基本好了,但翻身还很疼,轻微的家务可以做了,第十天早六点起来发正念,怎么也起不来,腰疼,心想,都十天了,怎么还不好呢?就听一个男声说,赶快建立威德!声音特别清楚,久久在我脑子里回荡。我的眼泪流下来了!下午我就慢慢走出去救人了,不敢往远走,天天去,也救了几个人。

今后一定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修好自己,不记常人的得失,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多救人,多发正念,学好法,不流于形式,不被魔钻空子。把自己在修炼中的不足写出来,和同修们切磋,意在共同提醒,少被魔钻空子,让师父少为我们操心。我得法晚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出不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