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去掉不易察觉的求心》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看了《明慧周刊》第四五一期同修写的《去掉不易察觉的求心》,有同感。回想起修炼中发生的几件事,写出来和同修切磋,旨在法上提高,共同精進。

那年,儿子初中升高中考试,考期三天。第二天。我们单位安排外出旅游。当时我想,这次旅游可不能去,孩子考不上高中,该怨我了。结果成绩单发表了,儿子仅差十三分,落榜。他的班主任觉的挺奇怪,按孩子平时的学习成绩是能考上高中的。当时我也没多想,那就找人帮忙,進入高中吧。儿子進入高中后,学习成绩不断的進步,从高一开始名次三十名一跃班级第八名,高三时一、二名。他学的是文科,想考大学,成绩还不错。由于我执著他上一所大学,结果他又一次落选。旧势力看见我的有求心,就让他落选。最后,他只能去一所费用高的学校。(其实是旧势力在经济上对我的迫害,四年大学花去十多万元)我还是没悟到自己是修炼人,问题出现了,认为是偶然的。

在儿子大学开学的前十天,我和丈夫说,要领儿子去大城市见见世面。我住的是县城,儿子要去的大学所在城市是中等城市,恐怕他上大学不适应。就这“不适应”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旅游花去一万伍千元,儿子上大学二十多天时来电话,说挺不住了,不想读了,甚至想自杀。没办法,我只好向单位领导请了假,去他所在的大学陪他。临从家走前,我告诉我女儿,让她常去看望我老父亲。老父亲80多岁,我一走,担心他有病没人知道。又是这不正的一念,我在儿子的学校住了一周时,丈夫来电话说,我老父亲有病了,并且一只眼睛看不见人了,问我能不能马上回家。这时我才想起自己是修炼人呀!我父亲的病,这不是我“求”来的吗?也悟到这次是过情关。当时,在我头脑中仿佛听到两个声音,一个是儿子说不想上大学了、一个是我父亲说眼睛看不见了。如果我离开孩子的学校,儿子会更糟糕,如果我回去,父亲的病也许会更严重。师父说:“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我把这些情心全放下,情况变了,第二天,丈夫又来电话说,姐姐、姐夫他们开车已经把父亲送到我所在的城市治疗。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是老弟子了,修炼前有许多疾病,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非常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应该好好修,才对得起师父。可是,由于悟性差、遇到问题不在法上提高,吃尽了苦头。每当不正的一念、求心出现时,不理会,邪恶就钻空子。你对孩子有牵挂心、担心,它就迫害孩子,让他不适应周围的环境,和别人相处时发生许多不愉快。

师父说:“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须具备这两个因素,一个是吃苦,一个是悟”(《法轮佛法 在悉尼讲法》)作为修炼人,想什么事、说什么,都不在意,发生问题不在法上悟,就是不会修。通过学习师父的法,我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我们一思一念都应该在法上修。

希望和我一样悟性差一点的同修有所借鉴。正法已经接近尾声,让我们同修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不要掉队,尽量的多救人。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