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过亲情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我的女婿是个警察,他与女儿结婚才半年。结婚前,我女儿与他讲过我是法轮功学员,并因坚定修炼法轮功、讲真相,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半。我女婿当时就表示:未来岳母受过这么多的苦,今后要与女儿好好孝顺我,还说他可知道邪党是如何指使他们警察怎样往死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他与女儿结婚后,我开始给他讲真相,他由于受邪党的造谣宣传毒害较深,不相信大淘汰会到来,只是劝我觉得好就在家炼,不要做书和刻光盘,不要与外人讲真相。我就不断地多次与他讲真相,我和他说:母亲都是把最好的心眼留给孩子,你是我的女婿也是我的孩子,为了你的生命有保障妈妈才跟你讲这些。特别是前阶段他高烧不退,我让他心里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结果高烧很快就退了,他终于相信了法轮大法。

一次我到外地出差,我的亲家就在我出差这座城市里,傍晚我去了亲家,见过了她的小外孙后,就开始给亲家母和她的女儿讲真相,她们都纷纷表示相信。从亲家出来后,我心里这个高兴,脚步也不知不觉得轻飘飘。

转天我又约见了二十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他是全国著名大学的教授、海归博士、将军之子,我也顺利地给他讲了真相和办了“三退”。

第三天我正准备登机回家,接到了我丈夫和女儿的电话,训斥我干嘛给亲家讲真相,造成对方为我女婿的工作和前途担忧。

这次我与亲家母讲完真相后,亲家母和女儿担心我在外讲真相会影响女婿的前程,双双给我女儿施加压力。我女婿也说:“岳母的事我都没有跟我妈说,她自己倒亲自去我妈那表明,让我左右为难。”到家后,我象做错了什么事似的,受着丈夫和女儿的数落,女儿说:“妈!你这是在挑拨我们夫妻关系,你还是我亲妈吗?”丈夫说:“你傻不傻,为了孩子的婚姻也不该冒冒失失地去说这些呀!让你搞的孩子与婆母的关系多尴尬呀!”女儿还说女婿要找时间与我好好谈一谈,让我保证今后不要在外边讲真相……

这段时间我一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与他们相处,生怕在一起相聚时提起此事我又遭到斥责,可谁知怕什么来什么,每次全家聚会时不管说什么事,最后都能把此事牵扯出来,什么不顾孩子们的前程啦、不顾孩子们的感情啦等等……这时我只有默默的发正念以此来减轻他们的指责和想摆脱自己所处的尴尬局面,但每次我的处境都很被动和无助,象做错了什么事而欠了孩子和丈夫似的。

正如师父所说的那样:“无论你是出自于为救度众生,出自于为证实法,或者是出自于为个人的修炼提高,魔难是一样的,不会因为你觉的我是在为大法做什么、我是在为救度众生做什么,这个魔难就应该让路。大家知道,师父会这样想,这旧的宇宙的势力和旧宇宙的生命它们不会这样想,这也是你们的难度。正因为这样,才能够产生那些魔难,这也是大法弟子碰到的最艰难的事情。人理解和不理解,众生对这件事情的不同的想法、看法,都构成了你们在世间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困难。但是哪,无论他们什么样的表现,我们还得去救,因为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在迷中,他们给大法弟子们造成的一些困难是因为他们看不到真相。千百年,亿万年,不管是为了什么他来到了这里,其实都是在等着最后这一天,不能因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们就不救度他。”(《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师父的讲法给了我巨大的勇气,一次又出现了上述指责时,这次我终于鼓起了勇气与丈夫及女儿、女婿说:“我这么做是为了你们婆家好,如果你们不认可,大淘汰来了,你们婆家人被淘汰了不要恨我没有亲情,我现在只是承受语言的羞辱和谴责,甚至你们可以不认我这个妈,但生死存亡之际,你们要承受不了失去亲人的痛苦,别怨我当时没告诉她们,你们愿意怎么对待我都行,大法我是坚定的修定了,真相我也是讲定了,我的众生和亲朋好友,不管他们现在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众生都是为法来的,我一定要把这福音讲给他们,给他们一个选择得救的机会……”女婿听我这么一说,马上对女儿说:“今后咱们再也别指责妈了,她这是为咱们好。”女儿诧异的地反问他:“没想到你先改变了!”

从此这事风平浪静,再也没有提起过,亲家母还告诉儿子、儿媳要他们听我的,连她小外孙的名都让我给起,说我起名的能带来吉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